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眼力(為 劉瑩水同學加更2)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眼力(為 劉瑩水同學加更2)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忍刀緩緩的從宇智波智哉身體里拔出,鮮血很快就順著他的身體流了出來。

  那原本散發著雷霆的之力的查克拉,在蒸發了刀刃上的鮮血后也,緩緩的變成了正常而溫和的湛藍。

  看著攤在地上的宇智波智哉,和胸口被忍刀劃開了一個口子的宇智波翼。

  尤其是看到他們那扭曲的而憤怒的面容,宇智波啟平靜的把手中的忍刀收回了刀鞘。

  恐怕他們兩人心里都在怒罵宇智波啟的無恥,和自己的不小心吧?

  裝作中了幻術的樣子,讓他們松懈下來的瞬間偷襲了宇智波翼。

  同時使用幻術控制了宇智波智哉,并且最后忍刀狠狠的從他的肩膀刺了進去。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快到在場的其他宇智波忍者哪怕開著寫輪眼,都無法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他們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這兩位警衛部的分隊長都敗給了宇智波啟!

  一時間,他們所有人都沉默了,這種壓抑的氣氛讓原本還非常高興的宇智波旭父子都不敢出聲了。

  “看樣子,我是不用和你們去見什么大長老了啊。”

  宇智波啟猩紅的眼睛掃了這兩人一眼,接著他的目光看向了他們兩人的屬下。

  一時間這兩個分隊的所有宇智波忍者都下意識的低下了頭,又或者把自己的頭偏開不去和宇智波啟對視。

  他們根本就不敢和宇智波啟對視,那種冷漠如同看待死物一般的眼神,那可怕的實力都給他們留下了深厚的心理陰影。

  “那么,我現在有一句話要問一下在座的各位。”

  宇智波啟非常滿意這些忍者的態度,他的聲音似乎也帶上了一些感情色彩,輕柔的就像是在詢問朋友一般。

  “我做出來的決定,現在誰同意,誰反對?”

  鴉雀無聲,在場的忍者仿佛已經徹底失去了說話的能力,也徹底失去了說話的勇氣。

  宇智波啟的話看似輕柔而平靜,但實際上卻狠狠的在刺激著他們的內心。

  只是他們真的沒有勇氣去反駁宇智波啟,去反駁這個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家伙。

  “很好。”

  宇智波啟點了點頭,他轉身目光微微掃了一下地上這兩個分隊長:“這兩個家伙你們帶去治療吧,至于剩下的,全部丟進木葉監獄,罪名違抗上級。”

  “是....”零零散散的應答聲幾乎是下意識的在這些宇智波忍者中響起。

  宇智波啟站在原地沒有動,他依舊背著身,但是他的聲音依舊小聲但卻好像冷了一些:“我說,我的命令你們聽到了嗎?”

  就好像刺骨的寒風一樣,一時間所有在場的忍者都感覺背脊發涼,他們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了。

  “是!部長大人!”

  聲音非常洪亮,雖然不至于聲嘶力竭,但是卻也讓宇智波啟感覺滿意了。

  扭過頭宇智波啟也不去看他們,直接朝著警衛部內部走去。

  他知道這些忍者絕對不敢違背他的意志,不然他們要面對的苦果絕對難以想象!

  宇智波啟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很過分,而宇智波富岳至今沒有出現,恐怕是正在和族內的某個大佬喝茶吧?

  但是宇智波啟卻覺得這樣的做法,是最符合他自己定位的做法。

  沒有人知道他和宇智波富岳的具體關系前,他要破局,要讓現在或者未來進入到警衛部,在他手下的人聽話,這就是做好的做法。

  宇智波一族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族群,猶記得未來的宇智波佐助面對鳴人的時候,鳴人說什么他連聽都懶得聽。

  可是當鳴人把他揍了一頓后,這小子就老實下來了。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合作,何嘗不是如此?

  說難聽些在宇智波一族那驕傲的血脈中,他們只認同強者,而認同的方式就是戰斗。

  只要通過了戰斗的認同,讓他們知道了你是一個可以和他們平等交談甚至是可以讓他們強迫聽自己聲音的人后,他們就會老實下來。

  “果然就是一群神經病。”宇智波啟一邊朝著辦公室走去一邊心理默默的想到。

  很快他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宇智波啟伸了個懶腰。

  剛才的戰斗其實就連熱身都算不上,當然如果持續與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打下去,吃虧的肯定還是自己。

  宇智波啟清楚自己的情況,他的歲數是拖累了他查克拉的關鍵。

  不是千手、漩渦那批人,他這個歲數可真的只是查克拉。

  “啟大人。”

  很快,宇智波旭和宇智波川這對父子就走了進來,富久航太也同樣跟了進來。

  而這一次宇智波旭的口吻,已經變得和自己的兒子一樣了。

  而富久航太則還有些發愣,他和那些宇智波忍者一樣,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而且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居然實力那么恐怖!

  “嗯,不用那么客氣。”宇智波啟隨便揮了揮手,然后他把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川:“川君,當時一起上戰場的宇智波忍者你認識多少?”

  “一起上戰場的?”宇智波川愣了一下,隨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啟大人,你的意思是和我們....和我一樣的忍者?”

  “是我們一樣。”宇智波啟搖了搖頭:“我可沒忘記我的身份。”

  “是,啟大人。”宇智波啟這句話讓宇智波川非常的有感觸,同樣也非常的受用:“還是有不少的,除開陣亡的人外,應該可以湊齊一個分隊。”

  家族能提供的忍者真不算少,尤其是那些邊緣人物家庭出身的孩子,更是一種戰爭的消耗品。

  戰爭是磨煉他們實力的地方,而他們也是應付木葉高層最好的消耗品。

  如果有表現出色的家伙也算是給家族添磚加瓦了,何樂而不為呢?

  “很好。”宇智波啟點了點頭:“那么,麻煩川君了,盡可能的把他們都拉攏過來。

  我的分隊現在可是已經空了,重建可是需要人的。當然,更多是品性過得去的人。”

  忠誠是需要給予好處后,慢慢培養的,但是品性確實天生的。

  宇智波啟可不想搞一堆問題兒童進來,就連最基礎的做人的能力都沒有,一點感恩的心也不會。

  那么這樣的家伙,還是快點滾進歷史的垃圾堆吧。

  品性好的人還是挺多的,宇智波啟不求他們人人都是宇智波帶土黑化前的樣子,但至少有一半的水準就差不多了。

  “是,啟大人!”宇智波川立刻大聲的回答道,看得出他很高興。

  “去吧,你和你的父親這段時間就負責這件事,篩選一批合適的把名單給我。”

  宇智波啟笑了笑,他的目光看向了富久航太:“至于另外一半,航太,恐怕要靠你了。”

  “靠我....”

  富久航太似乎還沒有徹底回過神來,可是當他徹底反應過來是他的臉色變得更加的古怪。

  “你....副部長,你打算在你的分隊里面添加一半的平民忍者?這....”

  “你是想說這可能嗎,對吧?”

  宇智波啟調整了一下身體讓自己坐的更加的舒服,隨后他雙手交叉撐在了桌面上:“那么我的回答就是,可能。航太,你只需要去做,其他的問題我來解決,今天不是已經解決了一個大問題了嗎?”

  這就是你解決問題的方式嗎?

  富久航太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說,而且他發現自己好像就連拒絕的能力都沒有。

  嘆了口氣,富久航太點了點頭,可能他自己也知道,他完全不想拒絕加入警衛部。

  并且他更想相信并且跟著宇智波啟,能改變這個警衛部吧?

  .....

  “好眼力,真是好眼力,族長大人!”

  在宇智波一族大長老的家中,大長老在聽完傳訊人簡報后,他面色平靜的看著宇智波富岳,但是他的內心卻并不平靜。

  他真的無法想象他所聽見的東西,那個宇智波啟,那個該死的小鬼,居然把宇智波勇留下的隊伍全部打傷丟進了監獄!

  并且還把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也一起給打傷,可以說宇智波啟一個人把整個警衛部都給挑翻了!

  “過譽了,大長老。”

  宇智波富岳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他才得到恐怕宇智波啟已經獲勝了。

  “既然如此,我想我還要去處理一些事情,那么我先告辭了。”

  “也是。”大長老平靜的點了點頭,他的聲音也變得有些冷了起來。

  “富岳,那畢竟只是一個小鬼,雖然有實力,但是他毫無基礎。而且他這樣一鬧你覺得還有人信服他嗎?他的行為幼稚,你也很幼稚。”

  “謝謝你的款待,大長老。”宇智波富岳臉色依舊波瀾不驚:“我先告辭。”

  說完,宇智波富岳完全不去理會大長老,畢恭畢敬的行了一禮隨后退出了這個小屋。

  屋外的陽光依舊耀眼,而宇智波富岳的心情也隨著再一次見到這些陽光而好起來。

  默默的向前走著,一個女性忍者忽然出現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邊是宇智波純。

  “啟大人把他所屬分隊的所有忍者全部打成了重傷,并且以違抗上級罪全部丟進了監獄。”

  宇智波純聲音壓得很低,但是看得出她的眼神光彩流連。

  “原來如此。”宇智波富岳點了點頭:“還有嗎?應該不止如此吧?”

  “是的。”宇智波純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莫名的笑意:“同時他還擊傷了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他們兩人現在都在醫院里面躺著,短時間怕是不敢見人了。”

  “....”宇智波富岳愣住了,好半天他才露出了一抹笑容:“真不愧是啟君,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族長,這樣人才可要套牢才行啊。”

  “嗯,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 买秒速赛车有什么规律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oo期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p62今天的开奖号码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2020年香港今日开奖结果 2020年下半年股票推荐 网上彩票投注站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日照股票配资公司 246免费资料大全 天下 小说 纯股票交流群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怎么看平特一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