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111章一路躺贏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修行有悔嗎?對大羅存在而言,是有悔的,但對眼下的東王公而言,自然不是。

  東王公想要挽回一切,不知要經歷多少挫折,需要多少機遇才能做到。

  這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能做到,就算此后東王公想辦法解決了這個難題,那必定也要耗費無盡的時光。

  但這樣一來,東王公哪里還有什么優勢可言?此后怕是被諸多先天神圣踩在腳下了。

  不要說證道盤古,就算證道大羅,都會困難重重。

  個人的選擇,自然很重要,所謂機遇,也往往影響深遠,但有時候天時才決定一切。

  在這洪荒天地開辟之初,一切都未定,眾多先天神圣還在昏暗中摸索前路,只要能占據足夠優勢,前方根本沒有什么阻礙。

  若是等到先天神圣都證道大羅,洪荒天地發展的如火如荼,此后就算資質才情再如何絕世,失去天時,一樣會受到嚴重影響。

  畢竟人都不是孤立的,不是想隨心所欲都行,要證道,所選定的道路上,是否已經有先天神圣盤踞在上?

  萬道交織,雖然可選定的道路有很多,但先天神圣數量也不少,大道彼此間有著沖突,那就是大道之爭。

  一者已經證道大羅,一者還在路上,蹣跚前行,這讓后來者如何相爭?

  沒有希望,選擇錯誤的道路,就注定到頭來一切成空。

  這就是選擇大于努力,就算后天再如何努力,有些鴻溝,無法抹平,那就只有絕望相伴。

  而若是選擇了對的路,搞不好可以一路躺贏。

  此時此刻,灰蒙蒙霧氣炸開,像是要徹底崩毀,再不復存。

  但就在這時,那灰蒙蒙霧氣瀕臨破散之際,卻從中涌出一種生機來。

  生機流轉,灰蒙蒙霧氣再次恢復起來。

  只是短短瞬間,那灰蒙蒙霧氣看起來并無絲毫受損,這讓東王公心中有些動容。

  這自然不是說那灰蒙蒙霧氣無法毀掉了,那本質上是水元,是水之大道的體現,但萬事萬物,都有極限,要將其毀掉,并非很難做到。

  若借助扶桑樹的力量,那更是輕而易舉,但東王公不打算這樣做。

  就算水元崩毀,對東王公也沒有太大好處可言。

  東王公眸光閃爍,盯著灰蒙蒙霧氣,心中卻是松了口氣。

  “沒有這么容易毀掉,那說明我所選擇的道路,并沒有那么恐怖的破綻。”

  有些破綻,影響深遠,真的有的話,哪怕前方再多艱難險阻,東王公都別無選擇。

  而現在來看,不需要東王公面臨絕境,這就再好不過了。

  不過東王公還沒有徹底放松下來,那灰蒙蒙霧氣的本質,或能給予東王公更多考量。

  就見無窮神光,不斷向著那灰蒙蒙霧氣中涌去,攪亂其中大道,各種不同的大道神光,紛紛擾擾,洶涌開來。

  “嗡!”那一團灰蒙蒙霧氣,顯得流光溢彩,看起來有萬千神圣的大光,喧囂而起,讓人著迷。

  東王公雙眸中神光流轉,勘破虛妄,洞徹那灰蒙蒙霧氣之中的隱秘,對其中大道抽絲剝繭。

  東王公發現,那的確是包羅萬象,諸般大道的影子,在那灰蒙蒙霧氣中都有體現。

  “水元統合萬道!”

  東王公雙眸中有著一絲復雜之色,“這條路,有人走過,并且距離證道盤古,僅有一步之遙。”

  “就是不知,為何那最后一步,無法突破,還是說,這其中有著我所不知道的弊端?”

  這樣想著,東王公就很是不安,只是東王公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不能亂了陣腳。”

  東王公微微沉吟,而后就不在這上面多想。

  “盤古之路,基本上不能復現,我不必想那么多,其他人走不通,不代表我也一樣走不通。”

  “更不必說,我眼下距離那種境界,差得太遠,多想無益。”

  “只是這之后,對于祖龍,怕是要更加上心才對。”

  東王公想到祖龍,就心生些許不安,祖龍有著那樣的背景跟腳,搞不好真能后來居上。

  東王公可不想成為祖龍的踏腳石,“只是太乙路上,我暫時怕是很難有突破。”

  東王公孕育開辟有炁之花,神之花,這都是機緣巧合下所得,并非東王公自身不斷努力才得到的結果。

  其它先天神圣要達到東王公目前的成就,根本不易,那多半要耗費很多時間。

  故而話雖如此,東王公有些隱憂,卻還不至于太過擔心。

  歸根到底,除非發生什么不可預測的大變故,不然東王公占據的優勢就不會被人輕易彌補。

  “這水元遺留一大片,或許是真龍界當初崩塌后留下的一點殘留。”

  東王公盯著遠方那無盡的灰蒙蒙霧氣,心中沉吟。

  那諸多灰蒙蒙霧氣匯聚,化作一片霧海,一眼望去,不見盡頭。

  盡管暫時算是明了水元的一些本質,東王公還是感到十分棘手。

  就只是這一團灰蒙蒙霧氣,東王公自然有辦法處理,但那整片霧海,就算借助扶桑樹的力量,怕是都無能為力。

  東王公這樣想著,心中感到十分遺憾,“都走到這里來了,莫非只能退縮不成?”

  “借助扶桑樹的力量,想來可以窺視出背后究竟吧?”

  天樞的話語悠悠傳來,東王公淡淡說道:“只能嘗試一二了,最終能否如我等心意,還在兩可之間。”

  “轟!”扶桑樹上,浩蕩的金光,向著四方擴散,而后景陽鐘順著那無邊金光,涌現出浩瀚不朽的神力,蕩平一切阻礙。

  與此同時,天樞持四象塔,化出無邊的地水火風,那地水火風暴走開來,若一掛長河,洶涌而去。

  如此一來,東王公天樞面前倒是空了很大一塊地方。

  只是隨著東王公天樞不斷推進,感覺到的壓力就越來越大。

  那諸多灰蒙蒙霧氣雖然因為東王公天樞的力量而暫時退避開來,但也只是退避,并不是被徹底崩滅,銷毀了。

  力量對峙,這是相互的,壓迫的越深,到最后要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

  那灰蒙蒙霧氣在不斷退避,卻也在不斷相融,化作一體,最終那灰蒙蒙霧氣像是要實質化開來,一眼望去,粘稠的根本看不透,宛若要化作固體。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双色球计划 各国股票指数行情 广西快乐十分 七乐彩玩法中奖规则 贵州11选五前3遗漏数据 北京赛车论坛百度贴吧 山东期货配资投资网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分分彩刷流水最佳方案 11选5任三神号配组 查天津快乐十分钟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快三下期推荐号 时幸运28 彩票下载app送28 浙江20选5怎么才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