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98章永存天地間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真龍界中,天地萬象,似透著一種蒼茫氣機,顯得無比滄桑悠遠。

  這一方大界,歷史厚重,歲月斑駁,不可想象,那一方大界走到極致,成住壞空,乃至最終徹底化作土灰,一切的一切,都在這其中演繹,與洪荒,自然大不一樣。

  洪荒理論上,無數次天地大輪回,應該說,也經歷了無量時光的洗煉。

  但這其中,還是有很大不同的,天地大輪回,那時光是重疊的,證道大羅之后,自然是一證永證,一成永成,但除此之外,其它諸多外物,在輪回當中,歲月并不會在身上沉淀。

  這也就是說,天地大輪回,實則只是存于一種可能中,那漫漫時光的演繹,都在無窮可能中,一一顯化出來。

  若非大羅無比特殊,這所謂的天地大輪回,意義不大,大羅之下的存在,就像是二維畫面上的人物,就算再強大,都成虛妄。

  唯有證道大羅,才算是升維成功,故而大羅之下的存在,實則在大羅至高的眼中,不過是一炁演化,都算不得真實存在。

  這也可以看做是借假修真,成為大羅之后,才算是修得真實,而這之前,都是虛假人物,當不得真。

  這么說,或許太過殘酷,但在大羅眼中,的確就是此理。

  大羅一念之間,可以顛覆歲月,使得古今未來都徹底改道,那些出現的人物,或許再也不會出現,而在歲月中演繹傳說的諸多存在,也就是大羅一念之中造就而出的罷了。

  對于那等在太乙路上走遠的存在而言,或許能窺視出時光河流變道,這其中諸多變化,甚至一些造詣高深的太乙強者,說不定可以顛倒因果,從而循道而行,使得自身在河流改道之中,依舊能勉強存在。

  但就算如此,也擋不住大羅強者的一擊,唯有大羅不曾放在心上,或有太乙強者的一線生機。

  大羅者,為天意,高高在上,在這之下,無人可以與之相抗衡,這就是現實。

  洪荒天地大輪回,其目的,就是造就出更多的大羅,唯有大羅,才具有意義。

  映入東王公眼簾之中的,那一片蒼莽大界中,無盡樹木高聳,高天之上,一座化龍池上,斑駁的道紋,流轉開來,像是在無聲中訴說著什么。

  那化龍池與腳下這一口化龍池,雖然為相同一個,但看起來卻是完全不同。

  “那化龍池中,彌漫著一種不朽的氣機,如巍峨蒼天一樣,高大悠遠,深邃不可見底。”

  “但到了現在,萬古歲月都成空,一切化作虛妄,時光消磨之下,根基底蘊都損耗大半,兩者已經沒有可比性了。”

  那化龍池,十分恐怖,浩瀚偉岸的氣機,充塞天地間,似化作整個大界中的唯一。

  不朽的神光,像是要實質化開來,那宛若玄黃母氣一般,一絲絲一縷縷,垂落下來,厚重千鈞,壓塌萬古。

  而后可見那化龍池之上,有一道道真龍烙印,就這般顯化出來。

  一眼望去,一只只真龍,就這般在虛空中咆哮,嘶吼。

  “咔嚓!”

  虛空都要炸裂開來,在那無數真龍身軀之上,有一種種道光淌落。

  東王公看到了各種大道變化,那諸多大道,并非皮毛,反而都走到極致,像是要極盡升華,徹底蛻變一樣。

  東王公眸子中露出震驚之色,這實在太過恐怖,那諸多大道,莫非都圓滿了不成?

  若是這樣的話,那化龍池恐怕比鴻鈞的造化玉碟都要恐怖。

  當然,這僅僅是東王公的猜測,實際上,對鴻鈞的造化玉碟,東王公了解的不多。

  “那些真龍烙印,在歲月中消磨了很多。”

  天樞看到這里,微微嘆了口氣道:“眼下這化龍池,可沒有這樣的偉力,實在可敬可畏,只是化龍池背后的隱秘,還沒有顯露出來。”

  那真龍界,就算再輝煌,在那其中的化龍池,再偉岸,跟東王公天樞是沒有太大關系的。

  這間隔無量歲月,東王公天樞也不可能進入那一段古史中。

  “轟!”

  只見天樞話音剛落,那真龍界中就生出非凡變化,原本天高地闊,陡然間無盡風雷卷起。

  天地一暗,虛空中升騰出黑光連綿,那黑光若無中生有一般,引得天地翻轉,乾坤錯亂,這浩瀚大界,像是要被徹底顛覆了。

  這是天地大劫,整個大界都在自毀。

  東王公眸光閃了閃,這一幕,東王公曾見過,但就算如此,東王公心中還是不能保持平靜。

  這種景象,實在太過可怕,顛覆一切,其中生靈,都要不存。

  就算是大羅,恐怕都要絕望,大羅的確很特殊,但失我的話,也是很恐怖的。

  因為一旦失我,自身大道若被他人證就,最后或許自身的一切,都會被替代。

  到得那時,就算大羅不死,在這浩瀚天地中,也一樣是徹底消失了。

  更不必說,連大界都徹底崩壞,再也不存,其中大羅,真能永存天地間嗎?

  或許大羅永遠都死不透,若有人念其名,在歲月長河中,大羅可以再次逆天歸來。

  但若徹底被眾生遺忘,那一切都成枉然。

  尋常時候,這種情況幾乎不可能出現,但眼前這一幕,顯然不是尋常時候。

  “大界崩塌,吾等洪荒天地,也會有這樣的一天嗎?”

  天樞喃喃自語,心中感到一種恐懼與不安。

  尋常劫數,不被大羅放在眼里,但絕不包括眼前這一幕所顯現出來的劫數。

  那是葬送一切,破滅一切的可怕劫難,大羅在其中,也要被徹底沉溺。

  “洪荒是特殊的,自得永恒,只不過,我等在這其中,是否能永恒,就說不準了。”

  “古今歲月,無量眾生,百舸爭流,若不能拾級而上,哪怕是大羅,也可能被徹底替代。”

  “不要忘了,眾多先天神圣之間,有著道爭,更不必說,那混沌之中,殘留下來的一點余燼,其中說不定同樣有著大羅留下的后手。”

  東王公雖然這樣說,臉上卻沒有太過擔心。

  這洪荒天地中,還是東王公占據的優勢更多,應該是其他人擔心自己才對。

  東王公眸光微轉,輕笑一聲道:“那化龍池背后的隱秘,出現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连码不断128猜一生肖 黑龙江体彩11选五遗漏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好未来股票代码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 一定牛云南快乐10分 股票直播平台 靠谱的网上理财产品 湖南快乐十分规律 云南11选5今今天 哪个网站能买新疆11选5 加拿大28游戏规则介绍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手机版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十种投资理财产品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