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75章燭龍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陰與陽,化作旋轉的雙魚,銜尾蛇一般,在虛空中交織!燦燦黑白大光,彼此交融,其威莫測,道韻蓋世無雙,自虛無中來,往冥冥中去。

  道韻相合,千秋萬古間,有無邊大道共鳴,東王公立足黑白雙魚的交界處,一身之所在,若陰陽割昏曉,滔滔神光迸濺,淌落開來,超然而恐怖。

  陰陽演繹,包羅萬象,似乾坤萬物,都在其中,東王公心中沉吟著,難以拿定主意。

  眼下做出的選擇,必定影響深遠,這如何能讓東王公輕易間就下定決心?

  在冥冥中不可知之地,就見古今歲月都像是在滔滔生變,莫測不可見的至高大道在暴走,時間長河中翻涌的水浪,化作千百丈高的巨大水墻,此起彼伏間,橫推上下四方。

  不知有多少古史,因此而更迭,萬古悠悠,蒼茫無盡的歲月,出現驚人變化。

  時空的上游,在不斷裂變,源頭處出現意外,此后無量紀元,都將變得跟以往古老紀元中記載的浩瀚古史發生根本性差別。

  只是迷霧籠罩,這一段古史,似不可見,不為人知,縱使未來有至高凌駕這一段歲月,依舊是枉然。

  無邊時空上游,歲月的源頭,有一尊龐大的巨獸,盤踞在河流之中,鎮守背后驚天大秘。

  “轟!”陡然間,那一只巨獸睜開獨目,無邊神光浩蕩天地,流轉不休,那獨目中帶著驚疑之色。

  “未來的至高!”話語沉沉,卻透著一種決絕之意,“這不是你該來的時代!”

  恍惚間,時間長河中,有一尊至高,渾身沐浴燦燦玄黃氣,那玄黃氣遮天蔽日,籠罩其身,使得那一尊至高,若在迷霧中,不見本來真面目。

  “燭龍,你是這一段歲月的鎮守者,就是不知,這背后究竟隱藏有怎樣的大秘。”

  “你等為燭九陰所造,卻又有所不同。”

  “以時光為食,你這一族,得天獨厚。”

  至高的話語悠悠傳來,讓燭龍感覺到一種極致的恐怖,就見燭龍周身,沐浴無窮神光,在其身后,出現一座門戶。

  “眾妙之門!”

  “可惜不能阻我!”就見那至高一步踏出,而后揮拳,一拳砸出,萬道轟鳴,千秋萬古間都有無量偉力迸濺開來。

  “咔嚓!”璀璨的光華中,有無窮飛仙光雨灑落,那一拳像是橫跨了悠悠萬界,轟在了眾妙之門上。

  那眾妙之門渾身晶瑩,有無邊白光流轉,淌落,而一拳砸過,就如翡翠白玉般,有一絲絲滲人的裂縫乍然而現。

  那一拳,像是打穿了某種冥冥中的桎梏,徹底撕裂了枷鎖,與此同時,燭龍身上,血水橫流,看起來分外凄慘。

  很顯然,那一座眾妙之門,與燭龍有著很緊密的聯系。

  “攔不住我,看在燭九陰的面子上,你若退去,姑且就饒你一命。”

  “這一方歲月,是禁忌,就算是至高,也不能隨意洞察。”自燭龍口中,艱難的說出話來。

  “我可不是隨意洞察,而是專門過來刨根究底的。”

  那至高輕笑,“我看到了古今歲月中,有驚天變數出現,未來改道,若不證大羅,對這一切,或許是懵懂無知,但跳出水面,才能看出這種詭異的場面,悠悠萬古,徹底成空,舊有的河道,徹底干涸,有新的河道出現,這是何等詭異之事!”

  那至高喟嘆,卻惹得燭龍冰冷的話語傳來,“正因如此,但凡好奇心重的,就算為大羅,也都夭折了,道友要做這其中的一員嗎?”

  “道友難道沒有感到奇怪嗎?古往今來多少至高,可到頭來,唯有道友孑然一身而來?”

  那至高一聽,心中陡然一沉,再看四方上下,似乎真有些不同,“轟!”最璀璨的大光,洋洋灑灑,在天地間流轉。

  而后天地像是被切割成一塊塊,成為無盡獨立的空間,每一處空間中,都能見到一座眾妙之門,有一只燭龍鎮守。

  燭龍獨目中,透著一絲絲詭異之色,均是向著那一尊至高望來。

  “嗯?”那一尊至高眸子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就見身上神光迸發,若一絲絲一縷縷玄黃氣垂落,厚重千鈞,壓塌萬古。

  那神光無量,通天徹地,照耀古今歲月,那一尊至高借此偉力,徹底洞徹根源,而后話語中帶著一絲驚嘆之意。

  “有人施展驚天手段,將無盡時空疊加在一起,這一方歲月,被人為定格,時間成線,一去不返,無法回頭嗎?”

  對于普通生靈來說,時間當然是一往無前的,而對于至高而言,時間成環,過去未來并非不可逆。

  “果真有大隱秘,我更加好奇了。”

  這自然不能讓那一尊至高束手,只見至高揮拳,這一次,神光沖霄而起,若滔滔水浪,橫壓而下,縱有無盡時空,又能如何?所有阻礙,皆是成空。

  那偉力無量,席卷一切,而后眼前萬象變化,都徹底消失不見,一拳砸去,打穿了一切,無盡迷霧都是崩散,燭龍再不可見,像是被打崩了。

  透過黑暗幽寂的煌煌虛空,可見日月懸空,光芒四散,群星燦燦,星光無垠,而后又見月華絲絲縷縷垂落,在這其中,浩瀚的純陽氣通天徹地,貫穿茫茫蒼宇。

  純陽氣中,有大道偉力,傾瀉開來,橫推三千界般,翻涌中,驚濤拍岸,似引得無窮大界成住壞空,輪回往生。

  而后又見得一種太陰法理,絲絲縷縷滋生,在無邊純陽中,無比顯眼。

  “恰好是這個時間點。”

  “陰陽交匯,是走純陽無極,還是陰陽大道?”

  那至高眸子中像是有無窮神焰迸濺,每一點火星,都燒塌一方浩瀚虛空,窮究本源,勘破天地至理,要徹底看穿這背后的隱秘。

  “咔嚓!”就見這時,浩瀚的時間長河中,原本在至高偉力激蕩下,一切清晰可見,卻有迷霧洶涌而來。

  那迷霧來的突兀,似無中生有,在那至高未曾反應過來之前,居然就這樣出現了。

  這看似尋常,背后代表著的含義,卻是十分恐怖的,那至高微驚,再次望去,就見天地幽幽,似冥冥中可見一雙淡漠的眸子,透著無情高遠之意。

  “不只是燭龍在鎮守?”

  至高略微有些失神,就見一斧劈開水火,混沌氣肆意宣泄,有可怕的偉力,肆虐不休。

  那是天地間最為極致的光,璀璨奪目,切割萬物,至剛至強,無比鋒銳。

  “盤古親守這一段歲月!”

  至高怕了,有心想逃,卻有大浪卷來,天地翻覆,任至高再如何折騰,都無從躲避,只能被那浩瀚偉力卷向不可知的歲月支流中,這里有神光迸起,一切復原。

  燭龍盤踞,眾妙之門漸漸虛淡,恍若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但這等大事,古今歲月中但凡矗立絕巔之上的存在,自然看到了,心中悚然,什么好奇之念,都給掐滅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走势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 江苏快三遗漏统计图表 急速赛车11 好彩1开奖结果 双色球开奖走势 股票涨跌有哪些规律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外盘期货报警立案困难吗 pc蛋蛋高级自动投注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50期 外盘期货配资公司 辽宁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金牌三个半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