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68章風起于青萍之末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眼下來看,道友自這一口小鐘中,得到明顯不屬于自身的力量,就算你能將我打敗,又能如何?”

  那女子神情淡淡,沉聲說道:“你們兩尊偉岸人物,彼此不斷算計,道友失算,將來必定是要萬劫不復的。”

  “到時候,道友處境未必有我好,證道盤古之路,豈能退轉?若是敗了,你這一身所有氣數,都為對方所有,不過是為他人圖做嫁衣罷了。”

  東王公沉默少許,神情中帶著一絲陰霾,而后才是說道:“我的確想到這種可能,或許我落了下風,或許一切都是表象,那背后更深層次的隱秘,我并不了解。”

  “更不必說,糾纏萬古,那是連綿不斷,永無盡頭的浩瀚劫數,想要真正在這其中,積蓄出足夠大勢,并非易事。”

  那女子聽到這話,眸光微閃,而后笑道:“既然如此,道友為何不對我出手,而是在這里,想要以口舌之利,說服我嗎?”

  東王公沉吟少許,嘆了口氣,才是說道:“不錯,我心中自有一桿秤,感覺到這其中的陰謀,我不懂得背后的真正隱秘,但想要自救,自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這一口景陽鐘,到了我手,但這接連不斷涌來的奇怪變化,讓人目不暇接,我感到很不安。”

  “道友能在這一時代,復蘇歸來,是因為太陰本源無主,但太陰本源之所以無主,跟我有些關聯。”

  “牽一發而動全身,我懷疑,有人在這其中,布下棋子,使得局勢變化,讓人如在湍流之中,只能隨波逐流,無法沉下心來,真正潛心修行。”

  “這一番變化,并非我愿,我本打算,在周天星域之中,拉攏一批勢力,而后才有足夠底氣,但現在,進入到虞淵之中,顯然超出了我的預料。”

  “祖龍出手,能使我失算,又跟道友有關,而道友在這一時代出現,最初的源頭,與我也撇不開干系。”

  “那一切變化的根源,風起于青萍之末,本以為有些事情,早已結束,但其帶來的變化,卻越演越烈,最終使得面目全非。”

  東王公的這些感慨,讓那女子眸光微凝,而后才是說道:“那不知道友說這些,究竟意欲何為?”

  “只是想說,道友與那一尊偉岸人物之間,并無半點交情,又何必摻和進來呢?”

  東王公這話,讓那女子輕笑一聲道:“原來是想叫我兩不相幫?”

  “只是這又如何可能呢?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的實力,不足以讓作為騎墻派,我膽敢中立,兩不相幫,就注定會最先出局,化作土灰。”

  “到我這一步,有些事情,別無選擇,我不可能在得罪道友之后,又得罪另一尊偉岸人物。”

  “我與道友,同樣沒有交情可言,如此情況下,有些選擇,一旦出現差錯,那后果不是我能承受的。”

  “我還不如一條道走到黑,只能說,這萬古歲月中,不斷交鋒的棋局上,道友似乎處于下風,我只會站在勝利者一邊。”

  東王公皺眉,講道理,眼下偉力歸于自身,東王公根本不懼那女子,但若能不出手,自是更好,最主要的是,東王公擔心這一切會落入算計中。

  這不是東王公所樂見的,“看來道友真的下定決定了。”

  東王公話音落下,就見頭頂上方,神之花綻開,那神之花放出徐徐青光,若一朵青蓮,嬌艷欲滴,無邊青光,絲絲縷縷淌落,若一方青色的飛瀑。

  那彌漫的青光,若祖炁一般,其中有大界浮沉,更有無邊大道在轟鳴,秩序與規則的神鏈,實質化開來,在虛空中發出金石之音,那若仙金淬煉而成,帶有一種極致的鋒芒,似能斬盡萬物。

  與此同時,東王公那丹田之中,一方炁海,更是無邊紫炁轟鳴,有純陽大光,浩浩蕩蕩,貫穿了古老天地,整片宇宙,都與之共鳴。

  璀璨的光,奪盡了天地造化,而那女子,同樣不是凡物,腳下無邊神光,滔滔向著四方擴散,在這虞淵之中,太陰偉力迸濺而出,似要鯨吞一切。

  至高的道在轟鳴,炸裂開來,有無邊潮汐,向著東王公卷來,而東王公神情淡漠,就這般一步一生蓮,向著那女子走去。

  “咔嚓!”

  那浩蕩的純陽氣,與那太陰之力若水火一般碰撞在一起,極致的碰撞,像是要崩滅萬道,天地乾坤日月都要就此永墜。

  虛空炸開,混沌氣彌漫開來,一種純陽大道,在不斷升華,這一刻,一種玄妙的至理,浸染進來,使得這純陽大道生出非凡變化。

  東王公雙眸淡漠,身形不斷拔高,化出無上法體,貫通星河,蒼茫天地,無量諸天,似都在這法體中演繹,有萬道交織,使得東王公像是徹底超脫而出。

  再不受天地所拘,不受萬物所限,東王公一雙玉掌,通體氤氳,有青光透出,而后,東王公一掌揮出,不見章法,卻像是萬物皆可摧毀,在那女子看來,那是一種極致恐怖的力量,就這般洶涌而來,若饕餮一般,擇人而噬。

  那女子不甘示弱,頭頂上方,一枚道果就這般呈現而出,那道果看著無比虛幻,在這一刻,卻有滔滔偉力涌入進去,使得那道果化出巔峰戰力,無窮太陰偉力迸濺而出,與東王公做終極對抗。

  那一掌拍下,天地皆暗,而后整片虛空,一寸寸裂開,有晶瑩的空間碎片,若凄美的冰花,就這般徐徐綻放開來。

  那女子被打的倒飛出去,無盡血水,淌落開來,整個身軀,徹底炸開。

  天地皆寂,東王公微微一愣,“怎么可能?這般輕易就打敗了?”

  東王公心中一動,“這不太對,那女子,不可能這般弱,若真如此弱,那一尊偉岸人物,不會讓那女子入局。”

  若那女子實力不夠,又怎有資格摻和其中?東王公略微沉默,感到有些奇怪,“那一尊偉岸人物,如此輕易間就失算了?”

  “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小覷對方,終究不該,只是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對方一再算計,我似乎都是處于下風,但沒有做什么事,卻從危局中渡過去了,這看起來太過簡單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福利彩票上海快3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大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江苏快三官网注册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 股票涨停可以吗 100万炒股玩短线 安徽快3开奖 赌博运气规律 大盘股票指数 pk10冠亚和抓码方法 11221排列3预测 配资网站公司叁卓信宝配资23 宝宝计划软件准吗 好彩1技巧规律 246天天好彩免费资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