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67章塵盡光生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王公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變化,那女子,這一刻,像是化作無量光,無量道,通天徹地,行走在時間長河之上,有無盡風雷卷動,浩浩蕩蕩,引得四方水浪都為之生變。

  而時間長河中,像是有什么極為恐怖的存在,一念之間,就使得萬古時空都生出非凡變化,只是不知為何,東王公無法看到時間長河下游中那一尊偉岸人物,似乎兩兩不相見。

  東王公心中沉吟,沒有在這上面過多糾結,趁著那女子眼下顧不得東王公,東王公望了望虞淵,身上神光洶涌,雙眸中湛湛精芒流轉,似是洞徹虛空,勘破虛妄,要找出離開虞淵的辦法。

  “轟!”扶桑樹上,金燦燦大光淌落,萬千葉片,搖曳生姿,若一顆顆大星運轉,勾連虛空中無盡繁瑣的節點,捕捉天地間冥冥中的道韻,似是塵盡光生,有一種偉力流轉。

  那女子自是看到東王公身上的變化,只不過,來不及對東王公出手,那時間長河下游,有極為恐怖的存在,僅僅眸光注視之下,就要讓那女子自毀。

  “你并非無敵,尚且有敵,又怎敢分出力量對付我?”

  那女子喃喃自語,話語中帶著不甘,別看此時那女子渾身沐浴神光,燦燦若神焰,滔滔而起,卷動山河一般,赤紅色的大光,像是撼動六合八荒,有無比恐怖的力量,傾瀉而出,但那是曇花一現,巔峰戰力的出現,并不意味著可以長存下去。

  要知道,屬于那女子的時代,早已遠去,只是混沌中一抹余燼,就算被人撒入時間長河中,等來的也不是整個時代的復蘇,而是一縷亡魂,幽靈般在歲月中流轉,最終將所有底蘊,根基都消化殆盡,成為這洪荒成長的資糧。

  余燼撒下,本來就不是為了使得曾經的時代,逆天歸來,逝去的,就徹底逝去了,不曾證道盤古,一切皆是枉然。

  但那女子凜然不懼,心中不曾懷有怯懦之意,就算盤古,都不能讓人心屈服,更不必說,那一尊偉岸人物,雖然強大,將證未證,看著十分特殊,但雖踏出水面,卻不曾真的徹底擺脫桎梏。

  果然,那女子話音落下,就見時間長河下游,又出現一尊偉岸人物,那兩人,都身形化光,整個身形,無比朦朧,籠罩在一片燦燦霧氣中,看不分明。

  “轟!”那兩尊人物,彼此打斗,整個時間長河都化作虛淡,像是徹底消失不見。

  那是無上偉力,通天徹地,哪怕這洪荒大界,在那樣的人物面前,似乎都顯得有很大不足。

  乾坤日月,都要被顛覆,無量時空,都化作空無,那諸天萬道,都要破碎。

  那另一尊偉岸人物,讓那女子感到十分眼熟。

  “果然,就是那兩尊偉岸人物較量,才使得這浩瀚洪荒,如此特殊。”

  那女子眸光微轉,似是洞徹天地間最根本的隱秘,看到了古今歲月諸多變化。

  “呵,你有著敵人,又哪來的實力底氣對我出手呢?”

  那女子嗤笑一聲,只是話雖如此,身軀宛若瓷器一樣,將要破碎,不過時間長河下游中,那偉岸人物的確無法再次出手了。

  但這不代表就沒有手段了,只見那一枚景陽鐘上,無窮大光滔滔,氤氳的紫氣,渲染的這整個虞淵中,都化作無邊勝境。

  這看起來是如此不凡,宛若徹底超脫一般,但那女子卻感覺到一種致命的威脅。

  “轟!”只見有滔滔偉力,與東王公相合,而后東王公身上,紫色的大光,鋪天蓋地,化作洶涌的長河一樣。

  那是極為可觀的恐怖偉力,讓東王公整個人陷入到一種更深層次的道境中。

  這顯得無比玄奇,東王公身心與天地萬道相合,若一尊至高的神祗,又似仙臨紅塵,若大道親臨,帶著一種淡漠高遠的無上氣機。

  “不可能!”

  那女子眸子中帶著一絲驚怒,“螻蟻居然翻身了?”

  這實在是讓那女子無法接受,就算東王公有無比輝煌的未來,但現在,不可否認,東王公就是螻蟻。

  東王公只有太乙之境的道行,距離大羅之境,還無比遙遠,而眼下,那女子可是化出巔峰時期的戰力的。

  哪怕這種戰力,并不能維持多長時間,但力量就是力量,真實不虛,并不能小覷。

  東王公與那女子之間的差距,天地之別,想要彌合,萬分艱難。

  但這一刻,自那景陽鐘中,有滔滔偉力迸發,與東王公相合為一,這讓東王公整個人都生出非凡蛻變,像是那時間長河中的偉岸人物,真的跨越無量時空,縱橫諸天紀元,真實來到這一方古史中。

  “從未來借力,道友真是該死!”

  東王公心生明悟,這偉力歸于自身,自然使得東王公對古今歲月中一些隱秘,都了然于心了。

  哪怕這種力量,相合于一身,并不長久,但短短時間里,足夠使得東王公生出非凡蛻變了。

  不單單是力量上生出蛻變,還有心性上。

  “那兩尊偉岸人物彼此算計,其中一尊偉岸人物設局,與道友聯手,想要使我失算,只是,道友無端摻和進來,怕是要萬劫不復了。”

  東王公神情淡漠,沉聲說道:“就算道友距離證道盤古,只有一步之遙,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參與進來的。”

  “不知道友哪來的底氣?還是自視甚高,無知者無畏!”

  東王公的話,惹得那女子眸子中有怒焰噴涌而出,那若無邊星火,似要焚燒諸天。

  “你又有怎樣的底氣來這般說我?”

  那女子嗤笑,“你不曾徹底上岸,怎敢以這樣的語氣對我說話?就算你將來有很高的成就,但現在,你也不過如此。”

  “只是借助外力,就讓你膨脹了嗎?”

  那女子的話,讓東王公微微沉吟,而后搖頭道:“并非膨脹,只是為道友可惜罷了。”

  “我等倒果為因,一切皆做等閑,什么古今未來,都不值一提,未來成就,現在一樣可以證得,一證永證,一成永成,歲月可以被顛覆。”

  東王公輕嘆一聲道:“罷了,我來送道友上路。”

  “呵,只要你不能踏出那終極一步,要視我為螻蟻,就根本不可能,我想,那一尊至高,之所以與我做交易,實則是想要借我之手,將道友困在這虞淵之中吧?”

  那女子似乎洞徹一切隱秘,心中了然道:“你們不斷交鋒,自這天地開辟之初,漫延向無盡未來,處處落子,想要積蓄大勢,最終一舉將對方打敗。”

  “唯有積蓄足夠大勢,方能最終一躍而出,逆天而證,我若不能對道友產生威脅,那一尊偉岸人物,也就不必如此算計了。”

  那女子輕笑,眸子中有智慧的光芒流轉,“你們彼此算計,誰動用棋盤外的力量,實則就落了下風。”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贵州快三网上投注 四肖期期堆刘伯温期期准 股票开户有哪些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打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全中多少钱 理财平台被骗十多万能找回来吗 辽宁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 下载江苏快3推荐号 新疆11选五5开奖 炒股入门与技巧在线阅读 上海时时乐哪能买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股票的开盘价是怎么 贵州快3一定牛7月四号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