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66章善泳者溺于水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王公心中一震,沒想到那一尊至高,抽絲剝繭之下,居然懷疑到自己頭上。

  不過無論如何,東王公都不能表現出來,東王公臉上神情并無半點變化,只是淡淡說道:“道友這般說,莫非有什么依據?”

  那女子眸子中神光燦燦,若無邊星河淌落,浩瀚煙云籠罩之下,其中似有無邊大界浮沉。

  “那一尊偉岸人物,與我做一番交易,就是要對道友出手。”

  “若道友無關緊要,這樣做,又有何意義?”

  那女子輕笑一聲道:“倒果為因之下,誰能居于上風,還真是說不清楚的事情。”

  “既然如此,道友還敢對我出手嗎?”

  東王公神情淡淡,沉聲說道:“若我真為另一尊偉岸人物,那說不得道友眼下所為,都在算計當中。”

  “若說那等人物,可以輕易算計,就是說笑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若道友沒有對手,我自然不敢做這等非分之想。”

  那女子笑聲落下,而后化作一股濃郁的殺機,“你等不曾上岸,古今歲月都有敵,就算實力強大,又能如何?善泳者溺于水,能不能上岸,都是未知之數,由我來葬下道友一切希望,未嘗不可。”

  那殺機森冷,而后這一方虞淵中,生出非凡變化,只見無邊光怪陸離之景,彌漫開來,有一種不可名狀之物,不斷擴散。

  “轟!”有浩瀚無窮的太陰之氣,崩散天地間,那太陰之氣一圈圈,若水浪一般,轟然一聲炸開。

  天地生變,這無垠虛空中,像是有什么極為可怕的力量,肆意侵吞一切。

  在東王公眼中,像是舉世皆敵一般,四方上下,無邊偉力,都向著自身碾壓而來。

  這是要將東王公化作碾粉,土灰,徹底抹去,但東王公身上,有滔滔神光迸起。

  那神光連綿,化作云蓋一般,撐起四方天地,將東王公保護在一方神土中。

  燦燦神光,濃郁若煙,金色的大云,繚繞糾纏,原本那大云呈現團狀,卻不斷變化形體,化出各種奇形怪狀。

  這是受到一種浩瀚外力擠壓,似是堅持不住,但就算變形了,依舊有一種偉力,在流轉著。

  東王公不可能這樣輕易就被打敗,但這一切,都只是前奏,那一尊至高,縱本體早已入滅,只是一念殘留,卻一樣有滔滔偉力淌落開來。

  只見那女子四周,有一種祖炁流轉,那祖炁演化出萬象,似是整個大界都在孕育化生而出。

  與此同時,大界在破滅,一種破滅萬物的可怕力量,驟然迸發開來,那一種力量,再不是東王公輕易可以抵擋的。

  東王公身上,滔滔神光流轉,而后一株扶桑樹,有萬千葉片搖曳,那無盡枝干,似是貫通萬界,自冥冥時空中抽取力量。

  而后那滔滔偉力,都加持在東王公身上,這一刻,東王公宛若化作一輪神陽,那無窮神光,照徹天地間。

  若說那一尊至高所化出的力量,帶有一種極致的冰冷,似能凍結萬物,那么東王公的力量,就至陽至烈,有洶洶神焰,滔滔而轉,那神焰似能焚燒萬物,就連虛空,都為之崩塌。

  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彼此碰撞在一起,在演化,在開辟,也在走向終結,這剎那之間,似有大界孕育化生,短暫光陰下,走過一方天地開辟到破滅的浩瀚紀元,時光在這里都像是錯亂了。

  朝生朝滅,唯有道永恒天地間,兩種力量的碰撞,化出無邊混沌氣流,那混沌氣流四處擴散,連綿不斷,向外不斷鯨吞。

  那是一種極為可怕的景象,混沌代表著無序,混亂,這是在攪亂規則,像是葬下舊有一切,有新的規則在這里衍生。

  這種規則,就是一種極致的混亂,似要顛覆一切,東王公感覺到極大的壓力,那女子身上偉力滔滔,無窮無盡,東王公似乎從那女子身上,窺視到一部分大羅的本質。

  那是無盡時空,永恒自在的浩瀚偉力,“嗡!”

  就見這時,有一口小鐘,在無盡偉力中浮沉,那小鐘之上,金色的大光,氤氳流轉,淌落開來,冥冥中似阻斷了偉力所在的源泉。

  鐘聲化作無盡波紋,向外擴散,有一種暮鼓晨鐘的感覺,鐘聲響徹人心,蕩滌一切浮塵。

  東王公心中有種感覺,若想要在與那女子的終極對抗中,多出一點生機的話,多半是要依靠景陽鐘的。

  除此之外,很難想象,東王公還有其它辦法來對抗。

  無論是東王公領悟出來的火里種金蓮,還是孕育化生而出的炁之花,神之花,雖然威力不凡,用來對付其它太乙之境的強者,并非不行。

  但那女子,曾站在足夠高處,一覽眾山小,東王公可不敢有半點小覷的想法。

  “咔嚓!”

  無窮無盡的力量,極致的碰撞,那小鐘發出開裂聲,像是要化作一塊塊碎片。

  一種恐怖的裂紋,向外擴散,看著觸目驚心,那可是先天靈寶,黯淡無光,宛若要徹底凋零一樣。

  不過就在這時,自那小鐘之中,迸發出一種滔滔神光,那神光擁有莫測偉力,驟然化出,席卷開來,直接逆勢而起,攜帶滔滔偉力,倒灌成河一般,向著那女子殺了過去。

  東王公目前境界尚低,看不分明,但在那女子眼中,所看到的景象,卻極為恐怖。

  無窮浩瀚的時間長河,都被撼動,這一刻,間隔無量紀元,那女子似是見到時間長河的下游,有一尊渾身散發無量光,宛若要徹底自這洪荒中超脫出的偉岸人物,雙眸淡漠無情,至高至上,卻僅僅只是驚鴻一瞥中,就讓那女子走在自毀路上。

  “休想!”

  那女子爆喝一聲,聲音中帶著一絲怨憤與不甘。

  “就算你證道盤古,也休想欺我!”

  這話音落下,那女子像是貫古通今,徹底錯亂了歲月,錯亂了古史,有一方至高大界,就這般悠悠浮現。

  那是獨屬于那女子的時代,曾坐鎮諸天,橫壓萬古,睥睨天地,悠悠歲月中,一人獨尊,到得最后,大界永墜,萬靈成土灰,至高的王座,終究是坍塌了。

  而到得這時,那女子拼盡全力,似是用盡所有力量,這一念焚出無窮底蘊,無窮潛能,于剎那之間,短暫獲得曾經巔峰時期的力量。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号码规律 股票趋势软件 在线配资推荐天牛宝配资安心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桑德集团是否能存活 快乐十分任二中奖概率 股票行情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57期 2020幸运飞艇计划 双色球走势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体彩11选5任五推荐 体育彩票恢复时间 最新赛车网游 河南22选五大星走势图 舟山飞鱼今日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