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60章失落在歲月中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若說一開始,湯谷之中,金光無量,若一方神土,那么此時,黑光不散,不斷匯聚而來,這里就宛若化作無盡幽冥,九幽煉獄一般,為一方魔土。

  “祖龍居然敢自黑海中截取孽怨之氣,這孽怨之氣,若宣泄開來,怕是會引得這浩瀚洪荒,就此永墜!”

  天地崩壞,徹底腐朽,這并非不可能,哪怕洪荒再是了得,除非勘破永恒,體量無限,擺脫形體束縛,得輪回玄妙,陰陽轉化,無所不在,自得圓滿,那時這滔滔孽怨之氣,或許才不會產生半點影響。

  但眼下,顯然還不夠,洪荒初辟,并未真正成長起來,祖龍將孽怨之氣這般宣泄開來,無疑是打開了一個口子,風起于青萍之末,將來或有變數發生。

  “這有何懼?”

  祖龍眸子中帶著冷芒,若閃電一般,貫穿虛空,透著無窮冷意。

  “就連黑海本源,我都敢截取,而孽怨之氣,在這之前,不一樣崩落,落入諸多兇獸頭上?”

  “逐道而行,又何事不可為?一切取舍,只看值或不值罷了。”

  “我的道,就在這里,其它事情,可以退縮,唯有道,不可后退半步。”

  東王公冷冷直視祖龍,感受到祖龍堅若鋼鐵一般的意志,只是對眼下發生的一切,東王公又怎會沒有一點心理準備?甚至祖龍的想法,東王公都猜到一二。

  但東王公還是這樣做的,東王公并不如何畏懼,“你截取黑海滔滔孽怨之氣,某種意義上,何嘗不是逆天而為?就看是你先扛不住,還是我與這湯谷一起同朽?”

  東王公渾身金光浩蕩,不斷沖刷洗煉涌入進來的孽怨之氣,就見眼前,呈現一番光怪陸離之景,天地變幻,有萬象流轉,剎那之間,化作塵土,下一瞬,又土灰之中孕育出生命的奇跡。

  這生死輪轉,都做尋常,在這樣的滔滔孽怨之氣中浮沉,看似幻象,卻具有力量,一旦信以為真,就會與那孽怨之氣一起,化作其中的一員,就此沉淪,永不得解脫。

  而東王公身上偉力迸濺,將孽怨之氣分撥開來,一者上浮,一者下沉,那偉力頓開,恍若開天辟地一般,有一方大界驟然生出,又復破滅,在這大界往生之際,滾滾孽怨之氣就此化作基石,成為天地成長的資糧。

  這一番變化,那孽怨之氣反倒成為東王公的助力,這讓祖龍大驚,“怎么可能,居然被你找到解決孽怨之氣的辦法?”

  東王公輕笑一聲道:“大界開辟,未必就一定要在混沌中才行,這滔滔孽怨之氣,化作資糧,一樣可以孕育開辟出大界。”

  “無量黑海中,必然也存在億萬時空,有大界生滅,我這般作為,并不奇怪。”

  “這不能一勞永逸,開辟大界,縱是以我太乙之境的道行,也不能永無止境的進行,再說了,大界開辟,破滅之后,其中紅塵迷濁,眾生飲恨,隨大界一起消亡,又怎會心中無憾?遺憾一生,就此糾纏,又是孽怨不休,反生禍端,到底不如祖龍道友那一株黑蓮,以孽怨之氣為食,在這過程中,不斷蛻變成長,或終有一日可以被祖龍道友做出一番驚人成就。”

  “只是眼下,一切才剛開始,祖龍道友與我所行之路,有所沖突,實在太過不幸了。”

  祖龍氣極,雙眸中宛若有怒火噴涌而出,有火星四濺,燒塌虛空。

  不過祖龍有著足夠理智,就算心中很是不忿,依舊還能保持平靜。

  祖龍心神微動,陡然生出一絲明悟,東王公雖然口頭上言辭不饒人,但實際行動上,卻并不如何咄咄逼人。

  只見那湯谷,雖然擴張了一些,卻到底沒有持續,而在吞并諸多孽怨之氣后,湯谷生變,按理來說,要擴張的話,是可以做到的。

  祖龍猜到東王公的心思,到底是不愿跟自己對抗起來,只要那湯谷不被拔除,實際上東王公跟祖龍之間并無太大沖突。

  祖龍心生不甘,想要達成的目標,到底無法實現,不過鬧出一番動靜,應該會引得一些有心人的關注,若有先天神圣愿意合作,那是再好不過之事。

  東王公不愿將祖龍逼上絕境,還是對祖龍心有忌憚,眼下得到部分好處,已經算不錯了,真的將其他人的路都堵死,那遲早會雞飛蛋打。

  “只要我一日不能上岸,不能證道盤古,就不能將路走絕,吃獨食無法長久,將他人逼上絕境,更不可行,除非是那種真正無法妥協的情況,不然讓人一線,終究是好相見一些。”

  東王公心頭并非沒有熱血,快意恩仇自然爽快,然而有些事情,卻不能這樣做。

  祖龍冷冷看了看東王公,并未多言,直接身形虛淡,隱匿在歸墟之中。

  “祖龍這是放棄了?”

  紫薇有些訝然,東王公搖搖頭道:“不過是眼看著無法竟全功,暫時妥協退去罷了。”

  “就如帝俊太一一樣,并非心中沒有想法,若你我哪一天處境不妙,反噬就會到來。”

  “只要你我一直占據上風,那么就算心中有所不滿,依舊還是只能忍著。”

  東王公稍微解釋了一番,倒是讓紫薇臉色有些發黑,這般來說,會一直有著外敵。

  如此情況下,后續當中,想要將東王公踢出局,那豈不是很難做到?

  紫薇跟東王公之間,未嘗不是各懷鬼胎,紫薇想要做群星之主,而東王公,同樣想整合群星,那諸多星神,誰不在意?

  東王公明白,個人單打獨斗,在這洪荒之中,是無法長久的,身后有著勢力,才能攪動風云。

  扶桑樹扎根湯谷中,隨著祖龍退去,孽怨之氣成了無源之水,最終漸漸被消化,這使得湯谷底蘊在加深。

  扶桑樹上萬千葉片,散發著金光,而湯谷之中太陽本源同樣激發開來,東王公與湯谷合一,身上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力量淌落,一種獨屬于大日的煌煌金光,絲絲縷縷流轉。

  東王公若神祗臨塵,一口景陽鐘,在那無窮大光中浮沉。

  景陽鐘上,同樣透著金色光暈,與那無窮大光,彼此相合,似乎并無半點不契合之處。

  東王公心中微動,“景陽天帝的道與法,與大日有關。”

  “景陽鐘,我催動起來,并無隔閡,與這大日,又有關聯,那景陽天帝,會是誰呢?一位失落在歲月中的至高天帝,不被人知?這未免太過奇怪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11选5组三 山西快乐十分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怎样选号 境外期货配资 极速快三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河南481走势图今天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吗 如何在手机上买广西快乐十分 4987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吉林福彩快三推荐与预测 北京赛车软件 官方网站 十大著名股票分析师 南国七星彩论坛七星彩 幸运农场实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