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56章鯤鵬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整個歸墟之地,漫天黑光,若無邊黑云蓋壓而下,垂天之翼般,整片瓊天,都像是徹底崩塌了。

  整個東海上,無窮無盡的水怪,都在水浪之中翻騰,若箭矢一般,向著遠方快速奔逃著,這就像在背后,有什么極端恐怖的存在,讓人感到無邊的驚悚。

  一種不安的氣氛流轉開來,那諸多水怪,未必都開啟了靈智,但趨利避害的本能使得它們遠離歸墟。

  歸墟之中,除卻祖龍之外,則沒有其它任何生靈存在,祖龍渾身沐浴燦燦神光,有無邊道韻淌落,整座歸墟,連成一片,原本那湯谷,如同肉中之刺一樣,讓祖龍十分難受。

  在扶桑樹被東王公帶走之后,那湯谷之中,雖說還有諸多太陽本源,到底無人掌控,這對祖龍來說,就只能算是一種麻煩,卻還不至于讓祖龍束手無策。

  實際上,扶桑樹在湯谷之中,與湯谷之中太陽本源相合,這樣一來,祖龍就沒辦法不動神色間將隱患拔除。

  倒是眼下,這樣的機會難得,祖龍最擅長因勢利導,這歸墟,本就是祖龍自黑海中截取部分本源所化,而現在,祖龍不過是再次把握住時機,要借此使得歸墟徹底化作祖龍的成道之地罷了。

  無邊黑水,激蕩不休,那翻騰的水浪之中,有滔滔孽怨之氣在洶涌,祖龍像是掌控了某種特定的權能,與四方天地大道相合,引得這歸墟之中,萬道和鳴,有無窮秩序與規則的神鏈橫空,實質化開來,若一根根仙金錘煉而成的鎖鏈,金燦燦一片,垂落下萬千神曦。

  那神曦噴涌而出,帶著莫名神采,若天邊涂染的神虹,映照這一方天地,亮堂堂一片。

  水浪翻天,直欲沖向九天上,東王公神情凝重的看著祖龍身上發生的變化。

  此時望去,祖龍在黑光之中扶搖,渾身鱗甲閃爍著锃亮的寒芒,有一種冰冷的神光,絲絲縷縷淌落,而祖龍身前,一枚道果,徐徐青光放出,自那道果之中,噴涌出一種浩瀚偉力。

  那是太乙境界的絕世之姿,意味著祖龍已經完成了終極的突破,自身生出非凡變化。

  “祖龍到底想要做什么?”

  東王公心中一念升起,就見整個歸墟,演化大千萬象,而后向著四方擴散開來。

  “歸墟吞天?祖龍瘋了?”

  東王公微驚,“這可不符合洪荒眾神的利益,成為眾矢之的,祖龍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若祖龍突破到大羅,那也就罷了,但現在,祖龍顯然沒有這樣的傲人實力,以當下的境界而言,根本不足以支撐起祖龍的野望。

  “適可而止!”

  虛空中,傳來一道冷喝聲,就見有鯤鵬扶搖九天上,縱身一躍就是千百萬里,縱橫在水天之中,有冰冷的眸光注視著祖龍。

  祖龍一雙龍眸中帶著殺機,望著鯤鵬,只是眸光沉凝,宛若實質化開來,卻不能將鯤鵬嚇退,誰都不是吃干飯的,鯤鵬怎么可能會怕?

  “其它先天神圣并不出頭,倒是鯤鵬道友,很懂得最先出頭啊。”

  祖龍冷冷的話語傳來,只是惹得鯤鵬一聲冷笑。

  “若祖龍道友不侵犯我的利益,我自然不會多說什么。”

  這話讓祖龍有些不解,“侵犯鯤鵬道友的利益,這話從何說起?”

  只是祖龍話音落下,隨后失笑一聲道:“是我問的愚蠢了,若要找理由,哪里會找不到?我何必在意鯤鵬道友的想法?歸根結底,一切還是要以實力來說話。”

  祖龍知道自己要在這樣一條路上走遠,越到后面,越是艱難,但逐道而行,此心不悔,前路再是坎坷,都是此理,若想要一帆風順,一路坦途突破到大羅之境,這根本就不現實。

  不過話雖如此,祖龍沒有繼續撩撥鯤鵬,顯然不想給鯤鵬找到對付自己的理由,祖龍并非怕了鯤鵬,但若因此,誤了自身大事,那顯然不行。

  只見歸墟之地,無窮黑光升騰而起,其中一株黑蓮,在無盡黑光中浮沉,隨后搖動黑光,洶涌若潮水一般,此起彼伏,宛若峰巒跌宕,最終一躍,化作一體,一根流淌黑光的巨大天柱,就這般沖霄九天上。

  天柱高聳,上面有一種大道的光暈絲絲縷縷淌落,東王公眸光微轉,看到這里,心生明悟。

  “天地人三道之外,想要開辟出水之一道來。”

  “不,不僅僅如此。”

  東王公眸子幽深,陷入到一種沉思當中,那是跟黑水有關,若能使得無盡黑水中孽怨之氣得到解脫,不知可以將祖龍的道行推進到何種地步?

  “這的確是一條通天大道。”

  東王公都有些心動了,倒不是說要走祖龍這樣的一條路,而是那滔滔黑水本身,就是一種資糧,可以使人蛻變,得到成長。

  當然,真要做到,并不容易,祖龍哪怕有黑蓮在手,都還夠嗆,至于東王公,想要做到這一點,就更是奢望。

  “倒是不急,這一切都可以等到突破大羅之后再想辦法,眼下一切都還太早了。”

  “祖龍這般作為,究竟意欲何為?這鬧出的動靜太大,祖龍不應該如此不智。”

  東王公不會看輕祖龍,這等先天神圣,又怎會有蠢笨的?

  “祖龍應該是故意如此,鬧出的動靜太大,引得有心人關注,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是世間至理,但要拔得頭籌,若不顯露鋒芒,那也是不可能之事。”

  “欲戴王冠先承其重,祖龍這是為了尋找同道者。”

  “實際上與我這般作為,倒是類似了。”

  東王公心中失笑一聲,在這太陰星上,東王公鬧出的動靜很大,引得諸多星神關注,這就是相同的道理,畢竟想要在修行路上走遠,單靠個人這又如何行得通?

  財侶法地必不可少,在這洪荒之中,修行法需要自己來開拓,地盤是絕不會少的,洪荒天地靈秀,隨便一處地界就蘊含著造物玄奇,靈氣充裕,唯有所謂侶,或許才是拉開諸多先天神圣彼此間差距的關鍵所在。

  先天神圣之間,自然也是有差別的,都為大道親子,但也有偏愛。

  “若不鬧出動靜,那就是一味苦修了,單打獨斗,注定最后會落伍。”

  “特別是先天神圣都為大羅種子,彼此聯合起來,方為上策,我這條路,并未走岔。”

  想到這里,東王公再次望向太一,眸子中帶著一絲冷意,扶桑樹顯化而出,撐起萬古瓊天,那無盡枝椏上,萬千葉片,放出金燦燦大光,有無窮道韻淌落開來,有一種浩瀚偉力迸發,像是要摧毀三千大界,攜帶無物不摧的鋒芒,直欲殺穿天地,向著太一殺了過去。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2012杭州文商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网站直播 2019年香港开奖结果+全年纪录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七星开彩结果 那个时时彩平台网站好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股票推荐软件哪个好 河北省快3 幸运28是怎么坑人的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 河南快三500期走势图 浙江飞鱼体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30选七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