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44章有尸橫陳歲月中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伏羲話音落下,就見一斧自鴻鈞身前刮起混沌大光,摩擦間有無量星火迸濺,燒塌虛空,而后鴻鈞吐血,那一枚大羅道果上,出現咔嚓的開裂聲,鴻鈞整個人倒飛出去。

  “連半點招架之力都沒有。”

  鴻鈞心中悚然,身上神光迸起,有血水淌落,穿行在一片混沌之中,就此退避開來,那似乎真的只是一點余波,盤古不曾把鴻鈞放在眼里,這種無視的感覺,很不好受,但若非如此的話,鴻鈞怕是要涼了。

  無論是誰,都不是盤古一招之敵,就見這時,那人道所化一尊巨人卻是轟然崩散,化作萬千紫光,紫光滔滔而轉,彌漫成煙,盤古招手,那紫光化作一根玉柱,高高聳立,直接被盤古握在手中。

  “轟!”

  持玉柱,揮向九天,似與冥冥中大道相貫通,而后玉柱砸向大地,有無量塵光起。

  東王公感覺自身神意,就此退去,身后是無盡時間長河,水浪滔滔,最終回歸現世,只見得,無窮浩瀚紫光,浸染一片河道,水天一色,那所經歷的一切,宛若幻夢,很不真實。

  那如一片浩瀚的閃電海,熾烈的光芒,照亮了天地,震懾了萬靈,那一道光,在時間長河上空,化紫氣,成羅煙,若神曦燦燦,倏忽間,蕩平無邊風浪,向著現世涌來。

  諸天在戰栗,有懾人的異象,垂于天際,大道在轟鳴,古今歲月被撼動,天地萬靈,仿佛在叩首,有古老的祭祀音流轉,無盡先民在膜拜,如一尊至高的帝,出巡之中,推日月橫行,群星環繞,萬靈共祭。

  那種紫光,若一掛星河,蒼茫無盡,起于天,沉于地,隱約間,萬千紫氣蒸騰,演化大千萬象之景,呈玉柱之狀,充滿玄妙莫測的大道至理,舉世蒼茫,那宛若天地間的唯一。

  剎那之間,有巨響聲傳來,滔滔紫光迸濺,若一顆顆大星運轉,巨大無邊,恍若一座巨大的齒輪,群星為子,隆隆的轉動聲,壓裂了虛空,時空都要為之坍塌。

  這是古史之中從不曾出現過的駭人景象,像是這洪荒天地,都欲永墜。

  而后萬象歸于沉寂,一切都顯平靜,但有些最深層次的改變,卻早已發生了,那起于現世,卻覆蓋了過去,烙印在天地最初的根源之中,與道同在。

  “這是回來了。”

  東王公微愣,這一切發生在電石火光之間,太過迅速,讓人猝不及防。

  “鴻鈞,失落在那一片歲月中了嗎?”

  “不過大羅一證永證,這威脅,不曾遠去,哪怕鴻鈞被打殘了,但只要還活著,大羅就是大羅,不是我等可以抵擋的。”

  想到這里,東王公心情有些沉重,“哪怕現在不能回歸,鴻鈞遲早會回來。”

  “除非再次借助人道之力。”

  東王公眸子中有湛湛精芒流轉,若火光迸濺,可見悠悠天地中,有一道聳立的玉柱,連通天地,透著滄桑古老氣機,似是立身永恒中,亙古不朽。

  “那是人道天柱!”

  “雖然誕生未久,但亂古今歲月,回到開天辟地之時,相當于將人道嵌入到天地根源之中,帶著滄桑氣機,倒不奇怪。”

  剎那光陰,實則已走過漫漫紀元!咫尺之間,便是百萬年歲月作古!

  “轟!”

  陡然間,時間長河中再起波瀾,無窮黑光,似是浸染天地,若蠕蟲一般,盤踞時間線上,而后不斷擴散開來。

  “羅睺!”

  東王公心中一沉,“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難道說,羅睺趁此時機,也要證道大羅了?”

  有一只金色的鵬鳥,渾身毛羽淌落金燦燦大光,一眼望去,若神異大鵬,縱橫長天,而下一瞬,又似魚身,在水浪之中翻騰。

  那是鯤鵬在輕語,“只是證道大羅,怎會如此容易?羅睺沒有鴻鈞那般積累,也能做到這種程度?”

  鯤鵬有些難以置信,可憐自己還處于金仙層次,一向自命不凡,這時不免有些沮喪。

  “咔嚓!”

  水浪翻騰,時間長河中濃霧彌漫,似是再也不可見,與此同時,有一種深深的危機感傳來,似在某一段歲月支流中,發生了驚人變化,影響深遠。

  “不能坐以待斃,過去看看。”

  眾多先天神圣對此很警覺,有了一個鴻鈞,就是很大的麻煩,再來一個羅睺,就更是不得安生了。

  若羅睺一朝得勢,那怕是猖獗得很,讓人不安。

  踏浪而行,不斷遠去,最終來到時間長河深處,只見水浪滔滔,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浩瀚無垠的汪洋,水花泛起,有至高的法在流轉,有莫測玄妙的道運行天地間。

  一種冰寒氣機迸濺,似是冰封萬界,使得天地歸于沉寂,萬物化作腐土。

  “這是一種大道!”

  東王公眸子中露出沉思之色,“太陰大道,怎會出現在這里?影響這一段時間長河支流,這背后,莫非有什么隱秘?”

  “我看到了,羅睺真是瘋了,居然要掠奪至高的法,篡至高的道果,唯道不可外求,不然前路斷絕,羅睺會如此不智?”

  伏羲雙眸中,智慧的光芒流轉,其中像是有無窮大界在浮沉,有萬千未來的畫面,一一流轉。

  “伏羲道友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有尸橫陳歲月中!”

  這話音落下,眾多先天神圣在歲月中橫渡,已然不必伏羲多言,就見到羅睺身上,淌落無窮黑光,那是最深沉的孽怨之氣,在與一尊尸身共鳴。

  那尸身之上,有永恒不朽的大道在震動!

  有一種滔滔大恨,似是到世界盡頭,天地終末,都不能釋懷,無從化解的恨意,淌落開來,使得這地方,像是化作無窮孽土,若幽冥鬼域,黑光迸濺,隱約可見有大界浮沉。

  在那最深沉的怨恨中,卻見有一縷燦燦金光,若浮塵,似云霧,灑落而下,無窮光雨一般,如烈焰燒塌虛空,有亙古不朽的真意,蕩盡四方,在極盡的孽怨之中升華,在墮落中有真我永生天地間。

  太陰偉力在綻放,那一尊尸身面容模糊,籠罩在一片大光中,不可見。

  那是至高!至高死,前路斷,此生永墜。

  然而哪怕身死,依舊有極其可怕的力量,只是輕微一縷泄出,就似引得眾多先天神圣徹底墮落。

  “這會是誰?”

  東王公心中沉吟,“太陰大道上造詣高深者,似乎不多見。”

  “除卻西王母外,也就太陰星上那幾尊女神。”

  想到這里,東王公陡然一震,想到一絲怪異之處。

  “奇怪,這眾多先天神圣合力,祭煉人道,可在這其中,為何不見西王母?”

  “除非出現驚天變故,莫非西王母,這一盤皇紀中,不會出現?”

  “又或者,這一具尸身,就是西王母?”

  東王公忍不住有些戰栗起來,若真如此,那未免太過可怕了一些。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诚贷宝投资理财平台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黑龙江十一选五官网公告 一定牛河南快三走势图 腾讯三分彩是什么东西 黑龙江6+1开奖 十一运夺金计划哪个准 宁夏11选5哪个平台有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广西快三每天多少期 大北农股票 陕西快乐10分开奖今天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招财宝理财平台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彩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