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39章炁之花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王公站在更高的視野,看待這洪荒天地,只見一念轉動之間,太陰星上,那月桂樹下,東王公曾留下的一念崩折,其中太陰本源顯露出來,絲絲縷縷流淌,而后化作一枚巨繭。

  高屋建瓴之下,東王公明白,眼下是望舒復生的大好時機,周天星神,彼此間,本就有某種冥冥中的聯系,太陰力弱,則有無窮浩瀚本源,倒灌而來,這使得那一枚巨繭,以太陰之氣為絲,交織萬道,不斷蛻變。

  在這之前,東王公自然不懂這些,而此時,卻自然而然的會了,不是東王公道行更深,而是具有更多力量,也就懂得了天地中的一些本質,洞徹了根源所在,這對東王公而言,是一場天大造化。

  東王公曾羨慕帝俊得到那千載難逢的機緣,不過現在,也不遑多讓了,甚至東王公得到的好處更大,畢竟東王公有太乙層次的道行。

  “轟!”無窮星光流轉,東王公泥丸宮中,一塊神土浩大,廣博,宛若接引這無量青穹,萬道轟鳴,有一種至高至大的浩瀚神意,充塞天地間。

  而后諸多星神,借助周天星斗大陣的視野,可見萬道宛若化作實質,就這樣擺在面前,有道與理交織,秩序與規則的神鏈,浩浩蕩蕩,各種玄妙莫測的感悟,涌上心頭。

  “東王公居然會這樣做!”

  太一大驚,有些自慚形穢,“難道就不擔心我等后來居上嗎?”

  太一感覺到東王公身上涌現而出的一種大氣魄,那是一種器量,包容萬象,若帝宰執天地,在這之前,無論東王公做什么,太一都不曾有半點欽佩之念。

  而此時,卻忍不住生出慚意,“這樣的人,我能超越嗎?”

  太一有些懷疑自身了,捫心自問,若處于東王公的位置上,是否會這樣做?太一心中有著答案,多半是不會的。

  “不必多想,東王公敢這樣做,是自信我等不會超過他。”

  帝俊神情復雜,“我等會在這過程中進步、蛻變,東王公道友得到的好處只會更多。”

  “太一,你為太陽星上誕生的先天神圣,至尊至貴,不會弱于任何人,所謂器量,需要力量來支撐,若自身實力不足,還這樣做,那就是愚蠢了。”

  “身處怎樣的位置,做怎樣的事,若你處于東王公的位置上,我相信你不會弱對方分毫。”

  “大兄!”太一有些意志消沉,苦笑一聲道:“東王公這般作為,怕是盡收星神之心,此后你我該如何自處呢?”

  “太一,你這就想岔了。”

  帝俊神情淡淡,沉聲說道:“諸多星神,皆為大羅種子,誰能坐視東王公道友一人扶搖直上,將我等都遠遠拉下?”

  “眼下這般作為,讓諸多星神有所信任,不再排斥東王公道友,但還不夠,我等依舊有著機會,不過東王公道友占據先機,倒是真的,只是誰能笑到最后,猶未可知,一切都還早,就算證道大羅,那也只是開始,不是結束。”

  帝俊輕笑一聲道:“無論如何,眼下必須承東王公道友的人情,借助東王公道友的視野,我終于勘破太乙前路了。”

  “太一,不要多想,唯有力量,真實不虛,等你有足夠力量,一切就水到渠成了,去借助這難得的機緣,破開枷鎖,待得成就太乙之境,手持混沌鐘,除卻面對大羅之外,自保之力足矣。”

  東王公不知太一所想,也不在意,眼下這般作為,并非東王公刻意為之,而是真的不將諸多星神當做對手,若在這之前,東王公自然做不到這一點,但借助周天星斗大陣,東王公得到的好處太多。

  只見在東王公頭頂上方,有一花綻開,那花綻開之后,就有無窮青光垂落。

  “三花對應精氣神,精者,血肉之精,血氣所成,若肉身淬煉無極,達成圓滿,則成精之花,這倒不是要求必須煉體,只是血氣滔滔而成,自得圓滿,結出這樣一朵精之花,則肉身崩壞,徹底腐朽,都無所謂了。”

  “肉身為筏,橫渡彼岸,還是很重要的。”

  “氣者,實則對應炁,煉炁修行,演化大千萬象,陰陽四象五行,皆由炁成,一炁化生,乾坤宇宙自成,得周天星光加持,無量星神合力,使得我這炁之花,誕生了。”

  “而神之花,對應元神,這一點,暫時還無法滿足。”

  “三花精氣神,但這種理解,多半粗淺,或許還有其它玄妙。”

  這是東王公借助這更高的視野,勘破的太乙前路修行之秘,頭頂上方,炁之花綻開,青光淌落,其中像是有大界浮沉。

  “轟!”青光轉動間,東王公如帝親臨,漫步時間長河上,鐘聲向著四方擴散,化出金光一道,直接向著羅睺打去。

  羅睺臉色微變,倒不是怕了東王公,而是若被東王公拖住,那等到鴻鈞證道大羅成功,豈不是要涼了?

  羅睺冷笑,“你等莫非以為鴻鈞就是什么好東西了?鴻鈞證道大羅,此后天上地下,無人能制,你等以為鴻鈞會給你們突破的機會?”

  東王公沉默,并不與羅睺爭論,羅睺這話,自然不是沒有道理,東王公心中明白,只是力有不及,誰讓羅睺如此拉仇恨?哪怕鴻鈞心有算計,實則也是算計了眾多先天神圣,但看起來畢竟人畜無害,沒有羅睺危險。

  東王公心中未必這樣想,鴻鈞,很危險,傳聞中分封六圣的存在,但那也是將來之事,羅睺一旦成了,眼下就要殺人了。

  誅仙四劍,搖落無窮光雨,腐朽氣機淌落,向著東王公殺來,鴻鈞看到這里,眸子中帶有深意,稍微放水,不曾對羅睺出手,玉碟一轉,大道轟鳴,頂上一顆道果,徐徐青光放出,又有三花齊開,有莫名偉力涌入一顆道果之中。

  那道果上接無窮天,下連蒼茫地,天地加持,似是要自時間長河中超拔而出,玉碟之中,大道化作漫漫光雨,在這交織、錯亂,自其中,似是要孕育出一種極為恐怖的道來,那道中蘊含至理,僅屬于鴻鈞,以諸天萬道為養料,要就此蛻變,徹底升華。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青海省11选五走势图 美股模拟炒股软件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 美国货币基金收益率 在线配资八杨方配资好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北京十一选五直选3 龙湖配资 孟山都股票代码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吉林快三app下载安卓版 湖北30选5奖金 河南481今天开奖查询 手机怎么炒股 七星彩下期最准预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