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33章湯谷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歸墟吞天,傾吞日月,再演洪荒萬象!不錯,不錯,這條道路不錯。”

  虛空中,陡然有一道聲音傳來,那聲音中帶著欣喜之色,東王公微驚,這本是隨意找的借口,只是為了將扶桑樹扎根湯谷中。

  東王公倒是不擔心祖龍將扶桑樹給毀了,只要祖龍不曾突破到太乙之境,想要做到這一點,根本不現實,除非有什么驚天大陣,借助大陣之威,或許有那么一點希望做到。

  只是眼下這是什么情況?東王公眸子中露出警惕之色,倒是祖龍,臉色微沉,冷冷說道:“你這沐浴無窮孽怨之氣,在黑海中誕生出來的怪物,又是什么?”

  就算是祖龍,雖想著有朝一日,將黑海鯨吞,但那也要一步步來,一點點轉化黑海中孽怨之氣,但黑海中居然還有生靈,這簡直是不可想象之事。

  “呵,你這條小泥鰍!若非我放水,你以為憑借那一株黑蓮,就能截取黑海本源,可笑!”

  “你這所作所為,倒是可以為我節省不少時間,以歸墟吞天,重新演繹洪荒,說不得那曾經破滅的所有存在,以及在滔滔怨念中,永遠不得解脫的至高,能重新歸來呢。”

  祖龍神情謹慎,“我不信,黑海中,怎么可能誕生出生靈來?”

  只見天地之中,一道黑海,橫亙其中,那黑海若有若無,介于虛實之間,與這洪荒體量相仿,一體兩面,滔滔黑色水浪,翻騰之間,有一尊先天神圣,沐浴黑光,就這般踏浪而來。

  那一尊先天神圣,看起來雖無比神圣,卻有一種最深沉的怨恨之意,在周身流轉。

  “莫非是一尊先天神圣,不慎進入黑海中,就此永墜,徹底墮落了?”

  祖龍感到很不可置信,卻見那一尊先天神圣淡笑道:“我為羅睺,本就是黑海之中誕生出來的,秉持無窮孽怨之氣而生,天意注定要為你等送葬,顛覆洪荒,重新演繹、開辟洪荒萬象。”

  “顛覆洪荒,可笑!”

  祖龍哪怕再是不信,此時望著那羅睺,卻不得不信了。

  “這眾多先天神圣,你能打幾個?就憑一己之力,生出這種妄念,怕不是瘋了。”

  “井底之蛙,夏蟲不可語冰,你這等先天神圣,雖至尊至貴,又能如何?皆是螻蟻,莫非還能阻我不成?”

  羅睺冷笑,隨后眸子中,有黑光淌落,望向太陰星上,洞穿無垠虛空,有冰冷的話語悠悠傳來。

  “倒是沒想到,居然有先天神圣自行突破到太乙之境,依靠漫長時間的洗禮,接受天地的孕養,在歲月中不斷升華,終有一天,也能突破到大羅之境。”

  “但這需要的時光,無比漫長,僅僅眼下來,能突破到太乙之境,必定是在前路上有所開辟,自行踏上一條新路,洞徹太乙的本質,方能有所成就,這倒值得我高看一眼。”

  東王公盯著羅睺,沉聲說道:“羅睺道友,意欲何為?”

  “若要顛覆洪荒,就憑羅睺道友眼下實力,根本不可能。”

  “雖在太乙路上,走的足夠遠,那又如何?相對這浩瀚廣袤天地而言,不過一螻蟻。”

  羅睺大笑,而后頗有深意的看了東王公一眼,平靜說道:“眼下的我,自然不行,但大道之行,始于足下,天地廣袤,卻不可能親自下場,洪荒廣博,任我等先天神圣肆意縱橫,只要你等無法阻我,我占據歸墟,以黑水蠶食天地,終究能一點點壯大起來。”

  “休想!”祖龍一雙龍眸中,透著冰冷之意。

  “莫非視我于無物?就算你有太乙之境的修為,又能如何?此地為我的主場,要輕易將我敗落,就憑你嗎?”

  “自然憑我,憑我手中劍,斷你前路,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四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只見羅睺話音落下,就有四劍飛出,四劍劃破虛空,有劍光洶涌,攜帶無窮破滅衰亡之氣,又有極端的鋒銳劍芒,宛若能撕裂萬物,崩壞天地萬象。

  歸墟之地,黑水滔滔,祖龍咆哮,有無窮龍氣垂落,若玄黃氣絲絲縷縷,與此同時,東王公出手了,一口景陽鐘,轟然一轉,有鐘波擴散,向著羅睺殺去。

  帝俊太一對視一眼,心中都有了然,羅睺這般妄念,必須打消,這是與眾多先天神圣為敵,混沌鐘拋出,而帝俊引動漫天星光,化出周天星斗大陣,星光漫卷,如瀑一般。

  這過程中,無比順利,并無星神作梗,顯然,對抗羅睺,是眾多先天神圣所愿。

  若洪荒被顛覆,那先天神圣又哪來立足之地?羅睺身處太乙之境,就敢如此放肆,豈不可笑?

  然而擁有力量,就不顯得可笑了,那四劍一起,轉瞬之間,就使得祖龍渾身淌血。

  龍血落入歸墟中,有部分則墜入東海,被部分精怪吞食,鹿角、鯉須、馬鬃、牛頭、鱷嘴、蛇身、鷹爪、魚鱗、魚尾,精怪吞食龍血,演繹龍形,各占一部分,則得到蛻變,似是開啟靈慧,踏上非凡之路。

  祖龍顧不得這些,感覺到這一方歸墟,有些不穩,暗中有一種磅礴的力量,侵入過來,像是要將祖龍驅逐出去。

  “祖龍道友,還是讓扶桑樹扎根湯谷中吧。”

  東王公的話音悠悠傳來,讓祖龍勃然變色,“這時候你居然要趁火打劫?”

  “并非如此。”

  東王公沉聲說道:“若無外力,那歸墟,祖龍道友可保得住?眼下我等固然與羅睺道友相抗,但遠水救不了近渴,若扶桑樹扎根湯谷,或能為你爭取時間。”

  “羅睺道友雖強,然終有力竭之時,豈能力無窮盡,肆意張狂?個人取舍,看祖龍道友如何作為了。”

  祖龍目眥欲裂,心中恨極,東王公這話說的好聽,其實依舊不排除有趁火打劫之念,但將東王公的力量引進來,對祖龍的確有著助益。

  “罷了,就如東王公道友所愿了。”

  祖龍終究是果決之人,可不會優柔寡斷,這一念落下,就見扶桑樹化光似電,扎根湯谷中。

  “轟!”自扶桑樹上,萬千葉片散發金燦燦大光,那大光暴漲、洶涌而出,冥冥中與羅睺的力量相對抗。

  帝俊太一都朝湯谷看了一眼,沒想到最終讓東王公鉆了空子,得了好處,只是眼下顧不得許多,那歸墟,自然不能被羅睺奪去,不然就是在這東海之上,扎下一根釘子,此后羅睺想要有所作為,就簡單許多了。

  東王公固然有著私心,但這的確是對抗羅睺,大義不虧,這緊要關頭,眾多先天神圣看著,帝俊太一可不敢窩里橫。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幸运赛车一期计划 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交易费用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的首页 实盘配资正规平台有哪些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2020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图 四川金7乐结果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 上港集团股份股票行情 贵州11选5 一定牛 12064期博彩老头 内蒙古11选五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