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26章攜勢鎮金烏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器有高低,人有強弱,只因我強你弱,如此而已!”

  景陽鐘中,滔滔紫光迸濺,而后化出一身披道袍的少年,那少年沐浴星光,腳踏日月,攜帶浩瀚偉力,悍然出手,一鐘鳴動,亂了這一方天地。

  四方無窮神焰,滔滔而起,若火蛇一般,紫炁蒸騰,有大千萬象之景一一演化。

  “東王公,你居然敢過來!”

  太一臉色微變,隨后怒焰噴涌而出,氣卷星河,天地生變,一時氣象逆亂,無窮神焰被逼退,這里像是化成一方絕域。

  “何等猖狂!就算突破到太乙之境,莫非以為吃定我了?”

  太一嗤笑,“這是我的主場,四方天地,為我所用,萬物萬象,皆由我掌,東王公,你既然敢來,那就葬身此地吧。”

  “轟!”只見話音落下,四方天地,果真與太一相合,這一刻,太一如一尊至高無上的帝出巡,有滔滔偉力迸濺,像是自蠻荒歲月中走來,踏破生死劫,手持混沌鐘,有混沌激蕩,天地萬道交織,各種秩序與規則的神鏈,實質化開來,縱橫交錯,使得這里宛若化作一方天地棋盤,而棋盤兩端,則分別是東王公與帝俊太一。

  “咔嚓!”乾坤暴走,虛空炸開,有一枚枚晶瑩的空間碎片,就這樣凋零開來,若艷麗的花,等不及更加璀璨,容姿絕世,就化作春泥,一抔黃土葬下,就此不存。

  東王公自那空間碎片中貫穿而過,頭頂上方,一枚道果散發無窮青光,青光垂落絲絲縷縷,若玄黃氣一般,厚重千鈞,壓塌萬古,那時間長河都似承受不住其浩瀚無匹的重量,要崩散開來。

  東王公自然不是真的從太陰星上一念就來到這太陽星上,太陰太陽星彼此距離可不短,就算東王公突破到太乙之境,要過來也沒有這么容易。

  況且東王公并不愚蠢,又怎不懂得這太陽星是帝俊太一的主場?在這太陽星上,東王公要斬殺帝俊太一的機會不大,不必存此奢望。

  這就跟東王公身處方壺島上一樣,孕育先天神圣之地,自有特殊之處,這是大道為祂的親子所選擇的道場,在這地方,天地萬道和鳴,一舉一動間,若道在人間,顯化而出,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衍生。

  而如此情況下,將帝俊太一斬殺?那很不現實,太乙之境雖然相比金仙要強大很多,但依舊受到這一方天地所限,或許唯有突破到大羅,才能真的視世間萬物為土灰,一念之間,天翻地覆,折草斬星辰日月,崩毀萬道,都做等閑。

  但就算如此,東王公依舊還是要到這太陽星走一遭,哪怕是一念轉動,攜帶景陽鐘而來,并非親身到來,都是一樣。

  為何如此?自然不是意氣之爭,而是顯露兇威,展現太乙道行,對那等在黑暗中摸索,不見前路的先天神圣,又會是何等誘惑?

  那些先天神圣固然會擔心東王公不懷好意,但那又如何?逐道而行,百死不悔,任何一尊先天神圣,對此都會有想法,就算暫時不敢輕舉妄動,但千百萬年后,依舊在金仙層次的境界上,無法存進,那時候就未必沒有想法了。

  而一旦付諸行動,就方便東王公后續的操作了,東王公倒不是對那些先天神圣真的不懷好意了,有些事情,一旦做了,紙包不住火,此后在洪荒中,必定寸步難行,就算得到一時之利益,又能如何?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沒有力量,一切都是空談,若有足夠力量,自能鎮壓一切不從,但除卻盤古之外,世間誰能真的以力破巧,橫壓天地?

  東王公對未來的局面,感到不安,這種情況下,就更是要努力集眾了,集眾是一條很有意義的路,永遠不會過時,特別是東王公要匯聚的都不是什么庸人。

  任何一尊先天神圣,都有非凡才情,這未必會比東王公弱,只不過一時機緣欠缺,才使得先天神圣之間有了高低之別,當然,先天神圣之間,或許本身也有等級區分,但在東王公想來,能證道大羅,資質才情必定都是一時之選,為洪荒萬萬年以來方能誕生出來的絕世天驕。

  漫漫歲月走來,大羅又有多少?眼下想這些還早,但東王公必須早做綢繆。

  心有成算,一時勝敗無所謂,但要有卷土重來的機會,只不過,有時候機會錯過,就不再來,前路縹緲,一步踏空,很可能萬劫不復,大道無望,由不得東王公不慎重。

  帝俊和太一還不清楚自己成了東王公立威的靶子,太乙之境的力量,隨那一枚道果肆意宣泄開來。

  這一方天地,變了,像是徹底錯亂,無窮血光浸染,滔滔而起,若一條血河,泛濫無窮血浪,無始無終,這是一種異象,不過是東王公心中殺機顯化,卻自虛幻中走來,化作真實,太乙之境,逆亂真偽,一念間,要將這太陽星化作一方劫土。

  帝俊和太一感覺到了,這天地中原本與自身緊密聯系的萬道,都像是要遠離開來。

  “休想!”

  帝俊冷哼一聲,手中河圖洛書猛然揚起,河圖之上,星光炸開,蘊含天地宇宙至理,星河倒掛,演繹萬象,星河無垠,玄妙無窮,深奧無盡,又有洛書,引空間之變化,加入進來。

  那星光,好似活轉過來,星光起伏之間,若一尊巨人的呼吸聲,澎湃若潮水激蕩,星光變化之中,則有光陰流淌,時間之玄妙,與空間之變化相結合,時空圓滿,自得陰陽四時之景,若大千宇宙生滅興衰,念動間星光如刀斬天驕。

  “河圖洛書!”

  東王公微微沉吟,臉上帶著一絲淡漠之意,就見一株金蓮,若金光一道,閃電一般撕穿虛空,轟然攪入那無邊星河中。

  星河暴走,無盡星光炸開,若萬千流星,剎那璀璨之后,就是無盡的黯淡,星光斂去,一切都似無蹤,恍若夢幻,而河圖洛書被打飛,雖帝俊將河圖洛書草草煉化過,很快就將河圖洛書收到手中,但心中還是止不住震動。

  “差距這么大?我執掌河圖洛書,居然連東王公一招都抗不過去?”

  帝俊并未牽引四方天地與己身相合,而僅僅動用河圖洛書的力量,這是想要試探下東王公的深淺,只可惜,水深不可測,反倒是讓帝俊有些懷疑人生。

  固然知道太乙與金仙是兩種不同的境界,一步踏出,已然進入到另一番天地,但心中還是感到無比沉重。

  “有些不妙,這里是我等的主場,倒是不必擔心生死之禍,但若東王公就這樣堵門,那豈不是無法外出尋找機緣?”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精准一头中特2018 pk10冷热预测软件免费 118历史开奖现场+开奖直播 有没有江西快3网址 福彩3d排列三过滤工具 股票股市新手入门 内蒙古11选55开奖结果 江西体彩多乐彩教程 股票型基金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两肖两码 浙江11选5走势 双面盘出租 快乐8合法吗 彩票注册送38福彩 炒股六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