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25章太乙之境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王公渾身神光浩蕩,如有一方方大界生滅,有紫炁蒸騰、流轉,演化大千萬象,那紫炁在不斷擴張,吞吐之間,如有排山倒海般的巨浪,此起彼伏,連綿不休。

  “咔嚓!”

  羲和向著東王公望去,就見東王公整個人如化作一輪神陽,無邊無際的神光若焰火一般,滔滔而起,整個虛空都像是要燒塌下來,就連時光都要不存,萬物焚成土灰。

  青光氤氳,宛若潮水一般,一眼望去,若青穹,似高天,無邊無際,遼闊若汪洋肆虐,海浪翻騰,滾滾不休,又有純陽氣激蕩而出,將羲和籠罩其中,如神焰一般,焚燒著羲和渾身血肉化作一寸寸飛灰,飛灰飄散,而羲和在這過程中,像是要徹底化作無有,煙消云散。

  羲和神情淡淡,好似置身這絕境之中的人并非自己一樣,并不掙扎,只因為掙扎也是無用,并不求饒,只因為大羅者,一切時空,永恒自在,雖死,卻并非沒有希望可言。

  只可惜眼下這樣的機會,將不會再出現,對羲和來說,也是一種痛入心扉的經歷。

  東王公沒有跟羲和多說什么,此時無論說什么,都失去了意義,兩人敵對,東王公不可能為此手軟,羲和必須死。

  就算將來哪一天,羲和復生,但那時東王公強大起來了,一切也就不必太過在意。

  “請羲和道友上路了。”

  若東王公還是金仙層次的修為,那想要將羲和斬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現在突破到太乙之境后,兩人境界上就出現了差距,這種情況下,對付羲和并不困難。

  “太乙與金仙,兩種不同的境界,實力也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想要跨階而戰,根本不可能。”

  “有些差距,根本無法彌合,走不到那樣的層次,就永遠都如井底之蛙。”

  羲和整個人,如在一片火海中,純陽氣浩蕩,與羲和本身的大道有著劇烈的沖突,這宛若水火一樣,水火不能共存,若要陰陽顛倒,水火相生,逆亂這天地間最根本的規則,那就必定要有新的規則來替代這舊有的規則。

  此時羲和渾身神力被封,面對這無窮無盡的純陽氣,只能被動承受,自然不會堅持太久,羲和那先天神圣之軀,再是不凡,又能如何?往一片火海中灑下點滴水露,注定要化作蒸氣消散。

  羲和墜入死境,無從脫劫,待得周身血肉俱是成灰,一團太陰之氣轟然炸開,就見一道聲音悠悠傳來。

  “東王公道友,這一局,你贏了,不過將來之事,尚不可知,誰人勝敗,猶無定論,能否笑到最后,就看東王公道友你能否把握住機會了。”

  “我已經占據先機,若還是敗了,那也沒什么好悔恨的地方。”

  東王公神情很是平淡,并不顯得得意,沒有妄自尊大,古今歲月都有敵,東王公只會感到沉重,又如何會得意的起來?

  羲和身死,東王公眸子中有湛湛精芒流轉,若萬千火光迸濺開來,虛空炸裂,有一種浩瀚偉力,徹底激蕩而出,而后東王公一步踏出,無窮紫炁升騰,若大千萬象輪轉,景陽鐘在其中浮沉,而后有金色大光若一柄天刀,悍然揮出,天崩地裂,砸了出去。

  太陽星上,這里若一片浩瀚火域,又如無窮光雨流轉,在這其中,有兩只金烏,扶搖而起,吞吐日精,沐浴神火,宛若仙金淬煉而成,渾身毛羽,都透著一種冰冷锃亮之感,而后金烏騰空,化一陣神光,神光散去,原地現出兩位青年男子,神情中透著威嚴,若至高無上的帝,帶有一種凌然不可侵犯之意。

  那是帝俊與太一,天生皇者,為這洪荒天地孕育的兩位先天神圣,而這太陽星,為帝俊與太一的天生道場。

  “那位東王公道友,突破到太乙之境了。”

  帝俊雙眸中,宛若有日月同墜,無窮大星隕落,山河破滅之相,此時遙遙望去,洞穿了虛空,窺見了真實,望見一道金光燦燦,若水浪一般,橫推而來,而金光之中,則有一枚小鐘在浮沉,那鐘身上金光瀲滟,若金燦燦霧氣蒸騰,朦朧一片,看著萬分壯觀,就如流星璀璨,艷麗如火,剎那之間,便要散發無窮光熱,燃燒所有。

  所過之處,虛空都為之崩塌、炸裂,有混沌氣絲絲縷縷冒出,那是先天靈寶之威,在東王公突破到太乙之境后,那景陽鐘的力量,也得到了成百上千倍的增加,此時望去,何等恐怖,景陽鐘推動前行,就如推動三千大界,有一種大破滅的氣機,在流轉著。

  “居然殺過來了。”

  太一臉上帶著不可置信之色,“如此輕狂?真是可笑,莫非突破到太乙之境,就能視我等為無物嗎?”

  說到這里,太一心中滿是怒火,“豈有此理!”

  “太乙之境,到底是另一重天地。”

  帝俊神情中帶著一絲嚴肅,很是謹慎的說道:“好在你退轉之后,選擇回到太陽星上,這里是你我的主場,還能與對方相持一二,不然的話,在外面遇到對方,對半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太一聽到這話,固然感到憤憤不平,卻并不愚蠢,自然清楚彼此間天塹一樣的差距。

  “可惡,我至今都想不通,對方何德何能,可以比我等先一步突破到太乙之境。”

  “若說對方資質才情超過我等,我是不信的。”

  帝俊沉吟少許,才是嘆道:“這洪荒天地中,有諸多機緣,有人在這樣的過程中,先一步突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要說那東王公道友了,還有那昆侖山上的三清,同樣不凡,我們又怎敢妄自尊大,坐井觀天呢?”

  就見這時,天崩地裂,有無窮神焰炸開,一抹金光,像是化作這天地中的唯一。

  金光如刀,切割天地,又似有靈,直接向著帝俊太一殺來,這一路所過,掀起無窮風浪,火光迸起,卻直接退避三尺,好似躲避瘟神一般,其它任何外物,都不敢輕易靠近那一道金光。

  太一最先忍耐不住,一口混沌鐘,就這般重重砸出,混沌氣浪翻滾,而后與那金光之中的景陽鐘,悍然碰撞在一起。

  “轟!”剎那之間,虛空崩碎,而后混沌鐘直接掀飛了出去,太一臉色大變,“那一口景陽鐘,怎比得上我這混沌鐘?”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股票开户开户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新股票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任六 宁夏11选五一定牛 辽宁十一开奖走势图 泳坛夺金481走势图 pk10两期在线人工计划 上证指数和上证50哪个好 广东11选5一天有几期 股票流通市场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 正规股票t十0交易 体彩七星彩20001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