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22章爆種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太一道友,不惜一切代價,快攔住他,決不能讓他突破到太乙之境,不然你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羲和這般說,自己也沒有半點懈怠,渾身一絲絲太陰本源,都在急速燃燒著,這在消耗著羲和這一具先天神圣之軀的潛力,但羲和也顧不得許多了。

  月桂樹上萬千葉片飄零、墜落,而后化作最為純粹的太陰之氣,那太陰之氣被羲和掌控在手,化出無邊氣浪,浪卷天地,如鯨龍吞天,神光迸射,要摧毀一切,將萬事萬物都打成最為原始的粒子。

  太一心頭狂震,同樣感到一種兇險,冥冥中命運示警,這是隕落之兆。

  “怎么可能?這世上還有人比我兄弟二人更早看到太乙之境?前路多艱,卻能在關鍵時刻突破,這是怎樣一種資質才情,最主要的是,還跟我兄弟二人道路相沖,不可調和,不,絕不能讓對方活著,這是大道之敵!”

  東王公眼下這般作為,實在太讓人感到震驚,只見一種金色光暈,如化作一輪神陽,就這般高高升起,光芒激蕩,這一刻,奪盡了世間一切璀璨,東王公感覺身上有一種滔滔偉力,在不斷擴張,而后向著四方擴散,那無垠虛空,都宛若化作一方淺淺的池塘,再不能對東王公有半點局限。

  一舉一動之間,都如大道起伏所帶來的潮汐,那是大道實質化顯露出來,而在東王公頭頂上方,一枚道果,就這般跳出,那道果之上,青光氤氳,絲絲縷縷垂落,如飛瀑一般。

  一開始,那道果中攜帶的力量,雖然讓人驚懼,卻不足以對太一與羲和產生碾壓性的效果,但瞬息之間,像是從大道中攫取足夠養分,一下子膨脹開來。

  東王公淡然看著太一與羲和殺了過來,而后揮手,就有無窮純陽氣浩瀚一擊,石破天驚,虛空都炸碎了,有混沌氣傾瀉而出,如攜山海而行,就這般輕描淡寫間,有莫可名狀的偉力迸濺而出,像是可以摧毀一切。

  太一與羲和如直面青穹,感覺到一種不可力敵的極端恐怖的力量,噴涌出來。

  “嗡!”混沌鐘上,滔滔大光迸濺,這是太一在動用全部神力,一顆金仙道果原本圓潤通透,自得圓滿,這一刻也干癟下來,無盡神力抽取出來,只為了徹底激發混沌鐘。

  與此同時,羲和同樣動用全部神力,激發那月桂樹的力量,月桂樹上無數葉片就這般凋零,化作無窮太陰之氣,浩蕩流轉,而后那月桂樹猛地一震,就此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羲和臉色大變,真說起來,那月桂樹跟羲和之間雖有淵源,但卻容不得羲和這般肆無忌憚的抽取太陰之氣,這樣做,對月桂樹有著很大損傷,若羲和成為太陰之主,那也就罷了。

  而現在,羲和有種感覺,與那月桂樹之間本應該存在的淵源,徹底斷了。

  “該死!”

  羲和眸子中淌落兇光,眼下這般處境,真是尷尬,若非逆亂古今歲月,來到這天地初開之時,要付出的代價太過慘重,不然攜帶先天靈寶過來,那要對付東王公就簡單許多了,只是事情自然不會做到這般盡善盡美。

  “咔嚓!”

  滔滔神光激蕩,轟然打出,而后混沌鐘都被打飛,太一整個人化出金烏本相,騰空一躍,如一團神焰,差點崩散開來,模樣凄慘,鳥毛都掉了好多根,血水淌落。

  只是金烏暴走,神焰焚燒虛空,一枚道果散發青光,絲絲縷縷淌下,使得那一身傷勢很快就恢復過來。

  金烏化光,將被打飛出去的混沌鐘銜在口中,這自然不是混沌鐘不強,但奈何東王公隱約間超出金仙層次,半只腳踏入到太乙之境,這一步踏出,似乎有著驚天蛻變。

  混沌鐘若真能完全復蘇,將所有力量都宣泄開來,那這自然不算什么,但卻是做不到啊。

  嚴格來說,任何一件先天靈寶都相當于一尊大羅,而以金仙層次的力量掌控先天靈寶,自然有著諸多不足,根本談不上完全掌控,就更不要說混沌鐘這樣的先天至寶了。

  “轟!”

  無窮神光滔滔,化作長河激蕩,偉力流轉,噴涌而出,似是將四方虛空都炸碎開來。

  東王公腳下連踏三步,化光似電,向著羲和殺去,雖說太一跟東王公道路相沖,必然無絲毫緩和余地,但對東王公而言,顯然羲和具有更大威脅。

  這羲和,絕不能讓其活著,逆亂古今歲月,這等人物,一旦讓其適應下來,那此后東王公必然受挫嚴重。

  羲和自然明白這其中道理,失去月桂樹,眼下的羲和就是空有更加高深的境界,卻只有金仙層次的戰力,這不可能是東王公對手。

  “逃!”這番變故,超出羲和的預料,而在羲和看來,或許背后的那一尊至高,都有些失算了。

  “東王公不愧是可以威脅那一尊至高的存在,莫非我逆亂古今歲月,是一場局中局,最終一樣逃不掉東王公的算計?若不是這樣,很難說清,東王公為何會有眼下這一番變化。”

  真以為爆種,是可以隨隨便便就來的嗎?這不可能,古史之中,所謂天地主角關鍵時刻爆種,那不過是背后冥冥中力量影響的結果,歸根結底,還是落在力量的層次上。

  任何看似意外的變化,必定有著更多深意,這是不能小覷的。

  羲和身上太陰之氣浩浩蕩蕩,而后一條時間長河,就這般浮現出來,水光激蕩,羲和整個人化光,像是要徹底遁入時間長河中,一枚金仙道果,就這般在時間長河中定下錨點,羲和駕馭風浪,想要就此跳脫出去。

  時間長河無處不在,并不只是時間大道的一種體現,與這洪荒緊密相連,羲和這是要借助時間長河的力量,從眼下困境中逃離。

  東王公自然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扶桑樹搖曳萬千葉片,扎根時間長河中,那無數枝椏深入河道中,浩瀚無盡的流水就這般吸納進來,羲和四周水面都似低了小小一層。

  “東王公你實力的確了得,但要留下我,怎么可能?不過你也只是垂死掙扎而已,你只是孤家寡人,就算你能將望舒救回來,又能如何?望舒大羅獻祭,隱患頗多,我依舊是這太陰星主,天然與你命數相克。”

  “正因為相克,所以你一定要死啊。”

  東王公眸子中迸射寒芒,殺機流轉,渾身神力激蕩,一種太乙層次的力量,被東王公強行激發開來。

  “我不是你的對手,但要逃,你又能如何?”

  羲和嗤笑一聲,身若流光,扶搖直上,四周無垠虛空宛若化出千萬道光門,光門洞開,連通向無盡遙遠不可知之地。

  就在這時,一道混沌光垂落,卻見混沌鐘悍然砸下,定住四方虛空,羲和臉色微變,滿是錯愕。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义乌期货配资 幸运彩票app腾讯三分彩 江苏十一选五任二遗 广西快3怎么买才能赢钱 理财平台前十 股票融资最高几倍杠杆 怎样下载吉林彩票11选五 赌博高手的心态 000100股票行 1分快3是官方开奖吗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陕西11选五形态统计百宝彩 2019股票开市时间 湖北11选5任选三遗漏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