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20章太一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有先天靈寶,你的實力,的確會拔高很多,但眼下來,你只有金仙修為,就算再拔高,只要不能突破到太乙之境,這一切就都是枉然。”

  羲和神情淡淡,而后輕聲說道:“這里是星空,你我交戰余波,如此廣大,不知背后會引得多少有心人的關注。”

  “就算有人關注,又怎敢輕易涉足你我的戰斗中?你就認定那些暗中之人一定會站在你一邊嗎?羲和道友,何必如此得意?說不定有人要漁翁得利,到頭來你我都竹籃打水一場空呢?”

  “其它諸多星神,的確說不準。”

  羲和嘆了口氣,才是說道:“但太陽星上那兩位存在呢?你命中之敵,可以說,是東王公道友你道途之上的競爭對手,冥冥中命運示警,你們的道路,彼此對立,根本不可能有半點妥協的余地,無量量紀元,無論這天地如何輪回,你們可都是敵對的,東王公道友,你還是夭折在此地吧,如此一來,不知能讓多少人安心,不然豈不是讓人食不能寐,東王公道友你罪孽深重了。”

  東王公被羲和這話,氣的笑了,盡管知道羲和這般妄言,實則是在拖延時間,東王公依舊沒想著從這里逃走。

  最主要的是,東王公此時是深入太陰星的,要逃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到萬不得已,東王公不想這樣做。

  東王公不會忘了自己過來的目的,是要為望舒爭取一線生機,若就此離開,東王公有種感覺,望舒在這一盤皇紀中,再也不可能見到了,這不是東王公所樂見的,更不必說,有時候大勢的形成,就是萬千小勢不斷累積,乃至生出質變,而眼下就站在命運的岔路上。

  任何一種選擇,都像是往池塘中丟入一塊石子,剛開始只是蕩起一點漣漪,看著很不顯眼,但隨著漣漪不斷擴散,最終形成風浪,大勢形成,必定會以不可阻擋的浩瀚偉力,徹底碾壓面前所有阻礙。

  “他們此時敢離開太陽星嗎?”

  羲和知道一些隱秘,東王公并不意外,“真說起來,那太陽星上兩只金烏,跟羲和道友似乎淵源不淺。”

  羲和聽到這話,神情淡淡,“東王公道友居然還知道這些?化作先天神圣后,你們占據天大優勢,但也要付出代價,后世之中諸多事跡,你不應該清楚才對。”

  “不過也沒什么,盤古開天,葬下古今所有紀元,那古老紀元中,也曾有著輝煌的過去,你得知一點只言片語,并不稀奇。”

  “但這其中,真真假假,就說不清了,我跟太陽星上那兩只金烏的確有些淵源,但可不是東王公道友想象的那樣。”

  羲和此時想要打敗東王公,還真不容易,如此一來,倒是樂得跟東王公胡扯一些隱秘,拖延時間,等到太陽星上那兩只金烏到來,到時候就算東王公掌握一件先天靈寶,又有何用?

  先天靈寶本質雖高,但也要看掌握的人本身實力如何了。

  東王公知道羲和的想法,但又能如何?就這樣離開嗎?東王公是心有不甘的。

  至于東王公在這之前,以自身的實力將羲和打敗,這就是說笑了,哪怕東王公掌握景陽鐘,都是做不到的。

  這太陰星是羲和的主場,在這地方,東王公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轟!”

  就在這時,一陣神光搖曳,如推動日月橫行,有滔滔火光迸濺,燒塌虛空,那是極為璀璨的浩瀚偉力,像是可以崩毀一切。

  “太一!”

  只見一雄姿偉岸的青年男子,渾身沐浴金燦燦大光,宛若有無窮神焰淌落,行走之中,無邊紫炁蒸騰,演化大千萬象,如有三千大界浮沉。

  那與東王公所踐行的道,似乎同源,本質如一,故而兩者之間,乍一碰面,就有一種敵意在心中暗藏。

  這不以人為意志為轉移,大道相背,必定要有一方徹底沉淪才行,當然,這不是說純陽大道無法支撐兩位大羅級別的存在,畢竟世間萬象劃陰陽,這所謂純陽囊括萬象,只要道路不是徹底的一致,那就無妨,自舊路之上,披荊斬棘,開辟一條支路,并非不可行。

  但路就窄了,譬如純陽大道,延伸開來,有光之道,甚至電芒流轉,又孕育化雷,有雷霆轟鳴,雷道在演化,嚴格來說,道與道之間,都有關聯,但那種涉及天地本源的大道,卻不可能多人共掌,總有區別,這占據大道根源與另辟蹊徑,自開一條小徑,自然有著天壤之別。

  眼下來,太一與東王公之間的敵意就源于此,純陽大道在前,而這之后,延伸而來的光之道等,又怎比得上純陽大道前途廣闊?故而一定要有高低,而且會相互影響,這種情況下,也就注定兩者必然為敵,個人的矛盾,還有化解的可能,而大道的沖突,就必定是一生之敵,至死方休。

  太一眸子中有湛湛精芒流淌開來,如星河生滅,有深深的大道至理,絲絲縷縷流轉。

  “轟!”太一不與東王公過多言語,直接拎起混沌鐘,就這般砸了過去,任你偉力滔滔,我自以力破法,以先天至寶之威,看世間誰人能擋?

  東王公勃然色變,那混沌鐘砸來,就如有一方混沌汪洋,傾瀉而下,此時遙遙望去,太一周身神光迸起,無窮光熱,浩浩蕩蕩,充塞而下,化作劇烈氣流,崩散開來,蕩向無邊虛空,將無數隕石都打成飛灰。

  那還只是太一身上神力的一點余波,更多的神力,還是激發著混沌鐘,使得混沌鐘在虛空中轉動,好似定住了一方天地,有混沌的光芒,映照無邊虛空。

  東王公心中微沉,“先天至寶的威力,超出了想象!”

  原本在東王公想來,就算混沌鐘威力了得,但太一自身修為境界,同樣處于金仙層次,這對自己應該不會造成碾壓性的結果才對。

  “是因為混沌鐘的特殊性嗎?”

  東王公自然知道混沌鐘,這是極為可怕的先天至寶,傳聞中盤古開天神斧的一部分所化,這是真是假,東王公不清楚,但若是真的,那說明混沌鐘曾飲至高神圣的血,生出不可思議的變化,這也是正常之事。

  一株扶桑樹,萬千葉片,如一顆顆大星輪轉,抵擋在前,有浩瀚金光氤氳而起,使得東王公宛若立身一方神土中,與此同時,景陽鐘升起,而后化作金光一道,與那混沌鐘碰撞在一起。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每日短线股票推荐 宁夏11选5专家推荐号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同尾走势 江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 湖北快3开奖结果l 香港王中王精选中特网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杀号 上海快三跨度开奖结果 艾德配资 河北11选5体彩一定牛 福建31选7兑奖表 pk10精准计划软件 快乐双彩预测 股票策略平台 今日大盘行情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