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12章可我還想搶她男人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王公感覺自己在霧里看花,有些東西,隱約間似乎可見,卻又半遮半掩,根本看不分明。

  “東皇太一!”

  東王公神情莫名,隨后悠然看向四周,“不曾想,還能得見這樣的驚天隱秘!”

  “不過,未來無定,變幻萬千,那也只是未來的一種可能罷了。”

  這一座銅殿,再次恢復平靜,落針可聞,而唯有一條大河,無盡湍急的水浪,奔涌不休。

  “這些尸體,又來自誰?來自那與我跨越無量紀元傳音的女子嗎?”

  “那女子抵擋劫光之時,有太陰之氣浩蕩,這扶桑樹本能不安,想來或因于此?大道本源相克,若太陰之氣橫流,自是可以對扶桑樹產生道傷。”

  “太陰大道?那會是誰?”

  東王公眸子中露出一絲精芒,“會是祂嗎?西王母?”

  “不,這也未必,太陰大道,并非僅有西王母擅長,而且我所知道的那些信息,半真半假,未必可信,卻是不能當真的。”

  “大羅獻祭,恐怕后果十分嚴重,要挽回一切,必須盤古出手才行嗎?”

  東王公心中微動,沒有在這上面多想,此時多想無益,這自然不是說,東王公對此就不上心了,畢竟涉及自身死劫,有可能此后大運崩滅,一路蹉跎,怎可能不在意?只是就算在意,也是無用罷了,眼下這種修為境界,無法改變什么。

  “這里諸多尸體,淌向何處?”

  東王公繼續隨著那諸多尸體一起向著大河下游飛去,大河水浪翻騰,激蕩不休,無邊濁色,映照水花昏黃,帶著一種幽冥氣機,而后轟然墜落,來到一處巨大深淵前。

  水浪砸入深淵中,東王公一眼望去,深淵漆黑如墨,下面根本望不到什么,如一只饕餮巨獸,張開巨口,鯨吞萬物。

  而那諸多尸體,同樣隨著水浪,墜入深淵中,天地一時沉寂,就見深淵之中,偶有光華閃動,不斷洶涌,沖出的神光粒子,晶瑩剔透,爍爍生輝。

  “不知現在能否從這銅殿中離開?”

  東王公心生退意,背后的真相,固然讓人好奇,卻不值得為此冒著巨大兇險,最主要的是,從那深淵之中,東王公感覺到強烈的不安,這超出東王公眼下實力所能承受的范疇。

  扶桑樹上,金燦燦神光,化出萬千星辰,扶搖直上,悍然一擊,隨后如焰火一般,急速綻放開來,這整座銅殿,劇烈顫動一下,可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終究不行!”

  東王公并未失望,這種情況,在東王公的預料之中,本就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可惜了,沒有奇跡出現。

  深淵浩大、廣袤,黑光幽幽,突兀之中,卻是開始生出變化。

  “那是什么?”

  只見漆黑如墨的最深處,竟有晶瑩大光,若閃電一般,撕裂無窮昏暗,往上浮起,那速度飛快,浪潮滾滾,一座冰宮浮浮沉沉。

  那一座冰宮,通體剔透,渾身透明,四周有磅礴的靈氣,散溢出來,狀若宮殿,實則并不寬大,僅有一間房屋大小。

  “里面有人!”

  東王公心中一驚,望見冰宮之中,躺著一人,那女子臉上遮有面紗,看不分明,卻冰肌玉骨,烏黑秀發披肩,那是一位絕代麗人。

  那女子看著像是沉睡,不似一具冰冷的尸體,但東王公從那女子身上,不曾感覺到生機流轉,而那女子一旁,則有一口祭壇。

  “祭壇幾乎徹底坍塌了,不知荒廢了多少歲月!”

  “天地開辟未久,這里究竟是來自古老紀元,天地未曾開辟之前?還是無盡紀元之后?”

  那祭壇上,鐫刻滿歲月的斑駁氣機,看著像是要徹底腐爛了,祭壇通體泛紅,像是被血水浸染了一樣,這時有絲絲縷縷黑光冒了出來,很是不祥。

  黑光滾作一團,化作霧氣一般,就見得從中有猩紅色的血水淌落,血光泛起,如煙一般飄蕩、盤旋,恍若有了生命一樣,就在這時,那躺在冰宮中的女子,陡然張目。

  東王公嚇得跳了起來,像是見鬼了一樣。

  “怎么可能?居然還活著?”

  東王公勉強讓自己平靜下來,隨后謹慎的望著那女子。

  “呂大哥,一定是被我嚇一跳吧?”

  有俏皮的話語傳來,“我早已死去,大羅獻祭,這一盤皇紀中,不可能出現了。大羅雖不死,卻并非不受拘束,就算是盤古,也只是一尊強大的大羅,有些事情,都無能為力呢。”

  “但我不愿呂大哥忘了我,思來想去,逆亂古今歲月,終究要來見上一面,這樣來,我比太真姐姐認識你更早了。”

  東王公身形微頓,感覺到有些微妙,“原來是你,我們不是剛剛見過嗎?不對,那是時間長河上發生的事情,間隔無量紀元,這兩者間,在時間上并不一致,這女子若不清楚發生的一切,這樣說也就不奇怪了。”

  “逆亂古今歲月,你又如何能做到?大羅獻祭,我親眼見你化作劫灰。”

  “不對,你并非活著,不然瞞不過我,原來早已死去,只是一點執念化生,并非生靈,故而可以在時間長河中橫渡,來到這開天辟地之前。”

  “此時,你也并非真的見到我,只是被我這純陽氣所激發,故而激活了某種機制。”

  東王公心中有些沉重,雖說背后的因果,東王公不甚明了,但一位女子,愿意為此獻祭自我,無量量劫不出,這隱含的份量,卻是讓東王公倍感沉重。

  “怎會如此?我一心求道,當不會欠下這等情債才對。”

  這的確是東王公的真實想法,來到這洪荒之中,逐道而行,那永恒無上的大道,才值得東王公孜孜以求,至于凡人情愛,不過幻夢一場,根本不算什么,但除此之外,東王公實在想不通,為何會有人愿意為自己做到這種地步。

  “對了,我若身死,幾度輪回,大道無望,前路斷絕,或許心性就大不一樣了,這般來看,欠下情債,倒是有可能的。”

  “呂大哥,是指呂洞賓嗎?”

  東王公眸光微斂,心中沉吟,“我還會混到這種地步?從與三清比肩的先天神圣,淪落至此?若真如此,我豈非太過蠢笨了些?爛泥扶不上墻,依舊走上宿命?”

  說實話,東王公心中是將信將疑的。

  “有些隱秘,我所知不多,我僅僅一縷執念而已,若真知道諸多隱秘,想要在這里與呂大哥相見,也不可能了。”

  “我本人間弱女子,追逐呂大哥的路,可惜,我太過愚鈍,身死道滅,化作幽冥一小鬼,后得太真姐姐的太陰之氣洗煉,自悟太陰煉形訣,太陰煉形,向死而生,但與呂大哥還有太真姐姐相比,還是差太多了。”

  “我虧欠太真姐姐太多,若非太真姐姐相助,我是不可能證道大羅的,可我還想搶她男人。”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福建快三app在哪下载 辽宁快乐12最大遗漏 12255期排列3中奖号码 股票配资合作 web股票行情接口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预测 投哪网配资 澳洲act快乐8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原理百度百科 新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陕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平码平肖综合资料大全 佳人配资 四不像必中一肖 正版 连云港股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