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道起蓬萊 > 第10章歲月中落子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東海之上,倏忽之間,霧氣迷蒙,水花翻濺,東王公踏浪而行,快速離去。

  血腥氣彌漫,多半會引來一些怪物的覬覦,東王公不想招惹麻煩。

  “怎么回事?這霧氣不散,突兀中出現,實在太過詭異了些。”

  東王公突然停了下來,心中感到一陣不安,霧氣蒸騰,濃郁的化不開,四周上下,白茫茫一片。

  水澤點點,有雷光浮動,巨鱷從水中跳出,巨口張開,帶著森冷殺機。

  “不自量力!”

  東王公冷哼一聲,一朵金蓮綻開,金光氤氳,流淌而出,而后金蓮飛起,先一步撲向那巨鱷,巨鱷渾身鱗甲锃亮,閃爍冰冷的寒芒,宛若刀鋒一樣,這時卻應聲折斷,化作一塊塊碎片,血肉模糊,其上有血水淌落。

  金蓮扎根血肉中,頃刻之間,那巨鱷化作一撮飛灰,四散開來。

  “奇怪,這些精怪,都失了智不成?就算靈智全無,本能猶在,怎敢對我出手?”

  這不是東王公輕狂,而是事實如此,那巨鱷實力的確不凡,但不入金仙之境,對東王公而言,就只是螻蟻一樣的存在,彼此實力差距大,對東王公出手,完全是找死的行徑。

  “這巨鱷不是異變的來源!”

  東王公眸光微轉,望著眼前無邊霧氣,霧氣如潮,洶洶涌涌。

  “不能留下,這里或許會有兇險。”

  不是東王公太慫,而是此地血腥氣彌漫,本來就會吸引兇獸,若兇獸數量不多,那東王公倒是不需要太過擔心,若數量多了,蟻多咬死象,更不要說,兇獸本來就不好對付,并非螻蟻,不能無視。

  東王公身上,無窮金光浩蕩,有純陽氣流淌開來,金仙修為肆意宣泄,一條時間長河浮出。

  時間長河之中,水花翻濺,一枚道果,在無邊水浪中浮沉,那是金仙道果,化作錨點,在時間長河中打下道標,時間長河極為特殊,介于虛實之間,這也意味著若借助時間長河的力量,在洪荒之中橫行,那速度必然很快。

  那相當于在時間的尺度上行走,化千百年為咫尺,這效率就很高了,哪怕道行不曾有很大突破,借此卻能做到之前千百倍努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東王公身形化光似電,就要從這一方天地中消失,徹底遁入時間長河中,卻見無邊海水滾沸,宛若火燒,海水半邊呈現火紅,半邊陰沉如暗冰,陰陽輪轉,如冰火兩重天,而后那交界處,猛然有幽森的眸睜開了。

  東王公感覺到一種吸力傳來,身形一頓,就此停下,而后望了過去,這一下,就連呼吸都差點忘了。

  東王公頭皮發麻,只見無邊海水之中,一具具堆積的尸體,射出冰冷的光芒。

  最關鍵的是,那些尸體身上,都有強大的氣機流轉,宛若有無窮大界在浮沉,滔滔偉力流淌,像是可以橫推三千界,攜帶一種無堅不摧的鋒芒,向著東王公殺來。

  東王公身上,金光浮出,而后一株扶桑樹,搖曳萬千枝葉,金色的葉片,如一顆顆大星運轉,舒展之間,就有充沛的神力,流轉開來。

  “哧!”

  滔滔神光,與那諸多尸體對戰在一起,東王公騰飛而起,像是要打開一種神秘通道,就此離開,卻見青絲萬丈,自那諸多尸體上沖出,纏住東王公的腳踝,東王公用力一震,諸多青絲斷下,又有諸多青絲連綿而起,直接將東王公拖入海中。

  “噗!”

  東王公猝不及防下墜入海中,心中惱恨得緊,吐出一口海水,整個人顯得萬分狼狽。

  “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東王公心中微沉,所謂臉面問題,無關緊要,倒是這其中蘊藏的巨大兇險,才值得東王公在意。

  金蓮綻開,扶桑樹微搖,像是在這海水之中,升起一方神土。

  神土璀璨,無邊金光,氤氳流淌,東王公宛若化作一輪大日,火光洶洶,纏繞在周身的所有青絲,都化作土灰,崩散開來,東王公直接沖出海面。

  “轟!”

  無邊海水,震動不休,而后一具具尸體嘩啦一聲破水而出。

  到得這時,東王公才看清那諸多尸體的模樣,那是面目清秀的女子,宛若睡蓮,攜有一種仙氣,超脫凡俗之上。

  哪怕死去,那冰冷的尸身,卻似酣然入夢,而東王公的到來,恍若是闖入進來的不速之客。

  東王公死死盯著那諸多尸體,雙眸中精芒流轉,帶著一種震驚之色。

  那諸多尸體,所有面容,居然是一樣的。

  那就像是同一個人!

  不,或者說,那就是同一個人,以東王公的眼力,怎可能分辨不出那諸多尸體是作偽,還是具有相同的氣機,相同的根源?

  外在的皮囊,只是表象,最深層次的根源,都是一樣的,這才是最為恐怖之處。

  “同一人,這會是誰?”

  就見得諸多尸體張目,那冰冷的目光,如寒冰一般,使得這四周如墜入一片幽冥之地。

  “咕嚕咕嚕!”

  海面之上,無窮血水,冒著猩紅色氣泡,都澆灌到那諸多尸體中,這樣來,那諸多尸體看起來,愈發紅潤,不似死物,宛若通靈。

  東王公心生遲疑,猜測這背后有著驚天隱秘,這洪荒水深,古往今來,無窮紀元,萬千神圣,歲月中落子,不知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就會觸動禁忌,招惹不祥,東王公自然十分忌諱。

  在這之前,東王公又怎會想到,一滴金仙層次的血,居然會惹來滔天風波?與一尊至高天帝有關,為天帝設局,使得那一滴血在歲月中輪回,而東王公一頭扎進去,若非盤古出手,怕是尸骨都要涼了,不,應該是自己的一切,都被人替換,自有人代替東王公活著,而唯獨沒有東王公自己什么事了。

  “金仙層次的修為,還是太低,很多事情,無法參與,若我為大羅,那就可以在這世間從容落子了。”

  “或許正確的辦法,是不斷苦修,隨時間推移,吾等先天神圣自然可以一點點推進修為,只是這非我所愿!”

  “那不知要窮盡多少歲月,方能有所成就。”

  “不過話雖如此,不代表有些事情,明知不可為還非要為之,這一具具尸體的背后,隱秘很深,有天大兇險,不是我應該參與的,就算劫與運相連,這其中或許有機緣,但還是避而不見為好。”

  一株扶桑樹搖動萬千葉片,打出一片神光,化出一條通道來,而后東王公向外飛去,只是那諸多尸體,原本在不斷吞噬海面上混合的血水,這時卻四散分開,尸身為節點,結成一座大陣。

  大陣搖青光,無邊月色垂落,化作囚籠,東王公想要快速離開,根本不可行。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上证股票指数 山东11选5一定牛 河北福彩快三技巧 最有人气的股评专家 云南11选5前3走势图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浙江20选5开奖视频 今期正版四不像生肖图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纯旭配资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 小米股票代码 广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E策略配资 深圳风采201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