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都市少帥 > 第145章:婚禮之前(06)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選好婚戒,又挑了一款六千出頭的婚紗,就算完成今天的任務。

  岳綺看看時間,提議眾人一起吃頓飯,順便聊聊婚禮當天的細節。

  一行六人找了個中間檔次的餐廳,等上菜期間,岳綺帶著炫耀的意思打開話匣子:“親家母,我們老張家可就亮亮這么一個獨苗,所以結婚那天的婚宴,我們一家子可是相當重視。”

  “老張請了好多他生意上的伙伴,那可都是身價億萬的富商。”

  “就連咱們蜀郡的官員,我們也請了好幾位。”

  她看向于鳳至接著道:“至于證婚人那邊,隔壁朔州的王振王知府跟我們家里沾點關系,已經答應婚宴當天過來做我家亮亮的證婚人。”

  “親家母,不知道你們這邊,有沒有找到合適的證婚人?”

  帝國有個習俗。

  婚宴當天,男女雙方都要有各自的證婚人到場。

  證婚人通常要德行上佳、名氣大、身份高。

  而男女雙方的證婚人,一般要處在一個層次上為好。

  否則男女雙方相隔太差,不但面子上不好看,還會被人說成失利。

  “我們”于鳳至臉色有些難看。

  若是兩年前的陸家,別說小小的知府便是刺史、提督、總督這樣的封疆大吏都能請來。

  可現在陸浮生身死,陸家早已衰敗。

  俚語說,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這話還真是不假,現在的陸家,還真找不到能跟朔州知府相提并論的人物。

  于鳳至請的證婚人是蒼龍鎮的老鎮長,在本地也算德高望重。

  但是跟朔州知府相比,無疑差的太遠。

  她臉色頗為尷尬。

  張亮打圓場道:“媽,你這不是在為難于阿姨一家么,于阿姨家里現在是什么情況,你又不是不清楚”岳綺白他一眼,又看向于鳳至,接著道:“親家母,這個真不是想為難你們,只是我們這請柬已經發出去了,王知府都點了頭,總不能現在再給王知府去個點話,說不用他當證婚人了吧?”

  “堂堂府尊,我們張家也絕不敢得罪親家母,就不能想想辦法?”

  “這”于鳳至臉色愈發尷尬。

  從頭至尾就沒說過話的陸霄,淡淡道:“義母,給蟬兒找征婚人的事兒,就交給我吧。”

  “霄兒,有把握么?”

  于鳳至急忙問道。

  她倒是知道陸霄有很多錢。

  但張家請來的王知府可是帝國的從五品官,朔州知府。

  帝國各行各業都有個共識。

  就是再有錢的商人,也不配跟官爺做比較。

  陳思楠不屑開口:“陸霄,這種事兒還是不要亂打保票的好!”

  “如果你請不到人,得罪了那位知府大人,誰承擔的起?”

  之前見陸霄開了一輛加長林肯過來,是真把陳思楠嚇了一跳。

  現在認定陸霄就是個吃女人軟飯的小白臉后,陳思楠又有了早先的優越感。

  陸霄看她一眼,點了下頭道:“應該沒問題。”

  他在蜀郡認識的人沒幾個,說不得過兩天還得把饅頭兄抓過來充個壯丁。

  好在饅頭兄身份不凡。

  這饅頭不是普通的發面饅頭,而是與國同歲、手握數十萬精兵強將的帝國親王、西境之主。

  想來還是有資格來做他妹妹證婚人的。

  岳綺大聲嗤笑:“陸霄,說這種大話也不怕笑掉大牙?”

  “王知府可是紅頂加身的官員,你去哪兒請這樣的官員?”

  “別以為你開輛加長林肯過來就真把自己當個人物!”

  “你那輛車的來歷,當我們猜不出來?

  居然還恬不知恥的拿出來炫耀,就不嫌丟人么。”

  陳思楠和趙純平聽著過癮,忍不住發笑。

  張亮也面帶冷笑,跟他老媽遞眼色道:“媽,既然大舅哥有辦法,就把這件事兒交給他好了、左右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岳綺自然心領神會。

  王知府那邊自己已經下了請柬,沒可能再退回來。

  既然陸霄這小子攬下這差事,那到婚宴當天,他請不來什么大人物,惹王知府不快。

  他們張家正好可以把責任全推給陸霄。

  那樣,王知府便是要發火,也是沖他發,便是收拾陸霄一頓,跟張家也沒半毛錢關系。

  誰讓陸霄那小子,沒事兒還他媽喜歡裝犢子。

  既然都沒了意見,這件事也就定了下來。

  岳綺接著道:“親家母,結婚那天,我們家老張可是請了不少場面人,你們也得多請點體面人,盡量把婚禮當天的排場撐起來,不能丟了我們亮亮的面子。”

  “我”于鳳至臉上又是尷尬。

  今非昔比,現在的陸家哪兒還有什么場面?

  她瞥了一眼岳綺,心里難免埋怨。

  兩家也都是一個鎮子出來的,岳綺怎么可能不知道現在的陸家境況,怎么老是提這種為難她的要求?

  陸霄握住她有些冰涼的手掌,低聲安慰道:“義母,這事也交給我吧,兒子肯定辦的漂漂亮亮。”

  古有云:長兄如父。

  既然義父已經身死,那他這個做哥哥的,要替妹妹做的事情自然更多。

  張家想要排場。

  便給他們排場。

  岳綺、張亮、陳思楠、趙純平等人哪里肯信。

  全都以為陸霄是在吹牛逼,眼中寫滿不屑。

  這些人的可笑嘴臉,陸霄全都看在眼里,卻沒有發作。

  不是不能,而是不屑。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

  事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

  一行人用過午飯,各自離開。

  陸霄開車送于鳳至和陸蟬兒回家。

  一路上陸蟬兒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顯而易見的是對陸霄剛剛所說十分不滿。

  她同樣認為,陸霄之前說替他找證婚人的話,是在胡吹大氣。

  如果婚禮當天陸霄沒把這件事辦好、那她這個新娘子,也不知道會有多丟人。

  再加上這輛加長林肯的來歷。

  現在的陸蟬兒對陸霄,除了失望便沒有任何評價。

  哪有跟他說話的興致。

  陸霄當然不想自找無趣。

  詭異的沉默中,母子三人已經走到家門口。

  進入房間。

  于鳳至便開口吩咐:“蟬兒,給你哥泡點茶過來。”

  陸蟬兒卻直接回了一句:“媽,我不舒服,你讓他自己弄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便嘭的一聲關上房門。

  “你!”

  于鳳至愣了兩秒,就要發火。

  陸霄伸手攔了一下,淡聲勸道:“義母,算了吧。”

  他看看陸蟬兒的房門,壓低聲音道:“義母,你覺得張家怎么樣?”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p62基本一走势图带连线图 极速赛车走势技巧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下载 下载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安徽11选5前三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实时预测 在线配资平台 北京pc蛋蛋28计划公式 腾讯分分彩无损刷流水 幸运28预测99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吉林快3交流群 股票推荐 hexun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广东 江西快3走势图江西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