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啊 > 第九十三章? ?委屈的黑狐貍

第九十三章? ?委屈的黑狐貍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叫喚啥,等下你的身體也會沒了的。”柳金看向蝗神,沒好氣的呵斥。

  蝗神:“”

  “你真的要吃我,你居然真的要吃我!”蝗神慌了。

  柳金聞言卻笑了:“你這話挺有意思,你都能吃莊稼,我怎么就不能吃你了?”

  “我是蟲啊,我不吃莊稼吃啥?我不吃會餓死的。”

  “那我不吃你,我也會餓死的。”

  “你可以吃別的,人類有那么多能吃的東西,為什么要吃我?”

  “別的東西,也這么想。”

  蝗神:“”

  “主人,油開了。”這時候,大青開口,一臉期待。

  “那行,先下鍋吧,早死早超生,下輩子當個石頭吧,這樣就沒人吃你了。”柳金微笑看向蝗神。

  “等等。”蝗神急忙開口。

  “怎么?還有遺言?”柳金看著它。

  “我覺得,我可以買命,大佬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肯定給。”蝗神弱弱的看向柳金,滿是期待的樣子。

  柳金搖頭:“老蝗啊,不是我說你,你看你現在,一條腿都沒了,就算我放了你,你能怎么活?以后走路靠鼓涌?”

  “我還有翅膀,我能飛。”蝗神急忙辯解。

  柳金恍然,然后抓住蝗蟲的翅膀,猛然撕了下來,丟在了油鍋內,頓時滋啦聲一片。

  “現在沒了。”

  蝗神:???

  “你怎么可以這樣,你怎么可以”蝗神絕望的看著柳金。

  柳金道:“別廢話了,下鍋。”

  就在這時,突然遠處有兩道身影飛奔而來。

  柳金一頓,看過去。

  頃刻間,身影到了近前,露出原貌,正是虛靈,旗袍女。

  這倆速度還挺快,這百多里呢,這就一個來回了?

  虛靈還好說,虛幻無間,速度肯定快。

  這海大胖,看來還有很多小秘密去挖掘呢。

  這時候,虛靈手里提著一只黑狐貍,軟趴趴的樣子。

  “主人,這狐仙帶來了。”虛靈把狐貍丟在地上,正色開口。

  黑狐貍委屈的都要哭了:“我不是狐仙,我真的不是。”

  柳金笑道:“是不是,等下下鍋就知道了。”

  說完,柳金提著蝗神走到油鍋前。

  “等等。”蝗神再次大叫。

  柳金皺眉:“你怎么屁話這么多?”

  蝗神絕望的道:“如果大佬你真的要吃,能不能先給我一刀。”

  “你想來個痛快?”

  “嗯吶。”

  “別鬧了,給你一刀還能新鮮嗎?忍耐點,很快就過去了。”柳金咧嘴一笑,直接把蝗神扔入了油鍋內。

  “我日你大爺。”蝗神頓時絕望的怒罵一聲,然后身體就落在了油鍋內。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淡黃色的虛影從蝗神身上飛出。

  “小樣,就等你呢。”柳金咧嘴笑,不慌不忙的伸手一抓,那虛影還沒來得及飛走,就被柳金一把抓住,瞬間捏爆。

  “叮:撩撥成功,神性7。”

  系統提示音頓時出現。

  柳金心中那叫一個美。

  七點神性啊,這一下子又有了十點。

  而且這接受香火祭拜的就是不一樣,比那個邪佛多了一倍。

  這么想著,柳金又看向了黑狐貍,眼神亮的讓黑狐貍感覺自己都被閃了一下。

  咕嘟!

  黑狐貍驚恐的喉嚨鼓動了一下。

  太可怕了。

  那蝗神它也認識的,都在一個山里混飯吃,不熟悉也打過照面。

  現在親眼看到它被油炸,黑狐貍有種蝗死狐悲的感覺。

  “大哥,我真不是狐仙,我就是一野狐,無家可歸的那種。”黑狐貍顫顫巍巍的再次辯解,語氣中的絕望,都快變成怨念了。

  柳金微笑:“我知道,你不是狐貍,其實你是黃鼠狼。”

  黑狐貍:“”

  “你要我怎么說,你才相信,我真的好冤枉啊,我今天第一天代班,我不是你們要找的那個啊。”黑狐貍眼中噙滿了淚水。

  柳金看向虛靈:“那廟里還有別的狐貍嗎?”

  “沒有了,就它一個,見面的時候,還自稱本大仙。”虛靈回答。

  黑狐貍:“”

  “你還有什么話說?”柳金看向黑狐貍。

  黑狐貍癱在地上。

  當時,為啥嘴賤?

  “好了,別害怕,其實我也認識一只狐貍的,雖然你不干人事,但好歹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決定給你一個機會。”柳金認真說到。

  “什么機會?”黑狐貍一下子精神了,期待的看著柳金。

  柳金咧嘴一笑:“拿出你凝聚的香火之力,再發誓永居山中,再不踏足人煙之處,我可以放你生路。”

  “香火之力?我沒有啊。”黑狐貍傻眼了。

  柳金拉下臉:“那就沒得談了。”

  “大佬,我是真沒有,我說了,我第一天代班,那個騷狐貍就在一個小時前找到我,說有急事出門,然后許諾把半個月的香火之力給我六成,我這才答應的,誰知道就遇到了這倆位。”黑狐貍再次辯解,很是委屈。

  柳金皺眉。看向虛靈:“你們確定當時沒有別的狐貍了?”

  虛靈道:“確定。”

  “對呀,當時這貨還挺囂張,還說要納我們為妾,要我們伺候它,我呸。”旗袍女也補充了一句,不屑的看著黑狐貍。

  黑狐貍無言以對。

  誰知道你們兩個是變態,打不過,根本打不過。

  “有意思,如果它說的是真的,那這世界上沒有這么巧合的事,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原因,讓原本的狐仙得到了消息,所以提前跑了,還找了個替死鬼。”柳金開口。

  “對對對,那騷狐貍肯定就是想這么干,我冤枉啊,大佬,你要是不相信,我們可以回去,我陪你們等,它說十天半個月的就回來,肯定是想避避風頭,咱們守株待兔,那騷狐貍肯定忍不住想回來,要真沒有,到時候再殺我不遲。”黑狐貍連忙開口。

  “不一定,或許現在就回去了。”柳金露出詭異的微笑,果斷開口。

  黑狐貍一愣。

  不明所以。

  這時候,一陣香氣彌漫,柳金笑道:“嗯,來,大家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咱們再出發,也給那個狡猾的狐貍,一點點觀望的時間。”

  說完,柳金開始動手。

  被油炸的外焦里嫩的蝗神,很快被一群小伙伴分食。

  雖然說沒了大腿,但是這玩意身上肉還不少,而且還挺香,嘎嘣脆。

  黑狐貍都下意識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又感覺不寒而栗。

  這要是找不到騷狐貍,下一個被吃的,就是我了。

  嗚嗚嗚媽媽,我好想媽媽。

  恍惚中,黑狐貍想起了小時候,媽媽時常溫柔的提點它。

  “狗娃子,莫要接近人,因為再狡猾的狐貍,都斗不過人的。”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幸运28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广东好彩1app 内蒙古彩票快3开奖查询 排列五200近期 北京塞车官网开奖结果 双色球下期预测专家最准确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结果 一分快三漏洞教程 河南体彩11远5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豹子号 亿胜金融 海南4+1开奖软件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50期 团伙配资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