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我震驚了全世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在這里,就是不行!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在這里,就是不行!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楚江并沒有出手,而是抬眸看向那道飛來的人影,眉頭略微皺起了兩分。

  虛圣!

  雖然他只是和杜夢寒交手一招,但是已經可以看出他的實力比杜夢寒要強上一些,畢竟杜夢寒才剛跨入虛圣境界。

  杜夢寒或許可以憑借武道技提升自己的戰斗力,但是在這樣的直接靈氣對撞,剛入虛圣的她,自然是要吃虧的。

  杜夢寒也沒有繼續出手,而是退開了兩步,手里的劍雖然指著地面,但是卻處于隨時進入戰斗的狀態,眼中斗志昂揚,沒有絲毫的懼意。

  楚江跨前兩步,伸手握住杜夢寒的手,輕輕捏了捏,笑道:“我來吧。”

  杜夢寒猶豫了一下,渾身肌肉放松,退后了一步。

  她對楚江的戰斗力自然是信任的,這家伙就是個妖孽,永遠都是吊打同境對手,甚至越境打敗對手。

  真不知道這家伙是怎么修行的……

  就這么一點時間,那個人影已經飛到了幾人上空,是一名頭發胡子都是灰白的老者,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勢。

  這老者一出現,金正熙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的神色,開口叫道:“五叔公,這群人來鬧事,還要殺我的男朋友,而且一點都沒把我們金家放在眼里……”

  老者也沒有落下來,就這么漂浮在眾人頭上,目光冷冽的看著楚江等人,眼光尤其著重看了幾眼杜夢寒,眼光有著幾分驚訝。

  他剛才隔的遠,劍氣襲擊杜夢寒,只是為了逼退杜夢寒,可是他卻沒想到杜夢寒竟然選擇了和他硬拼!

  這個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的漂亮女娃娃竟然一劍劈碎了自己釋放的劍氣!

  如此年輕,竟然就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應該也是虛圣吧!

  “你們是誰,為何在我金家鬧事?”

  楚江笑笑:“閣下怎么稱呼?”

  老者冷冷的說道:“金恩俊,這座武道館的館長。”

  楚江仰著頭,微笑道:“金館長,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你還是下來說話吧,你這么漂著,我脖子仰著不舒服。”

  金恩俊冷冷的看了一眼楚江,也沒下來,冷哼道:“這是我金家的地方,沒人叫你們來,這里不歡迎你們,你們走吧!”

  楚江笑笑:“在拿到黃家兄弟性命之前,我們哪里都不會去!”

  金恩俊冷笑道:“你們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覺得有個虛圣實力的,就敢來這里鬧事?那個女娃娃確實不錯,但是她不是我的對手!”

  楚江笑笑:“既然你是館長,那這里的事情顯然你能做主了,那我再問一遍,黃家兄弟買兇殺我,我僥幸不死,今天上門收債,取他們性命,你們金家是要站在他們兄弟這邊,鐵了心要護著他是嗎?”

  金恩俊看著楚江面色平靜,絲毫沒有畏懼的神色,反而有著一種骨子里的強勢,似乎并沒把金家給放在眼里,這讓他在內心里憤怒的同時卻也多了兩分警醒。

  “你們到底是誰?”

  楚江笑笑道:“我們來自聯邦首都星藍城,我叫楚江……”

  金恩俊面色多了兩分凝重:“楚江?最近聽聞聯邦出了一個天才,之前曾經在樓北國寒都城遺址發現了一個秘境入口,他的名字也叫楚江……”

  楚江微笑:“那就是我。”

  金恩俊眉頭略微皺了皺,聯邦天才如何厲害金恩俊其實是不知道的,他之所以知道楚江,是因為秘境,畢竟秘境這事鬧得整個東大陸人人皆知,大家都在討論,他們金家作為青瓦國的豪門,頂級勢力,自然是知道這個消息的。

  “你出來了?那不是一個死秘境?”

  楚江瞟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黃澤,微笑道:“有人倒是希望那是死秘境,希望我一直都出不來,可惜,我終究還是出來了!”

  金正熙看金恩俊和楚江這般對話,似乎看起來五叔公也略微有著兩分顧忌,再談下去,恐怕就不會幫自己了,當下搶先開口道:“五叔公,你們一直都催著我結婚結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喜歡的人,難道你們就要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殺死在我面前嗎,而且這是金家武道館,如果黃澤哥被他們給殺了,那以后金家還抬得起頭嗎?”

  “金家武道館被人強勢上門,強勢殺人,從容而去,被殺的還是我的未來丈夫,這樣的人尚且不能保證安全,那金家武道館的弟子又如何能確保自己的安全,這么一樣,誰還敢來金家武道館,我們金家的顏面何在?”

  金恩俊聽聞楚江身份后,心中卻是猶豫了一下,雖然他不認為楚江能奈何得了自己,但是對于他來說,少一個麻煩是一個麻煩,沒必要豎立強敵,楚江如此年輕便大宗師,那以后呢?

  可是金正熙這話一說,金恩俊原本心中的幾分猶豫又瞬間消失了。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

  金家武道館在青瓦那是響當當的招牌,如果真的被這幾個人沖上門,殺了金正熙的男朋友然后平安而去,那人家會怎么說金家武道館?

  金家人還要不要面子了?

  金恩俊沉下臉落下了地面,站在楚江對面,沉聲說道:“楚江,你也聽到了,這里是金家武道館,如果讓你們光明正大的殺人而去,那我金家以后生意也別做了,要不各退一步,讓黃澤給你擺酒道歉,再做一些賠償,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你看如何?”

  楚江笑笑:“金館長,如果有人想弄死你,而且已經出了手,你只是憑借一些意外因素才大難不死,之后你會接受他的道歉,化干戈為玉帛嗎?”

  金恩俊臉色頓時有著兩分尷尬,他好歹也是個虛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樣的場合下,自然不能說出假話。

  接受道歉?

  化干戈為玉帛?

  誰要是這么害我,等我緩過來了,有能力報仇了,我殺他全家雞犬不留啊!

  楚江這話雖然是詢問的口氣,但是卻不亞于給了金恩俊狠狠一巴掌。

  d,你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來勸我?

  要點臉不?

  金恩俊頓時臉色也沉了下來,聲音一下子變得冷硬起來:“不管你們什么恩怨,他們如果在外面,你們打生打死我也不管,但是這里是金家武道館,如果你有什么行為,我便會視為對我們金家的挑釁!”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证券分析师年薪 玩快3最稳的投注方法 广东11选5任一计划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可靠 天津快乐十分的开奖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统计 七星彩直播视频 北京时时彩下载地址 快中彩玩法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新浪 加拿大28计算公式巧 陕西快乐10分口诀 加盟股票配资公司 彩发发下载v0.1.0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查是否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