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廢婿當道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最安全的牢籠

第七百四十一章 最安全的牢籠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原來在顏晨宇和邱雅觀僵持之際,章山峰之所以一直沒說話,是因為他很清楚,自己被囚禁在牢籠之中,任憑巧舌如簧,也不可能讓處心積慮的邱雅觀放過他們。

  能救大家的唯一辦法,只有自己從那鐵柵欄后面出來。

  于是,他將自己隨身寶刀“熾鳳鳴鴻”交給川鳥芳子護身,自己憑借內力,硬是把那粗粗的鐵柱掰彎了。

  口子不大,但是剛好夠他鉆出來,這樣就算自己出去救人,其他人想要攻進來,也不容易,是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豁口。

  安頓好后路,金燕子也剛好被顏晨宇安排著,來到章山峰面前。

  這正合章山峰的意,把金燕子拖進柵欄里,表面上是被囚禁了,實則是進入了一個保護罩。

  可是,僅僅耽誤了這十幾秒的時間,顏晨宇就一躍跳下山澗。

  章山峰從鐵柵欄后面飛一樣的來到山澗邊上,當他伸出手的時候,卻剛好只抓到了顏晨宇的領口。

  因為一切都太快了,這一抓不是很實落,為了不松手,章山峰后腳沒著地,跟著顏晨宇就躍下山澗。

  世界上最好的情誼不過如此,沒有華麗的詞藻渲染,也跟轟轟烈烈的愛情無關。

  僅僅是兄弟般,那打不散的情誼!

  章山峰躍下山崖的那一刻,顏晨宇不解的看向他的眼睛,卻連搖頭都來不及,這個世界都看不清,卻也能看到兄弟堅定的看著自己笑。

  那笑容像春日的暖陽,沒有一絲死亡前的恐懼和懊悔。

  “行啊,黃泉路上,兄弟作伴,哥們欠你的情,下輩子還!”顏晨宇心中開懷的想。

  這一邊,川鳥芳子堅信,章山峰一定會回來的。

  別人沒有感受過,但是她很清楚,來找金燕子他們的路上,章山峰能背著自己,在樹梢上如履平地。

  雖然山澗陡峭,但比起樹梢,著力點更多更穩。

  “他一定沒有死,他會回來的!”川鳥芳子眼底壓制著淚水,堅定的說道。

  想到這,川鳥芳子輕揮一刀,秀水寨負責拿鑰匙的嘍啰頓時慘叫一聲。

  “嘩啦啦。”一串大大的鑰匙掉到地上的塵土里,頓時飛起一片心機!

  “唉呀媽呀,這娘們下手真狠啊啊!”那個人捂著血淋淋的胳膊咒罵道。

  其他一擁而上的人,眼見鑰匙開門已經不好使。無非是想鉆洞進去,到時候必然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吃力麻煩的。

  大家都以為眾人拾柴火焰高,自己只要有機會,沒有被川鳥傷到,那么就可以真的在邱雅觀面前邀功啦!

  可是,每個人都高興的太早了。

  川鳥芳子守在柵欄前面,不費吹灰之力,輕輕巧巧的就將每一個剛剛碰到那柵欄的人砍走。

  一會兒功夫,好幾個人就掛彩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在柵欄前面站上一分鐘。

  “上呀,上!你們這些沒用的家伙,趕緊給我把這兩個女人抓出來!”邱雅觀明明看到了大家的狀態,他還是把問題拋給別人。

  只想坐享其成的他看著川鳥又快又準的刀法,隔著柵欄都砍得大家不敢靠近,心下也是一陣盤算,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川鳥芳子如同困獸,兇猛殘暴,就算自己得到她,只怕性子太烈,一不小心就會引火燒身,玩起來也只能用些辦法。

  現在想要抓到她,也少不了只能智取!

  他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于是他抓過來一個小弟,背過身子,把一包東西交給他。

  “老大,我我不敢過去,她的刀,太鋒利了”那個小弟手臂被劃破了,鮮血還在流,心有余悸的說道。

  “這回你不用靠的太近,只要把這個打開,丟進去就行了!”邱雅觀奸笑著小聲說道。

  “哦好吧,我試試看”那個小弟說著,把那包藥狠狠的攥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靠近鐵柵欄的門。

  精明的川鳥芳子一向善于暗中觀察,她很快就察覺到哪里不對。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小弟打開了藥粉,朝牢籠的方向抖落。

  “呸!老娘玩剩下的!”川鳥芳子雖然這樣說著,還是不敢大意,她第一時間閉住氣息。

  盡管如此,當她看到那紫色粉末的時候,還是不由得一驚。

  她連忙憋著氣,一貓腰,拽起昏迷中的金燕子,想要把她背起來往山洞內逃。

  能躲一時是一時,這幽魂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迷藥。

  人在中招后,只要聞上少許的雌雄粉,就會迷失心智,為人所用!

  川鳥芳子的身高比金燕子矮一些,好在她的力氣還蠻大,剛一碰到金燕子,她就醒了。

  “閉氣!跟我走!”川鳥芳子簡單的說道。

  金燕子雖然不知道發生什么了,但是她第一時間看到了惡魔一樣的邱雅觀,也很乖配合著川鳥芳子跟她走。

  讓川鳥芳子納悶的是,雖然剛才金燕子是暈厥的,但那藥粉落到躺在低處的金燕子更多,但是她現在醒過來,跟著自己往洞內跑去,完全不像是有事兒的樣子。

  難不成是自己大驚小怪了?該不會是那藥粉已經過期,藥效大減吧?

  不管怎樣,洞口已經守不住了,他們現在想要鉆進來,也要點時間,趕緊退到第二道門,還能再周旋一會兒。

  以川鳥芳子對邱雅觀那個老色魔的了解,他抓到二人,一時半會兒還不至于有生命危險。

  很快,川鳥芳子就帶著金燕子來到石洞門前。

  金燕子猶豫的看著那道石門,里面暗無天日的感覺讓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這一次,她實在不想進去了。

  “你想死還是想活?”川鳥芳子簡單的問道。

  金燕子是個聰明人,她明白川鳥芳子的意思,也不拖泥帶水,痛快的先鉆進洞里。

  川鳥芳子警惕的背過身,臉沖外,用寶刀護住前身,小心的倒著退進洞口,就不再往里面走了。

  她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打量著四周,想著怎么逃出去的辦法。

  可是,等了半天,也沒見有人追過來。

  “這是怎么回事?他們難道是因為怕我的刀,不敢進來了嗎?川鳥芳子半自言自語的問道。

  “是不是外面出什么事了?”金燕子猜測著說道。

  川鳥芳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后復又好奇的看向金燕子。

  趁著這短暫喘息的功夫,川鳥芳子好奇的問金燕子,“剛才邱雅觀撒的藥粉,我明明看到你聞到了,怎么好像一點效果也沒有?”

  金燕子聽她這么問,忍不住笑了。

  “練出來了吧,我的嗅覺曾經因為聞了些奇珍異寶制成的香水,后來一位神醫治好了我的嗅覺,我再聞到什么別人給的古怪東西,都不會中招了!”

  金燕子一邊回答,她在金龍閣陪章山峰的那段時間,經常幫哥哥熬藥,做防身的各類迷藥,也有涉。

  但是卻沒有一樣,對自己有作用。

  “還有這種事?改日我也要去拜訪一下這位神醫!”川鳥芳子崇拜的說道。

  她平日里制毒用毒的本領雖然強,但也經常自己把自己撂倒。

  如果能練成,以后的下毒的時候就不用像小亮那樣沒數,敵人沒毒倒之前,自己先倒了!

  就在這時,洞外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里面夾雜著艾睿聰的罵人聲。

  “完了,聰哥一個人在外面,他可怎么辦?”金燕子擔憂的說道。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东京快乐8开奖数据 安徽股票配资网 甘肃十一选五选前三直好办法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图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炒股去哪配资 湖北快三开奖走势图 澳洲赛车pk10官网 急速赛车高清 山东十一选五 东方6十1历史开奖走势图 福彩电子投注单怎么用 福建十一选五 宁夏彩票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五直选走势图 双色球开机号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