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左右逢圓山里娃 > 第122章 劃清三界
  一小時過后,在寬敞的洗澡間內,田山川仰臥在浴池內。渾身覺得舒服多了,皮膚緊繃奇癢感覺消失了。

  這時,小靈沒有進來。

  斯琴抱衣服進來說:“山川,小靈今天身體不舒服,就由我來給你擦身抹背,換洗衣服,你現在應該感到舒服了吧?”

  田山川說:你倆真心狠,放下溫水,施入藥粉就不見了人影,本人能舒服嗎?”

  斯琴說:“我問你皮膚有前時的不舒服感覺,你又想到那去了,不信你這凡身肉體,被雷電劈過,還有想不到的?”

  田山川說:“說了不算,只有親身體驗,你就進池一塊洗個澡吧。”

  斯琴回答:“洗就洗,誰怕誰。”

  田山川說先等一等,他把二郎神說的怪事,和拔起樹的情景說給斯琴聽,斯琴說給田山川,這個還用問,是樹根扎到了地下陰靈才嘿嘿,一動就發生了震動。

  田山川大笑,己進入水池的斯琴臉色變紅。

  一個多小時后,田山川洗澡結束,穿戴整齊,出了浴室。叫小靈通知人手回蛇島。但是沒人應聲,她那里去了呢?看一眼斯琴,無精打采的躺在浴池中起不來,心里想這就是你斯琴嘴硬,小看我雷擊后的下場。

  得找一下小靈,說身體不舒服,兩年多好好的,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呢?

  田山川忽然聽到衛生間里傳來嘔吐的聲音,打開衛生間房門,看到小靈爬在馬桶上正在努勁。

  田山川:“小靈,你沒東西吐就算了,干吐一會連人都吐進了馬桶,一雙眼晴都快出眼眶了。我得找藥神,給你治一治,一會吐出了意外怕不行。

  還沒等田山川彎轉身,冷不丁迎面撲來一個人,胸前像似打大鼓,嘭澎打出聲。

  田山川說:“小靈啊,我給你叫藥神,天神吃凡間食物是不是有反應,讓藥神開封藥準管用。”

  小靈氣惱她說:“你真一個大笨蛋,我的肚子有了小笨人。”

  田山川不知說什么好,反正找神醫是上上策,他扶小靈上床睡好,前去叫來藥神,讓他看看小靈。

  藥神在田山川耳邊說:“慶賀山川,喜得一兒一女,給點丸藥,從今往后不再嘔吐。”

  藥神說完,遞給了田山川一粒藥丸,他出門走了。

  田山川走到小靈跟前,一顆丸藥喂了下去,還沒等小靈嘴全張開,就化在口里,進了肚子。

  現在要回蛇島,等小靈睡會再行動。田山川要去找二郎神,出了大門,見一寶塔高聳南廣場,正要過去看看,二郎神到來。

  田山川和二郎神進了客廳,倆坐下后二郎神說:“山川,我知道你病好了一定要走,所以上來說說話,一是謝你解救過我,二是西面陰府用我在孤島上負責陰府的一殿事情,特意在此感謝你。在你病重時間,我同斯琴去了她干爸那里,我倆一見如故,能談得來,他即刻讓我負責,這是東面開創了到西面做陰府事的先河,我感到責任重大又十分榮幸。”

  田山川說:“二郎神,沒有什么可感謝的,其實都是你個人努力的結果,看似西陰王任你干脆利落,其實是你在孤城堅守得出色才有今天。”

  二郎神說:“山川,只要你以后能用得著我的地方,隨叫隨到,西陰王送了我一艘神飛,看是很遠,其實就在身旁。

  李飛說:“二郎神,我同你有本質的區別,天庭在治亂之后,我們隔界以后來往肯定要少,你就多加保重,給陰王把事情辦好,我馬上先回蛇島。”

  二郎神和田山川辭別。

  李飛摘下剛戴在頭上的飛船,叫幾人上船飛到蛇島上空,今天的蛇島比前更漂亮。

  但見:陽光直射草藥園,滿園春色綠成片。雷擊痕跡被遮掩,青山綠水在眼前。細看園中紅黃色,碩果累累要摘取。陰鬼去摘有事做,藥神樓里造丸藥。

  眼視孤島四圍地,外圍筑堤二十米。堤頂道路寬十米,參天大樹植外圍。湖出一路通天道,旁邊是條大水道。道路水渠誰人修,龍王蘇醒來修造?

  田山川看完蛇島的景觀,意念到瀑布看湖,龍王醒了沒有。

  看湖畔道路上,前是天神,后還是天神,到處都有天神的蹤影,東、南兩龍要醒時,有如此大的排場?

  細觀天神中間站住了一個人,是舅舅直來直去就在其中,一個天王能到此處觀光?

  不好,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引上天女亂轉,跑到西面有判逃東面的嫌疑,如果罪名成立,十八層地獄怕都呆不成,無論如何得到近前看一看。

  再說,他肯定了蛇島,修路修渠一定是舅舅的大手筆,表揚他外甥才是正理。以防萬一,帶上倆位小妹妹去見你,不跟你說事,只說我家的家事,天上的事誰能說清。

  在堤塘外圍,找個地方,縮小飛船,戴在頭上。其他人等待消息。

  田山川引倆妹妹到天皇面前,先行大禮,舅舅出言吐語不會有炸雷?

  舅舅說話:“你三位站起聽活,山川,我今天到此主要是看一看蛇島,再把此處的天神引回去,斯琴、小靈、大力神是不是都在這里?”

  舅舅說到這里,抬頭看了看諸位,又說:“從今往后,三界一定要嚴格區分,魚目混珠的時代要過去。三川,把蛇島和仙姑庵的天神全部要清理上天,不準在凡間逗留,凡間要上天以后不存在,你要聽明白。”

  田山川明白了,仙姑、斯琴、小靈三今后和我田山川見面都困難,不會再有個人私戀,我田山川無所謂,有了孩子不是沒爸就是沒媽,天地之間的造化給我田山川開了個大玩笑。

  田山川沒搭理天皇,拉上倆妹妹坐上飛船,頭都沒回,意念到了仙姑庵鎮上,心想天要殺我沒啥說,真讓我兒女分割,和舅舅非說個一二三,天想把我怎么樣都行。

  先把倆個妹妹的事辦好,再看這家人今后怎么辦?自已再干點什么。

  回到家中,小梅說:“仙姑被天皇衛隊帶走,先審查,接替娘娘位恐怕無望。”

  田山川想得來,天皇有天外天撐腰,要大治先從上面做起,仙姑,斯琴,小靈恐怕都要受到審查,還當什么東皇和閻王。

  問題還有,藍花這下也有麻煩,豬大雄的美夢要變為泡影。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姚记电玩 电子游戏官网 快乐双彩走势图双色球带坐标 怎么在互联网上赚钱 辽宁35走势图 香港免费平特四连肖 黑龙江6+1一等奖 捕鱼来了V2如何刷金币 微乐安徽麻将app下载 捕鸟达人版本大全 单机大众麻将下载 杠杆炒股的app合法吗 云南麻将 炒股手机app 网上唱歌赚钱的网站 深圳风采 六合预算下期平码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