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FOG[電競] > 第一百章
  free先拿下兩局, 比賽到了這會兒nsn想要翻盤已經很難了, bo5賽場上讓二追三拿下比賽的不是沒有,但實力確實有些差距的情況下這個幾率約定于零, 硬實力對拼的賽場上沒法寄希望于奇跡,nsn四人自然也清楚這一點, 但第三局比賽開始前nsn幾人并沒黑著臉, 反而全員一直在討論什么。

  “對面說啥呢?”宸火看看nsn方向,皺眉,“是不是在琢磨什么騷套路?他們怎么都喜歡針對咱們研究套路?”

  “這賽季從建隊開始就被好多戰隊樹成對手了,被針對不正常?”puppy抬頭看了一眼, “見招拆招唄。”

  時洛滿腦子都是余邃在自己耳邊說的那句“明天戰隊杭州度假,咱倆都不去”,時洛摘了耳機整理了下頭發調整了下情緒, 重新戴上耳機,“還有三局呢,拿著三個賽點, 還怕什么?”

  “我就是好奇他們討論個沒完是說什么呢。”宸火抬著脖子盯對面,“還在討論……信然還笑了下, 哇,他這一笑我咋有點慌呢。”

  余邃看著自己電腦屏幕,淡淡道, “出息。”

  時洛剛要說話,外面導播插了一段賽前的采訪。

  國際慣例,這個時候一般放的都是劣勢局一方的采訪。

  比賽巨幕屏中, 導播放出了瓦瓦單人的采訪。

  鏡頭下,瓦瓦坐的端端正正的,慢慢道,“之前沒太敢多想和free決賽的事,因為半決賽是跟sat打嘛,上賽季的冠軍隊,我們其實壓力很大的,擔心輸了半決賽,世界賽就徹底沒了,更不可能有決賽了,所以很緊張。而且我主要的打法和天使劍很像,又不如他厲害,挺擔心的,擔心自己會拖后腿。”

  “之前很大精力全用在針對sat了,贏了比賽我們挺高興的,對戰free心理壓力稍微少一點,因為知道能去世界賽了,壓力稍微小了一點。”

  “輸贏不好說,畢竟那是free,對面醫療還是余神,他們前排作戰能力太強了,確實是很難。”

  “主要針對free做的套路會少一點,這沒辦法呀。”瓦瓦抓了抓脖子,笑道,“半決賽沒打的時候,肯定不會去做針對free的計劃啊,也太飄了吧,我們起先根本不敢做打贏sat的打算,不過既然進了決賽,我們肯定會全力以赴的。”

  瓦瓦看向鏡頭,認真道,“我確實不如whisper,之前也很怕和他對上,害怕和whisper打正面,但是我們nsn盛產突擊手,打正面是我們戰隊的強項,我不能怕,我相信我的隊長和信然。”

  小采訪視頻結束,宸火失笑,“惡人又讓咱們做了,剛說了打正面是他們的強項,上局死磕咱們正面就被咱們錘了。”

  第三局比賽倒計時開始了,puppy搖搖頭道,“這局應該不會打正面了吧?”

  時洛沉默了下,沒說話。

  nsn沒時間做太多針對性套路,但可以照搬點兒以前玩過的花樣,雖然希望也不大就是了。

  倒計時結束,比賽正式開始。

  “就還是以不變應萬變唄?”puppy在后方問道,“還是時洛偷邊兒?”

  余邃點頭,“一切照舊。”

  時洛聞言自己去地圖邊緣了,余邃同宸火摸中間,還沒走到地圖交界處余邃就聽到了腳步聲。

  余邃嘴角微微勾起,“今天大家都不玩花里胡哨了,就是要剛到底了?”

  連敗兩局的nsn沒被打崩心態也沒退意,既然沒準備什么十拿九穩的套路,那拼硬實力了,nsn似乎一點兒也不怕對手打敗自己最擅長正面突進,就是還要再比劃一局。

  “時洛放一個凈化就回來。”

  余邃話音未落已經被顧乾突臉,余邃飛速閃過,在盾碎之前給了顧乾一刀,兩人光子盾同時碎掉,宸火信然同時開槍,兩邊二對三直接打了起來,余邃吃了顧乾兩子|彈后退到宸火身后,余邃在前面承擔了所有火力,宸火這會兒還是完好狀態,一梭子下去補掉了已沒了盾的顧乾,破了瓦瓦的盾同時被信然補掉,時洛這會兒已經回到地圖中間,他補上了宸火的位置收掉了信然,瓦瓦賣了信然退回掩體內補血,兩邊第一波交鋒,free一換二。

  “又是一開場就拼了?”宸火幾乎有點氣急敗壞,“看哪邊先熬死突擊唄?我特么剛剛差一點就收了信然了!”

  “死人閉嘴。”時洛沒找余邃補狀態,抓緊這一點兒時間先放了兩個凈化皿擴大積攢這一波打下的優勢,而后退回余邃身邊,“他們就是想跟咱們死熬了,正面無限對沖,看誰家正面失誤多,這其實也算是個套路,就是殺敵一萬自損八千……”

  時洛話音未落,顧乾已經第一個復活了,他知道free這邊只有余邃時洛兩人,也猜到了時洛在補狀態,顧乾抓著這一點兒時間富貴險中求不找瓦瓦補盾,一串在地圖交界處放了三個凈化,puppy掃了他一槍,但只打中了顧乾的腿,顧乾迅速后退,再次爭取到了一點地圖上的小小優勢。

  場外解說看著這開場血拼的兩隊驚嘆,“顧乾是很清楚free這會兒是沒法控制地圖交界線的,他明明可以去邊緣偷清一點毒,但nsn選擇不!他就是要搶free正面的地圖!”

  “也許是最壞的決定,也許是最好的決定。”另一解說贊嘆道,“瓦瓦剛也說了,他們之前并不敢計劃決賽的事,對free的戰術儲備不足,當然我們看了前兩場比賽后就不得不承認,任何戰隊對free這種戰隊都沒法說有很十拿九穩的戰術儲備,既然如此,已經第三局了,富貴險中求,nsn決定還是要沖一波正面證明一下自己,我們擅長的就是正面--≈gt;≈gt;

  ,我為什么要去邊邊角角上偷圖?我就是要試一試!上一局游戲場景重現,nsn決定再試一次,而且要比上一局強度更大!”

  其實兩邊都選擇正面清毒的話游戲是最好看的,地圖最中心,這已經不是偷了,這就是彼此在彼此臉上明搶,需要兩邊不斷交火,我滅了你我搶你的圖,你滅了我你搶我的,若兩邊各有傷亡,則要分秒必爭,卡在對方沒有全員復活休整狀態的時候繼續去搶先放凈化皿,比的就是一個手快。

  “顧乾他放了三個!三個!!!”隊內語音里宸火怒道,“我們只放了兩個!時洛!為什么?憑什么?愣著做什么啊?都被人騎臉了,日他們啊!”

  不用宸火嚷嚷時洛也要反搶了,nsn這把的節奏太快,不注意的話是真的會輸,時洛精神高度集中,沒什么廢話,眼睛緊緊盯著顯示器,待狀態補足后時洛側身躲入另一邊掩體內,同余邃宸火和對面成三角陣,宸火怒道,“打這種快攻不能停,稍微一停地圖就被他們吃完了!”

  “閉嘴。”余邃沒自家倆突擊那么緊張,他神色如常,精神專注,眼前濃霧一片,只能憑聽力判斷對方位置,不到兩秒,余邃道,“時洛左手邊。”

  余邃話沒說完時洛已經開槍了,濃霧中顧乾信然同時回擊,余邃這次沒走前排,他借著宸火在交戰前放下一個凈化皿切后悄無聲息的摸到了瓦瓦身后解決掉了瓦瓦,前排二對二的幾人里時洛一換二去復活,nsn前排三人全滅,但free侵入過深被rod瞄準了走位,宸火被打成了絲血。

  時洛等復活時間,宸火等不及補充狀態,讓余邃給自己補了點血忙撲到了交界線繼續放凈化皿,這次他一連串放了四個,再被rod又掃中了肩膀打成絲血后才一個側滾退回掩體放棄了繼續清毒。

  宸火必須要好好補充狀態了,但剛剛套好盾,nsn三個前排又又又來了。

  “時洛沒盾,跟我。”余邃指揮的語速飛快,“還是打夾擊,宸火去前面賣,時洛狀態不如他們不能硬沖。”

  時洛剛剛復活過來,宸火不想賣也得賣了,打正面就是這樣,你慢對面不會慢,你敢躲在掩體后守一波對面就敢在這會兒放下十個凈化皿,宸火起身掃射,給時洛爭取了點時間后同時洛一同突對面臉,地圖被清理的越來越多,兩兩邊狙擊手發揮空間開始增大,待正式進入四對四環節后幾乎全程在打,puppy也難得被激起火來了,反正一直開槍早就暴露自己位置了,他索性不斷狙人,有沒有視野都要試試,打空不虧打中血賺!

  兩邊誰也不肯給對面哪怕一秒的時間,兩邊突擊都是越打手越熱,時洛脖頸都有些紅了,他手速越來越快,死死跟顧乾信然較勁上了,宸火一邊飛速跟進一邊崩潰大叫,“還要打世界賽的好不好?把兩邊突擊都玩死了對大家有什么好處?我大腦要過熱了哎呦我草擬媽,打打打!信然又放凈化了!”

  時洛也殺紅了眼,見信然逼近自己放了凈化皿直接沖了過去,先直接撞在信然身上打斷他的凈化隨即掃了瓦瓦兩槍,以自己為掩體讓余邃得以避開rod的彈道,余邃一匕首結果了信然,染血白色醫療服一閃而過,直接沖著nsn家后排的rod而去。

  狙擊手每一槍就要再上一個子|彈,中間的時間里就是塊任人宰割的肉,余邃單挑最喜歡找狙擊手下手,兩邊毒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這局打到這會兒余邃也稍稍有點血熱了,他不想再耽誤時間錯失優勢,率先沖后排,在rod還沒反應過來時潛了過去,在rod惶然發現自己開鏡狙自己時一個走位躲掉,而后在rod換彈時一匕首結果了rod。

  “puppy前面來,他們狙擊手沒了。”余邃給自己換好盾,“收割。”

  puppy同時洛宸火一起壓到nsn家地圖腹地,puppy步步為營,近距離的配合著時洛和宸火,四人突攻猛進,在又打退了nsn兩撥后,破了nsn的轉生石。

  同一時刻,free戰隊所在的玻璃房外散落漫天金雨,火花四射。

  時洛擦了擦額上的汗珠,看了一眼時間——

  這局居然只打了十八分鐘而已。

  “我日nsn全員大爺……再來幾波真的扛不住了,我真要被打吐了……”宸火深呼吸了下,“我承認了,nsn正面是真的強,我服了,真的……這局他們不是沒機會的。”

  另一玻璃房內,nsn幾人雖敗猶榮,并沒沮喪,最后一局兩邊打的都很漂亮,nsn幾人在短暫的出神后遙遙笑著向free示意,恭喜free拿下了比賽。

  “呼……爽!最后一局是我這賽季打的最舒服的一局了。”puppy使勁兒拍了拍桌子,一笑,“就是可惜,rod要延后求婚了。”

  余邃推開鍵盤,揉了下脖頸,“他不輸,老子這邊一個賭約就要沒了。”

  時洛整個人還沉浸在最后一局比賽腎上腺飆升的緊張興奮中,聞言愣了下才反應過來,時洛控制著自己不要臉紅,輕輕彈了一下自己的麥,示意余邃玻璃隔音房還沒開,隊內語音還在監控中。

  余邃偏頭看時洛,恍若未察覺,眼眸黑亮,“時神,我賽前怎么答應你的?”

  時洛忙咳了聲,眼神示意余邃注意語音監控。

  余邃毫不避嫌,也不摘耳機,反而調整了下自己的麥,堂堂正正的對著自己耳機上的麥克風問道,“問你呢,哥騙你了么?別人有的,你是不是都有了?”

  時洛怔了下,隨之嘴角一點點挑起,片刻后對著自己的麥道:“沒……沒騙我。”

  別人有的,我都有了。

  別人沒有的,你也在努力給我。

  我都清楚。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