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婚婚來遲,大佬要離婚 > 第508章 同父異母的妹妹
  柳安寧在聽到聲音之后,立刻止住了腳步。

  現在她的心中,竟然不是憤怒或者擔心,而是一種興奮。

  這是要抓住凌灝的把柄了,而帶來的一種興奮吧?

  “凌灝,我今晚就住在這里了。還有我想吃東西了,給我叫個外賣,我要吃那什么米什么餐廳的菜。還有,你讓你的助理,給我買衣服,送到這里來。一日三餐都要有人給我送,給我配一個貼身助理,一輛車,一個司機,還有……”

  女人的聲音,帶著某種口音,柳安寧以前沒聽過這種口音,大概是外地人。

  而她這一系列的要求,真是瑣碎又異想天開。

  不過,不知道凌灝怎么回答,柳安寧耐心聽著,真不知道這是哪里來的女人,如此理直氣壯呢。

  終于,凌灝打斷了女人還在不斷要求的聲音。

  “你想要的,什么都沒有。”

  他冰冷的語氣,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女人的異想天開。

  女人很不高興,“凌灝!你有義務,照顧我,我要求的必須滿足我!”

  柳安寧沒有看到凌灝在做什么,只是聽到腳步聲,而此時凌灝正往臥室這里走,意外的看到了柳安寧。

  柳安寧盈盈一笑,抬手打招呼,“嗨!”

  凌灝冷眸中閃過驚喜,臉上的冰冷迅速融化,剛要說什么,那個說話的女人立刻開口。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這語氣,完全沒有禮貌。

  而柳安寧也終于看到了女人的長相。

  很年輕,也不丑,就是衣品有些一言難盡。

  而且意外的是,她跟凌灝有一雙差不多的眼睛,只是并沒有凌灝這么好看,除了一雙眼睛好看一些之外,臉上其他部位,都一般,尤其是一張大嘴,厚嘴唇,真的是很不好看。

  她眼神不善的看著柳安寧,眼睛掃過她身上,皺著眉頭,不知道想了什么,表情有些蔑視。

  柳安寧沒理會她,看著凌灝,“驚喜嗎?”

  凌灝已經迅速上前,站到她面前,手指拂過她的臉頰,聲音低沉,“驚喜!”

  這聲音就柔情的多了,對比剛才無情冰冷,那真是完全不同的。

  “什么時候回來的?”

  “上午,”

  “吃過飯了嗎?餓不餓?”

  “餓了。”

  “那我給你做飯,想吃什么?”

  “都可以,清淡點吧,沒怎么有胃口。”

  “好,”

  這兩人渾然忘我的,根本不在乎周圍有另外一個人,在旁站著的女人,不禁惱怒的,生氣的沖著凌灝質問吼過去。

  “凌灝!我才是你最親的人。這什么亂七八糟的人,她有我重要嗎?我也要吃飯,我也餓了,你都沒問我!你太過分了!”

  凌灝只冷冷的撇來了一眼,冷冷的說:“我讓助理送你去酒店。想吃什么自己點。”

  說著這就給助理打電話,可是女人立刻變了語氣。

  “我不要,我要吃你做的,還有憑什么她可以吃,我不能吃?”

  她坐到沙發上,自己打算就這么不走了,表情也是很無賴的樣子。

  柳安寧眼神挑了下,凌灝才說:“她是凌然,我父親再婚之后的女兒。”

  凌然看著柳安寧,眼神極其的不屑,“凌灝,我跟你說,找女人,可不能只找漂亮的。你現在這么有錢,別找亂七八糟的女人,上桿子到男人家里來住的,這種不能要。”

  凌灝凌厲的眼神迅速掃過去。

  “凌然,你要是想留下,就必須記住,這是我的女朋友,我最愛的女人。如果讓她不高興了,不管是誰,我都不會客氣的。”

  凌然驚異,她看著凌灝像是看著傻瓜一樣。

  一個男人,這么對女人,還把女人看的如此重要。

  剛要要回嘴,但是對上凌灝的警告的眼神,她還是心里被嚇到了,哼了聲,到底沒敢說。

  而柳安寧也沒跟她計較,這種人,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東西了。

  她甚至連句話都沒說,跟凌灝去了廚房。

  站在廚房里,她也沒問凌然的事情,只是笑著說起了昨晚吃火鍋,也給凌灝故意發視頻,說那樣的話的意思。

  凌灝手上忙活著,不時的看著柳安寧的眼神,都帶著情深。

  “所以,我的配合,讓你滿意了,是不是應該獎勵我?”

  柳安寧捧著他的臉龐,親在了臉頰上。

  “獎勵你了。”

  凌灝的眼神一暗,顯然不會只滿足于這點獎勵。

  他放下手中的菜,近身,就攬住了柳安寧的后腦,唇印上去,狠狠的加深了一個吻。

  不過,這個吻才沒幾秒鐘,就讓凌然厭惡的尖叫聲給打斷了。

  “啊啊……你們在干嘛?”

  凌然當然知道他們在干嘛,不過這么大庭廣眾的,在廚房還親起來了。

  果然,不知廉恥。

  當然,她心中想的是柳安寧不知廉恥,讓男人做飯,還迫不及待在廚房勾引男人。

  只是凌灝和柳安寧都并沒有被撞見的羞恥,尤其是凌灝,銳利凜冽的眼神,一眼,就讓凌然渾身一冷,嚇的趕緊轉身跑了。

  一直再到吃飯的時候,她都沒敢再去打擾他們兩個。

  飯桌上,凌然吃著還很挑剔的很。

  “我好不容易來一趟青城,你就讓我吃這些?”

  “你這么有錢,是不是故意折磨我的?”

  “你……”

  “閉嘴!”

  凌灝發一次飆,凌然老實一會兒。

  可是一會兒,她又故態復萌,好像就是沒腦子,沒記性的。

  柳安寧覺得,這個凌然,可能就是個賤嘴皮子的那種,非得說幾句讓人罵,然后繼續說……

  吃過飯,凌灝去刷碗,凌然又想說什么,就被凌灝眼神先給懟回去了。

  等凌灝收拾去了廚房,柳安寧坐在沙發上,凌灝坐在旁邊,她在柳安寧的身上一看再看。

  才終于小聲的開口:“凌灝一個月給你多少錢?”

  柳安寧一笑,“你錯了!是我一個月給凌灝多少錢。難道他沒告訴你,他是我包了的?”

  “什么?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若不是我包了他,他怎么會這么老實,還給我親自做飯,對我態度這么好?我才是他的金主。所以他都聽我的。要是讓我生氣了,他還得跪下來給我賠罪。”

  “你——”

  凌然像是不可置信,滿臉驚恐,“你胡說八道!”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信彩分分彩官方网站 有没有捕鸟达人老版本 游戏上海麻将 11选5真正必中算法 捕鱼欢乐炸的兑换码 快乐斗牛棋牌 腾讯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篮球技巧大全 致富网赚论坛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股票低位放量下跌意 白姐精准玄机资料免费资料中 开发一个棋牌游戏多 福建36选7开奖 暴跌之后暴涨的股票 22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