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夢戀之姻緣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愛語難表2

第二百八十七章 愛語難表2

  溫潔梅見楊依林嘿嘿笑了,心里說:你就會笑,也不找個問題問問!不開竅的實心榆木頭!

  溫潔梅心里有點煩,她也只是皺了一下眉,接著又說起來:

  “所以呀,雖說女孩子天天想著那個男孩子,雖說女孩子天天發愁怎樣才能和那個男孩子天天在一起,雖說女孩子天天那個,那個愁啊,愁啊,可是呢,女孩子的身體很健康!

  “說到女孩子的長相,那女孩子長得呀,苗條俊秀,誰見誰說女孩子的模樣可愛。但是有一條足中之不足,那就是,女孩子想這個男孩子想得那個愁啊,有時候愁得會逮著男孩子使勁啰嗦一通!

  “那女孩子對著男孩子啰嗦過來,啰嗦過去,那男孩子呢,他就是不理解!女孩子愁得實在沒有辦法,就對女友說了實情。女友聽了這事兒,直接獻計說:別發愁啦,去,你和這個男孩子一起到民政局去!

  “你們兩個在民政局學習之后,拿回來兩個大紅皮兒的畢業證,你就能和這個男孩子天天在一起,月月在一起,年年在一起,一輩子在一起隨意海闊天空了,就再也不用發愁啦,呵呵呵呵!”

  楊依林聽完這個故事,還聽著溫潔梅學那女友呵呵的搞笑笑聲,他嘿嘿嘿嘿就笑了,他笑著心里想著:

  我和這個溫小妮子,我們可真算是好朋友啊,像這樣的單相思愛情故事,她小妮子也能講出來給我聽,她這要是跟康明在一起,那,說不定,她更會五花八門地胡侃了!

  我再想想這個小妮子給我講的這些故事,那可是都夠花哨了啊!她要是給康明講故事?咳呀,不用多猜想,那肯定,才花哨呢!

  我哈哈哈哈!你這個小妮子呀,笑話一籮筐!從你嘴里說出來的故事,就總是讓人不笑都不行!

  楊依林心里想著,忍不住又是“嘿嘿嘿嘿!”笑得很開心。

  楊依林笑完,他忽然又想到,溫潔梅一定會給康明講更花哨的、而且更是不能讓別人聽的那種故事,肯定!

  他剛想到這里,忽然就想起了昨天下午,鄭曉文擺弄著他的頭發,給他這樣捏、那樣捏,捏著說著捏頭發的話。

  他心里又說:這些女孩子們,真是不知道她們整天心里都想些什么。溫潔梅可笑,那鄭曉文就更是可笑了!

  楊依林想著鄭曉文捏頭發的話,他更是沒有忍住,竟又嘿嘿嘿嘿笑起來。

  溫潔梅看看楊依林,心里說:

  這楊依林也不往故事的真諦上說說,他就會傻笑!

  給他講一個故事,他聽不懂,讓人煩。這又給他講個故事,他還是不解其意,當笑話聽了,更是讓人煩上加煩!

  我要是再給他講個故事,他要還是不深入理解,我就一怒之下拍案而起了我!

  溫潔梅心里煩著,心里還就這樣自對自說著笑話,她把自個搞得不覺之中,格格格格笑出了聲。

  她這一笑,心里又說:他楊依林傻笑,你溫潔梅也傻笑,簡直就是兩個神經病!她想著這話又笑出了聲:“格格格格!”

  楊依林站起身說:“你自己傻笑吧,我不能在這兒玩了。我出差這么長時間,今天頭一天上班,我想早點回廠里看看。咱朋友們在一起玩,有的是時間,咱們以后再玩啊。”他說著掂起椅子,想把椅子放回原來的位置。

  溫潔梅連忙招一下手說:“回來,回來,還不到點呢,你急什么呀!你現在回廠里,科室里的人都還沒有上班呢。廠院靜里悄悄地,你回去干嗎?我還有個故事沒講呢,你不是說你愿意聽嘛,坐下,坐下再聽一個。”

  楊依林對溫潔梅笑笑說:“你說的也是,你講的故事這么有意思好玩,再聽一個也行。”他說著把椅子放下,又坐下了。

  “我講的前兩個故事,你都沒有認真聽。”溫潔梅說,“這第三個故事你再不認真聽,我告訴你,你不許走,得罰你給我講一個故事!”

  “你小妮子可真厲害!”楊依林笑了說,“快講吧,我仔細聽著呢。”

  溫潔梅看楊依林說了軟話,她格格格格就笑了,說:“我立馬就講,這一次你可仔細聽啊,話說有一個女孩子……”

  楊依林一聽就急了:“怎么又是女孩子呀!”

  溫潔梅眉頭一皺說:“就是女孩子嘛,你別打岔仔細聽你的嘛!”

  溫潔梅看楊依林不說話了,她說:“我講了啊,有個女孩子對她的女友說……”

  溫潔梅剛講了這一句,楊依林咧一下想笑的嘴,他趕緊忍著沒有笑。他又張張嘴想說話,他也忍忍沒有說,耐著性子聽起來。

  溫潔梅看到了楊依林的表情,她沒好意思再說他,只管講她的故事:

  “女孩子說,她特別喜歡一個男孩子。雖然這個男孩子經常和她在一起,但是,她不知道這個男孩子心里喜不喜歡她。女孩子就一直想著,我怎么才能知道這個男孩子的心思呢?

  “女孩子想歸想,她不好意思直接去問男孩子,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試探男孩子的心思,她只好求助于女友了。

  “女友說:這事兒好辦,想知道這個男孩子的心思,那簡單得很。現在都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了,男女更是一樣的平等,所以嘛,誰追誰都一樣!

  “朋友,你振作起來,把你二十年的膽量加起來抖一抖,編個故事說出來,讓這個男孩子聽聽,這男孩子聽完你講的故事,他要還是個冰疙瘩不開化,你就給他寫封信,在信里把你的思想表達出來!

  “我就不信了,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笨男孩!你提醒他一次他不懂,你提醒他兩次他還不懂,那你就給他提醒個三四次,他要還是不懂,哎喲,那他可不是假笨,他那叫一個真笨!他聽不懂你的話,你也不用覺得太可惜了,干脆,你就一腳踹了他,永不再想他!

  “哎哎,你記住,你給這個男孩子寫信,你可千萬記住要回信啊。你只要拿到回信,這個男孩子的心思,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我教你教得這么仔細,你個笨妮子全都記住了吧?格格格格!”

  溫潔梅講完這個故事,她心里當然是很害羞的,她只有用格格地笑來遮掩。

  溫潔梅正格格格格地笑著,楊依林還沒有接上話,林靜就小聲哼著歌,嘴里嚼著泡泡糖進來了。

  林靜吃罷午飯閑著沒事,心想:潔梅今天中午在職工食堂吃飯,干脆早點到廠里找潔梅說話去。

  她來到行政大院,看見許正方正在擦他的自行車,她沒有和許正方說話,直接進了財務科。

  她一進財務科的門,就看見了溫潔梅和楊依林。她看見楊依林,心里當然很驚喜,可她面上什么也沒有帶出來。她和這兩人很隨意地打著招呼,又看著楊依林,說:“老風,你怎么出差這么長時間啊?”

  她說著話,到旁邊拉了一把椅子過來,往溫潔梅的辦公桌頭兒地方反著一放,她手里拿的工作服上衣往椅子背上一搭,一條腿一抬,反著坐在了椅子上。

  她坐下,抬手抓著工作服一邊兒的前襟,給溫潔梅看,說:“潔梅,你看看這一塊兒,我都不知道怎么把它弄臟的。我拿回家好洗,好洗,才洗成這樣,你看這個黑印還是有點明顯。”

  “哦,我想起來了。”溫潔梅說,“是不是咱們上星期六去桃園買桃,吃桃時候,你不小心把桃汁弄到衣服上了?”

  “對,對,就是,就是,桃汁會漬衣服的。”林靜醒悟似的說。

  楊依林趕緊問:“我不在家,朋友們都去桃園玩了?”

  林靜接話說:“你要是在家,朋友們要是都去,那才好,那才熱鬧呢。桃園就在咱華元市邊兒上,路雖說有點遠,對咱們年輕人來說,在遠路上騎一騎自行車,也是個鍛煉身體的好機會。

  “就這,叫誰去,誰都有忙的事兒,都說不去。只有姜豐、我、潔梅,我們三個人去了。你要是想去,很多桃子都是剛成熟,樹上還有很多桃子,都還沒有完全成熟呢。

  “這桃園里成熟的新鮮桃子,拉到街上賣的是三毛錢一斤。進了桃園自己摘,也是三毛錢一斤。只是,你摘了、你買了哪家農戶的桃子,哪家農民就讓你隨便吃,你吃飽了農民都不管。

  “我們三個人去這一次,已經有經驗了。咱們要是想觀賞桃園,先不要摘桃子,只走走看看,等飽過眼福了,咱們再選中一家農戶的桃子,說好價錢再下手摘。你要是真想去,咱們還趁著廠休日,你號召朋友們,咱們一起去。”

  “行!”楊依林說,“這兩天我就通知朋友們,這個星期六早上,咱們早點出發,下午早點回來,不耽誤準備歌會上的事。”

  溫潔梅說:“依林,這次去桃園,你是沒有去,你要是去了,你肯定還會做出極美的詩句呢。我是第一次看見一棵棵的桃樹上,滿樹掛著紅桃、滿樹掛著粉桃、滿樹掛著白桃、滿樹掛著青桃的桃園。”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