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天陸傳說 > 第八十七章 王小風
  巨人王聽到尖叫,愕然地轉過頭。只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高高舉起手中的劍,拼盡全力對著他金甲破碎,已經露出了小腿之處狠狠斬下,劍尖帶著火焰,一劍嵌入巨人王小腿骨里。

  他強行運轉土之力,強忍劇痛繃緊小腿肌肉,死死夾住這一劍,不讓他再入分毫。但即便如此,李如虎這一劍已是入骨三分。

  巨人王厲聲長嘯,抬起大斧就要一斧子劈殺李如虎。李如虎臉色蒼白,但也不打算躲避,嘶聲長嘯,拼盡全力,亦是讓劍硬生生地再深入一分。

  巨人王已懷著必死之心了,而李如虎又何嘗不是?李如虎之前親眼看到自己用盡全力培養的小侄子被巨人傭兵團的人活活砍死之時,心就早已死了。

  他的人生就只剩下兩個目標,一個就是讓自己的兄弟們活下去,另外一個就是拼死也要從巨人那里咬下一塊肉來。而如今,機會就擺在眼前,他豈能浪費?

  當然,在陸鳳兒眼里,巨人王的意圖看得一清二楚。當巨人王抬起大斧之時,陸鳳兒就已經動了。

  他毫不猶豫地一大步跨出,迅速運轉起火之力,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對著巨人王高高抬起手臂的手腕處就是一劍斬去。

  劍刃劃出一道赤紅色的半月圓弧。

  鮮血瞬間噴薄而出,巨人王的手掌失去支撐,和那巨大的斧頭重重地掉在李如虎腳邊,發出一聲令人心顫的巨響。

  而巨人王雙目血紅,那沒有手掌的手臂上涌起土黃色的光芒重重地砸在李如虎的臉上。

  李如虎猶如破布袋一般被一拳轟出二十多米遠,口中鮮血狂噴,噴得渾身都是。

  他重重地栽倒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胸口因為劇烈的震蕩而憋了一口氣,臉色漲得通紅。

  但旋即,他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氣。雖然如同將死之人一般有一口沒一口的,模樣狼狽,但其臉上卻還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他笑了,大聲的笑了,最后發狂了一般哈哈大笑,難以自己。

  巨人王痛得厲聲嚎叫,身體止不住地抽搐,陸鳳兒強忍著體內的虛弱感,提起劍,頂在巨人王的脖子間,用盡全力一送。

  巨人王當場便停止嚎叫,嘴里鮮血汩汩而出,死死地握著陸鳳兒的劍,雙腿彈了兩下便慢慢沒了動靜。

  見狀,陸鳳兒心里一松,腦海里頓時傳來一陣眩暈感,讓他身形一個不穩,差點跌倒在地。但他強撐著身子,死死地握著手中的劍,半靠在巨人王的尸體上。

  醬紫色頭發的少年厲聲長嚎,抓起邊上的長劍尖叫著便對著陸鳳兒沖來。只可惜沒沖出幾步,一個四十來歲的三級武者對著他的肚腹就是一腿踹去,讓他蹭蹭蹭地退了十多步,摔了個四腳朝天。

  見得巨人王斃命,巨人傭兵團的團員們仿佛失去了最后的依仗,紛紛繳械投降,跪倒在地。

  而那和王沖打得不可開交的隱殺猛地往后一跳,躲過了王沖的一記重刺。看向幾乎失去戰斗力的陸鳳兒,眼神閃爍。

  當他正打算施展隱身術的時候,他的眼角不知為何被遠處站著的一個黑袍男子所吸引。那黑袍男子負手而立,黑色的衣袍裹住了他的臉龐。

  但隱殺卻隱隱看到,那看不清面容的面龐上,有雷光在閃爍。

  他大驚失色,緩緩后退了三步,本打算立馬逃走,但是身后卻傳來一陣如針扎般的疼痛感。

  混蛋!被盯上了,怎么吃虧的總是我!他心里暗罵。但罵歸罵著,問題總得解決。

  于是,他從胸口掏出一本老舊得幾乎發黃的典籍,小心放于地上。

  身后針扎般的感覺瞬間消失,他立馬從地上一躍而起,隱去身形,離開這是非之地。

  見此,王沖從地上拿起這本書籍,書上還帶著隱殺身上的溫熱,讓他惡心了一陣,應該是隱殺那隱身之術的原籍。

  王沖興奮不已,所謂技多不壓身嗎,隱殺也就靠著這隱身之術,才在這強者之林有了一席之地。

  力氣還不如我呢,跟個小娘們一般。他心道。還年少的他雖然和他打了好一陣,卻絲毫沒發現自己的戰斗經驗和還和隱殺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過隱殺其他的方面還真的沒什么出彩之處了。但雖說如此,他的實力也不在那些還是四級武者便當家了的傭兵團團長之下了。

  那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見大勢已去,轉身想跑,卻突然撞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身上,中年男子面目兇惡。

  若是放在以前,他一定對他嗤之以鼻。而如今.........他顫抖地叫出了眼前這名中年男子成名的名號“狼.......狼王?!”

  聽得這稱號,陸鳳兒心里一驚,轉過頭去看了狼王一眼。而狼王顯然注意到了這一點,看了一眼陸鳳兒,便轉過頭對著那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

  “喲!大少爺!慌慌忙忙干什么去呢?”那被稱為狼王的中年男子咧嘴笑道,眼神中充滿冰冷。

  “沒.......沒.........求狼王放過我一命!”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放過你一命?可你們放過我的兄弟們一命了嗎?”狼王突然齜牙咧嘴,一臉殺氣地向前邁了一步,嚇得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急得大哭“不.....不.......不是我們殺的!”

  陸鳳兒聽得狼王的話,心里一跳,但他臉色還是如常,裝作不知道此事,小心翼翼地轉過身來,背靠著巨人王的尸體,坐在地上休息。

  他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再和一名五級武者戰斗了。

  “不是?我們那個酒鬼你知道吧?”狼王冷冷地盯著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

  “酒鬼?酒鬼不是掉落懸崖了嗎?”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大驚失色。但當話一說出口,他立馬后悔了,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狼王嘴角泛起一抹猙獰,這種表情少當家很清楚,在他殺人的時候都是用這副表情“你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嗎?”

  “不.......不.......”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急得大哭,但狼王的手上不知何時卻多出一副鋼爪,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他的喉嚨,將他提起。

  泛著森森寒光的鋼爪點在他的胸膛,緩緩沒入他的心窩。

  那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在半空中撲騰著,掙扎著,嗚咽著。但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臉上寫滿痛苦。

  當狼王的鋼爪在他體內扭轉了幾下之后從他的心窩拔出,松開另外一只手后,他重重地栽倒在地,抽搐著,不一會兒便斷了氣。

  隨后,狼王抬起頭,眼神冰冷地看向陸鳳兒,陸鳳兒心里一驚,暗暗緊繃了身體。

  而這時,一個面目陽剛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陸鳳兒眼前,對著陸鳳兒抱了一拳,聲如和煦的春風“在下.......王小風,名號為風神。”那男子停頓了一會兒,才說道。

  “在下陸鳳兒,沒有名號。”陸鳳兒抬起頭,對著眼前的男子自報家門。

  “你好,陸鳳兒,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那自稱風神的男子對著陸鳳兒又是抱了一拳。

  “說!”陸鳳兒的干脆顯然也讓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他頓了頓之后才開口道“巨人王和我也是老相識了,這句話說的沒錯,雖然不是什么善緣。”說到這,那男子聳了聳肩膀。

  “但畢竟他也是成名已久的五級武者,雖說行事為人令人不齒,但也算是好漢一條了。所以我想他的尸體也不應該被人肆意踐踏,應該得到應有的尊重。所以我懇請你能把他的尸體給我,讓我將他好生安葬,當然,你不愿意就算了。”

  風神對著陸鳳兒鄭重道,儼然把他當成了和自己是同一層次上的人來談。

  “可以!”陸鳳兒點了點頭。這風神也是令人意外,陸鳳兒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之時,是因為這家伙不服酒館老板刻意留個位置給他而被扔了出去,沒想到現在看來這家伙還挺講道理的。

  “謝謝!”說罷,風神伸出了右手。

  陸鳳兒詫異了一下,亦是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体彩e球彩总进球走势图 吉祥棋牌电脑版? 融资买入股票如何操 打麻将财神方位 股票交流论坛 星悦内蒙麻将新安卓系统下载 皇马拜仁欧冠半决赛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血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微信打麻将怎么创房 … 财神捕鱼放水规律 浙江杭州哈灵麻将手机版 股票融资开户条件 大嘴填大坑下载官方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 赚钱的手机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