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無限武俠冒險 > 第七十章:金銀二老
  缺德道人武功雖受天地所限,不曾臻至先天高手。

  但他的見識和閱歷,確實在讓夏云墨嘆為觀止。其所學百家功夫,無論何種武學,都能信手拈來。

  這“神爪功”的大部分破解之法,也是由他提出,而且相對的每一招,都能夠提出數種破解之法,然后再從其中找出最適合夏云墨的武功招式。

  因為他也是后天境巔峰高手,再加上博學百家,指點夏云墨武功更是不在話下。

  到目前為止,真正指點過夏云墨的一共兩人,一個是楊泰來楊叔,另個便是缺德道人了。

  楊叔雖是先天高手,但不善言辭,不怎么會教導別人,大多數時候都是照本宣科。

  缺德道人在這方面就厲害得多了,不管夏云墨有何種疑問,在他的講解中,都能夠輕易解開。

  夏云墨聽取缺德道人講解的武學奧妙,與自身領悟融會貫通,將心靈上的塵埃一一拂去,武學上的一些枷鎖,亦是豁然開朗。

  這一日夜里。

  “老爺子,你教我了這么多東西,要不我拜你為師得了。”夏云墨笑著說道。

  缺德道人一邊啃著醬肘子,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不收,不收,你這家伙雖然聰明,但不適合做我徒弟。”

  夏云墨問道:“哦,這是為什么?你不是已經教了我很多東西嗎?”

  缺德道人說道:“我教你的,不過是我從各門各派里學到的武學理念知識,而我真正的武功,卻不在其中。”

  夏云墨道:“原來如此,那我到底為何不適合做你的徒弟。”

  缺德道人吃的滿嘴是油,打了個嗝道:“你這家伙不算好人,也不算壞人,純粹的江湖人罷了。而我要找的徒弟,卻是要善良正直,并且武學天賦不錯的人。”

  夏云墨啞然失笑道:“原來如此。”

  就在這時,門被敲響,李大嘴又送了一盤菜上來就下去了。

  可這一次缺德道人卻不曾狼吞虎咽,以風卷殘云之勢將這盤炒肉絲解決,而是用筷子在肉絲里面翻了翻,然后從中挑出兩根肉絲。

  “你這小子的之前放的魚餌,又上鉤了兩天大魚,這次來的是下毒的高手,只可惜了一盤好菜。”

  夏云墨順著仔細瞧了瞧那“肉絲”,分明就是兩條肉蟲子。這肉蟲子的形狀和顏色都和肉絲相似,稍微一個不注意,怕就要吃到嘴里。

  “這是五毒教的蠱蟲,看來五毒教的高手來了。”缺德道人耳朵一動,又淡淡道:“這兩個小家伙的膽子倒是大,下了毒竟也不離開,你去解決了吧。”

  夏云墨耳朵微微一動,笑道:“的確是來了,那我就去拉魚竿了。”

  缺德道人揮了揮手道:“快去處理了,這大半夜的,動作麻利點,別打擾了別人休息,待會進來的時候,再幫我帶一壺酒上來。”

  “好勒。”

  圓月高懸,清輝遍灑整個七俠鎮。

  原本到處都是灰塵的尚儒客棧,已經幾乎是一塵不染,就連各個角落處都打掃的干干凈凈。

  卻是平谷一點紅實在忍不住在這樣臟的客棧住下去,非但把幾個房間清理干凈了,甚至將整個客棧都打掃了好幾遍,累的半死不活。

  夏云墨拿著酒壺,飛身到房頂上,仰頭喝了一口酒,朗聲笑道:“兩位客人既然來了,不妨出來一敘吧,天氣涼了,我請兩位喝酒,不要錢的好酒。”

  突然一人道:“你的酒我不喜歡喝,我想要喝你的血。”

  這是個男人的聲音,又尖又細,聲音雖不大,卻刺的人耳朵發麻。

  另外又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小子,我若是你,就乖乖的自殺吧。否則待會五毒噬身,那滋味可不好受。”

  “五毒噬身?”夏云墨思忖了片刻,便笑道:“原來是五毒教的金銀二老,倒是失敬失敬。”

  金長老嘿嘿怪笑道:“既然知道是我兩,還不快束手就擒。”

  金銀二老來自五毒教,是江湖中厲害的用毒高手,駕馭各種毒物,殺人如飲涼水般簡單,而且被他們所殺的人都死狀凄慘無比。

  這兩人武功或許算不得頂尖,但對于大部分的高手來說,就算面對頂尖殺手,卻也不愿面對這兩人。

  除此外,這兩人神秘異常,殺人從來不露面,只是遠遠的躲著,操控毒物將對方殺死。

  夏云墨負手而立,淡淡道:“你們既然想要我的性命,為何又不敢現身?”

  金長老的聲音響起:“我們不用現身,卻也可以要了你們的性命。”

  夏云墨道:“哦?”

  銀長老咯咯怪笑道:“到今夜為止,死在我們手里的人已有四百二十一人,非但沒有一個人見到過我們,根本就連影子也看不到。”

  他們的聲音忽遠忽近,夏云墨雖能夠感覺到他們就在附近,可具體在那里卻又不知道。

  夏云墨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可我為何聽說過金銀二老是兩個侏儒,面容丑陋到了極點,所以才不敢見人,想不到江湖傳說竟然是真的。”

  過了半響,才聽到金長老嘶聲道:“我若讓你在天亮之前就死了,算我對不起你。”

  銀長老也充滿了森寒的意味:“我要將你的肉一寸一寸的撕下來,拿去喂我的寶貝。”

  夏云墨笑呵呵道。

  “我在天亮前自然不會死的,不過你們卻很難說了。另外我的身體你這侏儒老太太連碰都碰不著,你還是拿你自己那一身又臭又爛的肥肉喂你的寶貝吧。對了,你的寶貝不會就是金長老吧,我早就聽說你們兩個有一腿,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不得不說,夏云墨這家伙的嘴有時候簡直有毒。

  空氣中兩道呼吸聲加劇,不過在刻意壓制著。他們也明白,他們擅長的是下毒,一旦被夏云墨近身,那就必死無疑了。

  “小子,我要你死。”

  金長老那惡毒的聲音忽的響起。

  緊接著,便是嗡嗡嗡的聲音。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期货散户交流群微信群 默认论坛2肖2码 股市里的权重是什么意思 申城棋牌安卓系统叫什么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博乐填大坑下载 股票集合竞价规则 五分彩万位稳赢公式 赛车动漫 刘伯温二四六精选免费料 下载多乐升级 百分百平特一肖公式 免费大众四人麻将游戏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vivo版 股票短线交易软件 快速赛车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