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山野閑云 > 第253章 原始時代的第一件麻布衣

第253章 原始時代的第一件麻布衣

  遠遠看去,就像一顆火球橫空而來,帶著猛烈的威勢,周圍的大小野獸紛紛趴伏了下來,連飛鳥都禁聲了。

  整片山林,仿佛就像瞬間進入寂靜一般。

  湖底,默默盤身休眠的大白,身子猛然一顫,抬起頭來,有些不安的顫動了下,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那只火鳥終究還是沒有在那片綠茵上降落,而且很知趣地收斂起了體外的火焰,降低的身形,一道身影從它的背上跳下。

  那道身影跳下它的背后,它的雙翼猛然一振,身子瞬間拔高。

  一道狂風朝著地面襲卷而來,吹得平湖卷起三尺浪,湖畔更是煙塵四起,周圍的樹木都仿佛被壓彎了腰。

  那道身影從上百米的空中落下后,猛然向下轟出幾拳,幾道火焰隨之出現,卷住他的身體,使得它的身體下降的速度緩了緩。

  如此這般,幾次揮拳,終于穩穩落地,只是雙腳陷入泥中。

  正在翻地中的云不留看到這道身影穩穩落在地上之后,便不由笑了起來,“炎角兄弟,你怎么來了?”

  那道身影正是天炎部落的炎角,落在地上,并在地在砸出一個小坑來的他,將雙腿從泥中拔出,笑道:“你這地方,確實是個頂好的居住之地啊!面朝大湖,四面臨山,食物和水源一點都不缺,這里居然還有一片草地讓你種植農作物我還以為會很難找呢!”

  云不留笑著扔下鋤頭,道:“我這地方可一點都不隱蔽,看到那座大雪山了吧!這就是最大的標志。走,去我家里坐坐。”

  云不留邊說邊將他肩上的包袱接過,帶著他往高崖走去。

  炎角指了指那座小竹樓,“你這里還有其他人?”

  云不留搖頭道:“那是我一開始住的地方,后來成親了,就在崖上蓋了座木屋,那座竹樓就給金子它們住了,順便當個小倉庫。”

  踩在高崖脊背的石階上,炎角看了看四方,微笑道:“此處景物雖美,食物與水源也是不缺,可先生一個人在此居住,就一點都不覺得寂寞孤獨么?為何不去我們天炎部落呢?”

  云不留笑道:“你這不會是過來做說客的吧!”

  炎角哈哈一笑,道:“我就是隨口一說,這次來找你,就是告訴你一聲,我們已經找到了織麻衣的方法了,并且還制作了一套麻衣給你送過來,順便問問,還有什么地方需要改進的?”

  聽到這話,云不留不由雙眸一亮,可以織出麻布來了?

  炎角笑道:“其實知道了這個東西可以織成布,可以做成衣,再把這種想法付諸實現就簡單多了。就像你當初教我們煮鹽一樣。”

  煮鹽也確實不難,只要知道了方法,就會覺得那很簡單。

  難就難在,誰也想不到,可以用那樣的方法。

  這就和決策者與執行者的區別一樣,決策者掌控大方向,執行者只需要根據要求,想辦法完成這個要求就成。

  不過煮鹽更簡單,云不留連方法都告訴他們了。

  倒是這次的織布,就讓人有些為難了。不過雖然沒有研究過織布機是什么樣的,但云不留其實還是給他們提供了一些思路。

  到了崖頂木屋,云不留讓炎角在露臺上坐著,他則拿陶罐,用小泥爐燒水。小泥爐就放在露臺邊上,方便燒水煮茶。

  每次午飯和晚飯之后,云不留都會給自己煮上一壺茶。

  坐在躺椅上的炎角往躺椅上一靠,感受了一番后,他就爬起來研究這個躺椅,而后笑道:“你還真是懂得享受!連這種椅子都能做出來來!回頭我也弄個送給大巫,想來他一定會很開心。”

  云不留笑笑搖頭,這算什么享受啊!在原先那個世界,沙發,彈簧床,水床,自動按摩椅

  云不留突然覺得,貌似可以嘗試著做一下沙發嘛!

  而且還是全獸皮的真皮沙發。

  研究了一會竹椅,炎角又說了起來,“真的不考慮去我們天炎部落嗎?你也是成過親的人了,難道不曉得憋久了嗯嗯?”

  云不留啞然失笑,末了道:“當你全身心投入到某件事情當中去的時候,這些東西,完全是可以不想的。”

  要說完全一點都不想,那肯定也是騙人的。

  是人就會有欲望,就看能不能將那股欲望束縛住,然后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去。這點對云不留來說,一點都不難的說。

  他只需要想一想安然的似水溫柔,然后再想想那些部落原始妹紙們的原始狂野,他的注意力一下就能轉移到修行和研究上去了。

  而且,他也不希望等將來安然再次出現在他面前時,自己身邊圍著一群大小原始人,叫她媽媽,或者叫她奶奶。

  想想那畫面,估計到時安然會忍不住原地爆炸吧!

  當云不留泡好茶,放到他面前時,炎角品了口茶后,才將他帶來的那個包袱打開,里面疊放著一套麻黃色的麻布衣。

  云不留拿起麻衣輕輕一抖,發現這件麻衣長到他的膝蓋,有點像裙子的感覺,做工不算精巧,甚至可以說是粗陋,但已經很好了。

  這要是讓他自己來做,估計都不知道要搗騰到什么時候。

  炎角微笑道:“這件布衣已經經過防火藥汁浸泡過,不用擔心會被火焰燒壞。就是洗的時候,不能用你的那個香皂水去浸泡,否則防火藥汁會被泡出來,到時還得繼續用防火藥汁再浸泡。”

  云不留點了點頭,拿起麻布衣就往屋里跑,沒一會,他便穿著那件麻布衣走了出來,感覺涼颼颼的。

  畢竟現在還是冬末,還未春暖花開,氣溫還是偏低。麻布在保暖方面本就不行,也就是夏秋季節穿穿比較涼爽。

  “穿起來還可以,挺合身的。”

  原本就量好了尺寸的,自然不會差太多。

  只不過麻布衣在彈性方面并不好,所以質感很一般。

  穿著麻布衣亮了個相之后,云不留又回去換回那身獸皮衣,至少在保暖這方面,獸皮衣還是杠杠的。

  然后炎角又從包袱里拎出了一柄帶著竹鞘的金屬小刀。

  “這是我父親送你的小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PS:求票!謝謝!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新疆11选5推荐号 哪个版本的豪利棋牌 今日推荐股票 网上赚带赚团队真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 四肖中特期期准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王中王资料 贵阳捉鸡麻将游戏下 捕鱼王z25 丫y陕西麻将 什么是资产配置 海南体彩走势图 广西11选5手机版 可以赚钱的网页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