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異界神級天帝 > 第74章癡情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秦離這短時間的日子很平常,他的修為雖然沒有精進,但卻一直在鞏固自身的修為實力,已經徹底穩定在了禪意八層的地步。aniweii

  倒是這幾天來,秦離發現一件反常的事情,那就是白冬冬,這個家伙,居然在跟蹤他,特別是他和童靈兒待在一起的時候,雖然距離很遠,氣息也感覺不到,但是有貔貅大神在體內,又怎么會不知道白冬冬的小動作呢。

  這天上午,秦離如約和童靈兒見面,剛剛出學院的大門,就發現屁股后面又跟上了尾巴,正是白冬冬無疑。

  轉過一個彎之后,秦離躲在了拐角處,不多時,便聽到了一陣腳步聲,這才猛地從轉彎處出現,與白冬冬撞了一個滿懷。

  “哎呀,秦離,這么巧啊,你在這里做什么啊?”白冬冬一臉尷尬,看著秦離笑著,神色非常不自然。

  “我在這里做什么?我看是你吧,冬冬,你跟蹤我有意思嗎?咱們都這么熟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說好了。”秦離直截了當,這也讓白冬冬有些意外,雖然被挑明了,但他并未覺得自己做錯了,而是昂首挺胸的質問道:“那好,既然被你發現了,我也不隱瞞了,我問你,你和那個童靈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是什么關系!要知道,她可是你干娘的妹妹!”

  “我知道啊。”秦離點頭說道:“這也沒什么,雖然她是我干娘的堂妹,輩分高了些,可是她的年紀和我們一樣大啊,我和她之前的事情,正如你所看見的事情一樣,不是,我怎么發現你現在對我和她這么好奇了?”

  “我告訴你啊,秦離,你可不能做對不起蕾蕾的事情,蕾蕾可是你的未婚妻,你還沒娶她過門呢!我這個做大舅哥的,自然要看著你,守著你,不能讓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白冬冬趾高氣昂。

  秦離明白了,他一臉無奈的看著白冬冬,忍不住笑了一聲,說道:“我說冬冬啊,我那是被逼得,你知道,我對你妹妹根本沒有任何心思。”

  “可即便如此,她也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娶了她,就是明媒正娶!”白冬冬反駁道。

  “我還沒和她成親呢,你要是在這里,我更加害怕和她成親了,再說,男人誰還沒有個三妻四妾呢,你可真逗。”秦離隨便應付著,但是白冬冬不依不饒,拉著秦離說:“好,既然你現在還沒成親,那我不管你,但是我可告訴你,如果以后成親了,你要是敢做對不起我妹妹的事情,我一個不放過你!”

  “你就那么想做我的大舅哥?”秦離很是無奈,白冬冬舔了舔嘴唇,哼哼笑道:“行了行了,你去忙吧,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再跟著你了,跟你這幾天,浪費我的修行時間。”

  “你這樣就對了,我還是比較看好一直修煉的那個你。”秦離笑了起來,白冬冬這才轉身離開。

  走了白冬冬,秦離才長長吐了口氣,轉過幾個彎之后,秦離也在嘯天城城門口,見到了童靈兒,看到秦離的那一刻,童靈兒立刻小跑上來,急切的說道:“秦離,你得幫幫我。”

  “怎么回事,這么著急,發生了什么?”秦離問。

  “還不是童天嘛!哎呀!”童靈兒無奈的搖頭,邊走邊道:“童天他沒有回去家族,而是到了附近的一個村子里,喜歡上了一個姑娘,賴著不走,這不眼看就是我們回去家族的時間,他還不愿意回去,如果不回去的話,家族會怪罪下來的,你得替我勸勸他。”

  秦離很吃驚,咽了咽口水,問道:“童天不是喜歡你么,怎么這么快就移情別戀了。”

  “我哪里知道啊,也奇了怪了,早知道這樣,我根本不會帶他出來,而且我告訴你,我們童氏一族是嚴禁與外界的人通婚的,除非是族內安排,如果他執意如此的話,不僅僅是害了他自己,更是害了那個姑娘的一家!”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秦離凝重的點著頭,這才和童靈兒一同騎上巖羊,快速朝著附近的村落,風村過去。

  一路上暢通無阻,官道的道路也很好,所以速度很快,才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兩人便到了風村,在村口打聽了一陣之后,這才來到了一個大院面前,透過大院的柵欄,秦離看到了童天,他坐在院落之中,正和一個女孩一起處理著苞谷,兩人有說有笑的,這看過去,秦離才發現,這個村中女孩的容貌,竟然不亞于童仙兒,也怪不得童天會移情別戀。

  可惜的是,這個姑娘只是一個普通人,并非是修行者,而且姑娘看上去非常單純。

  “童天1”童靈兒叫了一聲,童天抬頭看去,站起了身體,對那姑娘說道:“我姐來了,你等我一下。”

  童天一路小跑過來,笑嘻嘻的站在了秦離和童靈兒面前,看著兩人撓了撓頭,現在他對秦離可沒有半點怨恨了,反倒是感謝秦離,如果沒有秦離,他恐怕還沒辦法和現在喜歡的人相遇呢。

  “童天,沒時間了,最晚明天,我們就要回去族里了,你快和她道別吧。”童靈兒無奈的說道。

  “為什么啊,我不要,我還要繼續留在這里,靈兒,你回去吧,回去告訴族里,就說我在外面歷練,等歷練過后就回去!”童天直截了當的拒絕了。

  “你是傻還是蠢?沒有長老的允許,根本不可能存在先斬后奏,你難道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嗎?”

  “可是我不想走,靈兒,我都幫了你那么多忙了,你就幫我這一個忙都不行嗎?再說你和秦離的秘密,我不也替你們保守著呢么,求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我在這里絕對不亂跑,你走了秦離還在,你可以讓秦離監督我,可以嗎?”說到這里,童天更是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舔著嘴巴笑了起來。

  童靈兒沒有一點辦法,看向了秦離,秦離也只能啊喲頭,對于這些事情,他也沒有辦法,無奈之下,童靈兒只能點頭,說道:“那好吧,我會盡量替你拖延的,但是如果長老用手段的話,后果你可要想清楚!”

  “知道了知道了,謝了靈兒,嘿嘿。”童天笑著,又轉身回去了。

  “你看秦離,我根本勸不了他。”童靈兒無奈的環抱著雙臂,對此,秦離也沒有辦法,吐了口氣說道:“要不然你就先回去吧,回去之后替他拖延時間,我在這里守著他,也多勸說勸說他,怎么樣?”

  “只能如此了,如果到了時間,我們兩個都沒回去的話,那才有麻煩了呢。”童靈兒無奈的搖著頭,也只能和秦離一起離開。

  出了村子之后,秦離本以為童靈兒要回去嘯天城,卻沒想到她現在就要離開,回去童氏一族了,撓頭問道:“這么著急?”

  “時間已經夠了,我這樣就得馬不停蹄的趕路呢,秦離,再一次謝謝你,這段時間和你在一起,我很開心,咱們就此別過吧,希望你們永遠不要被童氏一族知道身份。”童靈兒輕輕笑著。

  秦離也沒有辦法,苦笑的展開了雙臂,兩人深情的擁抱在了一起,隨后親吻了一下,童靈兒才從儲物戒指內,喚出了自己的行動坐騎,居然是一只紙鶴,紙鶴上光芒一閃,變得兩人大小,她也就此坐了上去。

  “秦離,我走了哦。”童靈兒對著秦離擺了擺手,秦離也淡淡點頭,說道:“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知道了,童天就拜托你了,再見。”隨著童靈兒的聲音漸漸遠去,秦離撓了撓眉角,倒是有點舍不得,或許他真的是喜歡上了童靈兒吧?要不然怎會有這種不舍之情。

  “秦離你在嗎?秦離!”突然,一陣熟悉的空洞聲音響徹了起來,秦離微微一愣,右手一翻,發現那傳信玉佩上光芒閃爍,急忙回道:“我在,可兒是你么?”

  “太好了,馮春大哥,聯系到秦離了。”可兒那邊一陣驚喜,又說道:“秦離,我和秦平已經到了巨樹城,但是馮大哥和丁玲姐這邊有很大的問題,我和秦平本來打算幫忙的,可是秦平被抓了,以我和馮大哥的力量,沒有辦法把秦平救出來,你也不行,要不然你就叫上太子他們過來一趟吧,十萬火急,他們為了逼我和馮大哥出面,明日午時三刻,要問斬秦平。”

  “什么!”秦離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明天問斬秦平,開什么玩笑,秦平可是這么多年以來,秦家第一個激活了燭龍血脈的人,他可是要帶領下秦家共赴輝煌的人,怎么能現在就死掉呢。

  “可兒,你先別著急,我現在就回去學院,問問院長有沒有辦法,在明天中午之前,趕到巨樹城,你們好好等著。”

  “秦離,我是呆瓜,實在趕不到的話,明天上午你一定要告訴我,就算是我拼上性命,也會安全把秦平救出來的。”

  “好,那就先這樣了,替我照顧好可兒。”秦離說著,裝起了傳信玉佩,騎上巖羊,便飛快的趕往學院。

  這一路可謂是疾馳,才一炷香的時間,秦離便到了院長的住處,坐在院長面前,氣喘吁吁的講清楚情況之后,院長瞇起了雙眼,認真嚴肅道:“當庭問斬我白虎學院的學員,這巨樹城城主的膽子也太大了,不得不說,以秦平的實力,居然會落敗,看來巨樹城城主手下的實力不容小覷,你一個人去不行,秦離,去叫上你的朋友們吧,把太子殿下也叫上,有他在的話,辦事情方便很多。”

  “院長大人,那可以在明天中午之前抵達嗎?”秦離急忙問道。

  院長微微一笑,點頭說道:“放心好了,學院之中有傳送陣,雖然不經常打開,也缺乏能量,但是今天一天的時間儲蓄能量也足夠了,只是只能去不能回來,要回來的話,需要靠你們自己走回來了。”

  “只要能趕到就好,多謝院長。”秦離抱拳鞠躬。

  “還用得著說謝謝嗎?我身為院長救我學院的學員,難道不是應該的么?你快去吧嗎,我也要去傳送陣那里準備了。”

  沒有再多言,秦離立刻起身,離開了院長的住處,這才直奔骨天河的住處,隨后又叫上了白冬冬和楚秋雅他們,一行人匯聚到了秦離的宿舍之中。

  “我們當然也要去了,秦平可是咱們的室友,對不對!”樂恒環抱著雙臂叫嚷著。

  骨天河擺了擺手,示意安靜下來,說道:“好,那我們大家一同前去,這個巨樹城的城主真是無法無天,我倒是要看看,本太子去了,他們是不是還要對本太子動手!”

  “太子殿下,您這一次親自過去,一定要給那個城主顏色看看,罷免他的城主爵位!”應颯義憤填膺的說。

  骨天河點了點頭,瞇著眼睛說道:“不過,還是需要具體的調查一下情況,畢竟巨樹城是為數不多的大城池之一,每年給帝國的供奉可不少,若是我輕易罷免了他,父王肯定會親自過問這件事情,反正救人要緊,只要先把人救下來,其他的就好說。”

  話到此處,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骨天鴻出現在了門口,急忙說道:“你們居然不叫我,太子,你居然不叫我?你要離開這里,我一定得跟你一起去,我不保護你怎么能行!”

  “堂哥,你,不用如此!”骨天河一副無奈之色,但骨天鴻卻是環抱著雙臂,就安靜的站在他的身后,也不多說一句話。

  “好吧,那就一起去吧,我來數一數人數。”秦離瞇著眼睛,算上應颯三人的話,一共八人,人數也不算多。

  “既然如此,那大家都回去各自準備一下,明天一早,咱們就去院長的住處匯合,怎樣?”楚秋雅微笑著說道。

  眾人也都紛紛點頭,太子更是直接轉身,告別了眾人,帶著骨天鴻離開了,楚秋雅也相繼離去,房間內也只剩下秦離五人,沒人再說話,紛紛坐在床上,不是修行,就是整理自己要帶的東西。。

  秦離則閉上雙眼,準備好自己的所有戰斗東西,也好規劃一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入夜之后,秦離也躺在自己的床榻上入睡,一直到了第二天一早,拂曉時分,秦離和眾人才一同起床,簡單吃了早飯,趕往院長的住處。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一定牛 怎么找有潜力的股票 股票配资返佣 pk10免费计划软件app 内蒙古快3和值振幅走势图 下载海南体彩飞鱼 股票融资融券增加 11选5第49期甘肃开奖 云南的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pk10官网app 江西快三是不是合法的 澳洲幸运5总数预测软件 股票分析师头像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 微信分分彩是不是真的 南粤风采36选7好彩1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