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江湖心路 > 第144章 偶遇
  春節已經過去十天了,大炎王朝的節日氣氛依然猶在,只不過現在陸鳴需要準備出發了,鏡州之行根本無法推卻,而陸鳴開始自己的計劃。

  明暗兩路分開來走,同時宮中還要有人假冒自己,陸鳴決定帶著李進、蔣侯兩人微服出行,三人騎馬離開都城前往鏡州,而一個月之后欽差衛隊由盧芳帶領出發。

  這一個月的時間之中,陸鳴需要有人代替自己,依然留在宮中活動,這就需要魏忠的配合。

  畢竟陸鳴現在的位置盯著的人很多,想要利用陸鳴的人不在少數,尤其是后宮那些,皇子和公主們現在也沒有離開,他們依然還在都城之中活動著。

  春節一般都是持續半個月左右,而隨后他們是否立刻啟程返回各自學武的門派,這個還要看情況的。

  “大總管,宮中的事情就有勞您多費心了,務必不要讓人知道我已經離開了!”陸鳴一身月白色的長袍、頭戴玉冠,腰間是他特質的腰帶。

  “放心就是,這點兒事情還難不住我,只希望你能盡心用命,不管如何都要給陛下一個交代才好!”魏忠說到。

  “是,小人必定努力!”陸鳴在前天再次進入演武空間,只不過這次他使用的是千倍的時間兌換,他將自己得到的幾門武功修煉純熟,但是內力并沒有急于增長,防止魏忠發現情況,而多幾門武功可以增加自己的自保能力。

  “好了,出發吧!”魏忠揮了揮手。

  他們是在皇宮的角門之外出發的,而且此時天還沒有亮起來,陸鳴翻身上馬,馬上掛著一個包袱一口鋼刀,這是魏忠給他的一柄刀,是一口不錯的刀。

  李進和蔣侯都是一副護院的打扮,陸鳴這才偽裝成為一位家事不錯的公子,帶著兩名護衛前往鏡州,為的是采購一批商品,回到都城來販賣。

  身份證明和通關的文牒一應俱全,陸鳴為此耗費了不少的心思,身份還需要考慮自己的年齡問題,另外偽造的身份在都城還要經得起查問,為此通關司費了一番的手腳。

  “駕”三人打馬離去,魏忠看著三人消失的背景,這才轉身返回宮中,而偽裝陸鳴的人則是御膳房陸鳴曾經的室友,金寶兒。

  他對于陸鳴了解的最多,陸鳴想到了這位昔日對自己不錯的室友,如果這次計劃成功,那么陸鳴自然可以將他要到自己的身邊兒,這才是最為值得培養的心腹之人。

  金寶兒現在身穿陸鳴的官服,跟在魏忠的身后,聽著魏總安排,頻頻點頭。

  “公公”蔣侯騎在馬上,三人直接背著南門而去,這次他們要出南門走陸路前往鏡州,而不是路程最快的水路。

  “是公子!”陸鳴說道,陸鳴調整了自己的聲音,畢竟他的面相足夠的稚嫩,現在聲音方面沒有什么破綻。

  “是,公子,我們為何要走陸路?”蔣侯認為應該走水路,如此才能最快的抵達鏡州。

  “因為我對于各州的情況并不了解,走陸路可以讓我了解更多的各地的風土人情,增加自己的見識,了解的情況越多,越是能夠把握細節,這樣才更加有底氣去鏡州。”陸鳴說道。

  “原來如此!”蔣侯點了點頭,這才明白陸鳴的用意,看來陸公公能夠成為陛下面前的紅人,確實有過人之處。“那么抵達鏡州之后,公子有什么想法呢?”

  “沒有,對于鏡州我們是兩眼一抹黑,只能到時候借用通廣司的力量看看,隨機應變罷了。”陸鳴說完想了想,再次說道:“最好的情況是對方有什么動作,如果他們一動不動,那么我們根本無從查起。”

  “確實如此!”李進在一旁插言道,“公子,我們是否可以打草驚蛇呢?”

  “打草驚蛇的辦法不是不能用,但是敵眾我寡,如果打草驚出來的是一只猛虎,我們會死無葬身之地的,所以辦法要到了地方再想,而不是現在憑空的去幻想,那樣只會讓自己陷入其中,無法看清周圍的情況了。”

  “公子高明!”李進也學會了拍馬屁,他上次的表現有了回報,得到了不少的獎賞,對他的修煉有很大的幫助。

  三人騎著馬來到南門的時候,正好這里開開開啟大門,南門這里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商隊,大家都是趕早出門,好趕些路程,而這里的的商隊大部分都是都城的商行,都是很好有背景的。

  不過在這里依然是排著隊,陸鳴三人自然也是排隊出行,“嗯?”陸鳴閑來無事,前后左右的觀察著,突然發現了一個家伙。

  陸鳴記得,那個自稱豐源布行的胖掌柜,背后是周貴妃的父親,左丞相周禮。

  豐源布行是周家的產業,而這個胖子見過自己,這事兒有些麻煩,竟然在這里遇到了他,如果不是他肥胖的身材,陸鳴還真的不一定記得。

  這個家伙面對禁衛一副老實的模樣,畢竟禁衛直屬與皇帝,并且屬于武將行列,他的靠山屬于文官系統。

  而面對自己他又一副底氣十足的樣子,可以說變臉和見風使舵的本事不低,而且尤為的不要臉皮。

  “你們兩個小心一些,身后這個商隊是豐源布行的,那個為首的胖子見過我,不過是否見過你們兩個我不太清楚,前次出城辦差的時候,我們征用了他們的馬車。”陸鳴小聲的告知身邊兒的兩人。

  “這么巧嗎?”蔣侯瞬間皺了眉頭,這事兒不好辦,他們現在站在出城的隊列之中,而南門這里是進出兩個隊列,根本無處躲避,如果貿然離開的話太過顯眼了。

  “我們在前,他們在后,應該問題不大吧?”李進說道。

  “小心無大錯,牽好自己的馬匹,擋住后面的視線!”陸鳴再次說道。

  “是!”兩人應了一聲。

  隨后三人牽著馬,自己略微靠前,見馬匹牽在身后,而不是自己的身側,這是比較危險的牽馬方式,無法及時控制自己的馬匹,不過高大的駿馬確實可以擋住三人的背后。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qq游戏大厅网页版登录 福彩开奖结果查询更多 安徽波克麻将怎么下载 上海11选五任二遗漏 能挣钱的app排行榜 下载天天重庆麻将 股市行情最新消息今 找一款能赚钱的网游 大唐棋牌官网 F1赛车视频 捕鱼达人3吾爱破解 悠洋棋牌大厅手机下载 1.3.7.15.31 百家乐 经典街机电玩捕鱼 天天娱乐棋牌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