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妖孽狂醫在都市 > 第1207章 死不足惜
  段尤正瞇著眼打坐,身為武者,無時無刻不在修煉,他和黃河雙煞不一樣,段尤精明克制,從不貪戀女色,當然,不是他不喜歡美女,是怕他的姘頭魅花陰,那娘們醋勁很大,凡是和段尤接觸的美女,絕沒有好下場。

  “段叔,不好了,黃河兄弟被秦揚打死了!”曾旭健一上來就開門見山。

  “什么?”段尤身形一晃,差點一頭栽倒在地,黃河雙煞的死,就如晴天霹靂,直接把他整懵了,瞬間也氣懵了,段尤和黃河雙煞的感情親如兄弟,如今黃河雙煞被殺,他難免兔死狐悲,一股濃濃的悲傷喜上心頭,太陽穴青筋直爆。

  段尤握緊拳頭,咯咯作響,好半天才壓下憤怒,竭力控制自己暴怒的情緒,連續深吸幾口氣息,調整調整后,從牙縫里發著寒的問道:“你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曾旭健把準備好的說辭詳細講給段尤:“我已經提醒兩位大爺了,可他們偏偏不聽我的,二話不說,就把秦揚的女人直接給掠走了,秦揚隨后趕到,打殺了黃河二大爺。”

  “真是豈有此理!”段尤拍案而起,又頹然坐下,他真后悔給這倆貨出主意,明知道他們色膽包天,見到美色不管不顧,自己還慫恿他們去松大放肆,秦揚身邊的女人,自然都是極品絕色,黃河二兄弟看上眼,不動手才怪呢。

  可招惹了秦揚的女人,被秦揚打殺又在情理之中。

  秦揚啊秦揚,你真真是欺我段尤斗不過你嗎?竟敢屢次三番的找我的事,這次居然下狠手打殺我的人,簡直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段尤氣的三尸暴跳,在屋里走來走去,一會兒握拳,一會兒揮舞著手臂,形同癲狂。

  “段叔,怎么辦啊?”曾旭健等半天,電話那邊沒聲音了,他忐忑不安問道。

  段尤穩穩狂躁的情緒,沉吟半響,說道:“他們在哪個賓館,我去給他們收尸!”

  “松榆松江區城中村喜來登賓館。”曾旭健忙道。

  “我馬上帶人過去,曾少,你現在也盡快過去,警方的人摻和進來就麻煩了。”段尤沉聲道。

  很快,段尤帶著人到了城中村喜來登賓館三樓,一大批黑衣人封鎖了喜來登賓館。

  “段叔!”曾旭健見到段尤,內心很是忐忑:“我已經提醒過他們了。”

  “不要說了,我明白。”段尤沒有遷怒曾旭健的理由,黃河二兄弟什么德性他最清楚,就算曾旭健想要阻止,那也是不可能的,黃河雙煞只聽他段尤的話,其他人,都是狗首發

  306房間,黃河雙煞身上已經蓋上了白色的被單,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段尤陰沉著臉,俯身撩開白色被單,他要看看黃河雙煞是怎么被秦揚打死的。

  黃河雙煞乃是天級巔峰的高手,兄弟倆一陰一陽,彼此幾十年如一日的在一起,可謂默契十足,打斗經驗極為豐富,兄弟倆聯手幾乎無敵,就算偽先天高手,對付兄弟倆也得費一番功夫,然,不幸的是,段尤看到,莊鐵賢的致命傷是脖子,氣管被捏碎扯斷,其他沒有傷痕,再看青木梨,傷痕在小腹,是內傷,五臟六腑碎裂不堪,打殺他們的人,手段狠辣,出手凌厲無比,均是一招致命。

  段尤驚駭,秦揚偽先天的實力,居然同時對付兩名天級巔峰,而且是兩人皆是一招致命,看情況,黃河雙煞連一點反抗的時間都沒有,這完全令段尤感到意外!

  按道理,秦揚要想殺死兩名天級巔峰高手,起碼也要戰斗幾個乃至十幾回合,除非是淬不及防,可,黃河雙煞面對秦揚的突然襲擊,不可能一點反抗的余地也沒有啊?

  段尤緩緩把雪白被單蓋上兩個死不瞑目的高手的面容,自己站著沉思,他在權衡,從兩人的傷來看,秦揚絕不是偽先天那么簡單,難道秦揚已經突破了先天?

  段尤想到,段家的徐供奉乃是即將突破先天的高高手,也被秦揚一招秒殺,這么說來,結合分析,秦揚要么是突破了先天,要么是身體隱藏著巨大的秘密,然而無論什么秘密,殘酷的事實告訴段尤,如今的秦揚早已今非昔比,倘若自己貿然去替黃河雙煞報仇,恐怕也討不到好去。

  “抬走吧。”段尤嘆口氣,命令下屬道。

  黃河雙煞的尸體被抬走,曾旭健來到段尤身邊,怯怯的囁嚅道:“段叔,都怪我,沒能阻止他們。”

  段尤望著天花板,閉眼痛苦道:“這事不怪你,是他們二人不知天高地厚,玩誰的女人不好,偏偏盯上了那殺神的女人,死不足惜啊!”

  “那,段叔要替二位大爺報仇嗎?”曾旭健道。

  段尤眼神寒光凜冽,陰森森道:“仇是一定要報的,黃河二兄弟就是我段尤的親人,此等大仇,我豈能不報,不過,秦揚這下子已成氣候,功力高絕,我斷然沒有把握和他硬斗,還是要想個萬全之策為好。”

  曾旭健心道,我看還是不要去招惹姓秦的了,段家牛逼哄哄的高手都被人家一招秒殺,現在段家還有什么拿出手的高手,反正我是躲的遠遠的,以免殃及魚池。

  且說蟬姐那邊,饒振南被秦揚治好,蘇醒過來,經過調理,已經和常人無異,而蟬姐也終于知曉了義父真正的身份。

  義父告訴她,其實他是國家炎組的成員,秘密調查大家族和黑道有組織犯罪,結果不小心被公孫家和段家察覺,然后命令左爺給他下毒,現在他醒了,所以要把一切告訴自己的義女。

  饒振南躺臥在床上,靠著床頭,對蟬姐說道:“那時候義父已經調查清楚,公孫家是段家的傀儡,但段家也是別人的傀儡,他們有個共同的幕后,就是位于米國的一家比較有名的科學院,名義上是科研機構,從事各種科學研究,實際上就是一個國際犯罪組織首發

  “原來真是這樣!‘蟬姐秀眉微蹙:“我一直懷疑段家有幕后主使,果然被義父說中了,那我也不必顧忌了,現在就可以收網抓人,把他們一網打盡!”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