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影視世界當首富 > 1131 先發不等于就贏,暈血的戰爭販子

1131 先發不等于就贏,暈血的戰爭販子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耳朵里聽到有人被嚇的呼吸不過來,威廉的目光立刻往聲音傳出來的方向看去,而戰甲上的掃描波跟著掃里過去。

  掃描結果出來后,威廉不由翻了個白眼,不過他沒拆穿這個長的確實挺漂亮的女人,反而趁機說道,“啟動醫療機器人,有人好像要暈倒了”。

  2米多高的投放艙頂部咔嚓一聲,彈出個金屬箱子,落到地面上后,箱子自動開始變形,只幾秒鐘一個只有1米5的醫療機器人出現在舞臺上。

  “嘩啦啦”,一陣驚訝、疑慮、恐慌的聲音一下子就讓劇場鬧哄哄起來。

  “安靜”,隨著威廉變大的聲音從劇場里傳來,觀眾楞了一下,威廉趁機道,“放心,我沒興趣研究向變形金剛一樣,擁有自我意識的機械類生命,

  這只是個醫療類的機器人,沒有獨立的自我意識,一切都靠預定好的醫療程序行事”。

  隨著觀眾安靜了下來,威廉指著裝暈倒的女人對醫療機器人道,“給她檢查”。

  “不用,不用,我沒事了,我沒事了”。

  看著不停搖手,說自己沒事的女人,這下誰都知道這女人是變著法的,用裝暈來接近威廉。

  可她沒想到威廉居然造出了專門用來救人的機器人,而且一想到自己要被個機器人檢查、救治,她心里就發毛。

  威廉一個念頭,戰甲后背自動打開、分離,然后走到變回手提箱模樣的醫療機器人前,提著它放會投放艙,自己也雙手雙腿噴出火焰回到投放艙。

  “戰甲你們也看了,看完反變戰甲的話,我們開始看電影,全息版的電影。

  至于具體的數據和武器之類的,抱歉,”威廉聳聳肩,“保密”。

  說完,威廉就不管觀眾們喊什么了,要說的也說的差不多,再說下去就涉及一些需要保密的東西了。

  “等等,等等,德希爾先生”一個胡子花白的老人,站起來說道,“既然你造出了醫療類的機器人,那你有售賣的計劃嗎?”

  一看對方的年紀還有他身上的著裝,威廉就明白對方是個有錢的人,也是個怕死的有錢人。

  雇傭個護士專業的保姆在家,需要的話費比起機器人可便宜太多了。

  威廉想了想就搖頭,雖然讓醫療機器人公開露面,他就有這種想法,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一則涉及到的技術太多,真售賣的話,就算降低技術也比這個世界出現的機器人先進太多。

  更別說一套防彈西服他就敢賣五百萬英鎊,這種已經編入所有星期天能找到的醫療案例和解決方案的機器人,

  不賣個千萬甚至幾千萬,他心里就會覺得自己吃虧了,可要是真賣這個價格,就等著被人罵成想錢想瘋了的瘋子。

  現在拿出醫療機器人,為的就是引起全民大討論,讓人們有個接受的過程,不會一下子就成了眾矢之的。

  按照米國佬現有的體系,說不定用不了幾年就會出現歡迎他售賣醫療機器人的聲音。

  至于其他大公司跟著研究醫療類的機器人,打破威廉的壟斷。

  這事真說起來,以現在的規則,誰都知道壟斷賺的最多,但被罰起來時,動不動幾十億美金的罰款也同樣會讓你欲仙欲死。

  薇軟總是米國佬的親兒子吧,不一樣差點被米國佬自己給肢解了。

  市面上出現幾個同類產品,不說技術,僅僅在制造成本上威廉就能碾壓他們。

  先發被后發的人取代的例子還是有不少的,賣產品除了技術外,說來說去還是成本的問題,而且靠成本打贏的事,天朝人大概體會的最深了。

  所以,心里雖然早就定計的威廉,裝作為難的樣子道,“我要是說出價格,你們肯定難以接受。

  而且醫療類的機器人一旦發售,對醫療行業造出的沖擊肯定會比外傷自愈儀器大無數倍。

  真這樣的話,十年后從事醫療行業的人將縮減幾十倍,一旦研究醫學的人大量減少,我不知道人們會不會認為我是醫學史的罪人”。

  這問題一下子就讓在坐的人沉默起來,不過,這些人要是真以為威廉是好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等他發布自己將進入特效行業,進入電影播放行業時,都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因為他而失業。

  白胡子老頭立刻反駁道,“可科技不停的發展的話,就算你不想面對這種情況,不想當第一個打破別人飯碗的人,也會有其他人或者公司做。

  既然你已經有這種考慮,更不缺錢,那我們寧愿讓你這種富有同情心和責任感的人去做,免得最后要面對的是一切都以利益為目的的資本家”。

  被老頭這么一說,在坐的人里就算是富豪都開始抱怨起來,更別說那些普通家庭的人看一次病,就等于站在破產的邊緣。

  可威廉哪有心思去管米國佬的事,“抱歉,這畢竟只是機器,誰都不知道它會在什么時候忽然出現程序錯誤”。

  說完威廉這次是真不管觀眾說什么了,對著劇場門外招招手,裝著反變戰甲的投放艙就自動懸浮著飛了進來。

  有了這個巨大機甲出現,除了真需要醫療機器人時刻照看自己,或者別有用心,希望威廉公布消息,明天好去股市上看跌股市上醫療股的人外,

  其他人還真一下子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反變機甲上。

  十來米高的投送艙飛到舞臺上豎立起來,一陣氣動聲傳出后,投送艙自動打開,露出里面十米高,全身紅金相間的機甲。

  機甲一啟動胸口的能源,雙眼冒出藍光,走下懸浮著的投送艙,底下的觀眾就激動的呼喊和尖叫起來。

  人們面對比自己巨大的事物時,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力量、想到權利,想到自己的渺小。

  所以面對渾身散發出金屬光澤,和逼人的壓迫感的巨大機甲時,最前排里,居然真有人嚇的差點暈過去。

  好在對方只是嚇的倒坐在椅子上,捂著心臟深吸幾口氣后就緩了過來,要不然這樂子可就大了。

  “讓他飛起來,德希爾先生,讓他飛起來”。

  威廉對著喊話的人翻了個白眼,“真按你說的做,那腿部噴射出的能量火焰,瞬間就會烤焦我和前排的觀眾”。

  聽威廉這么一說,前排不少人都回頭怒目瞪向后方,甚至有人在激動和氣憤下都開口罵了起來。

  “好了,安靜,安靜”,威廉笑著拍拍手,“雖然不能飛起來,但確實有個安全又好玩的東西給你們看”。

  一個念頭而起,墮落金剛權杖就出現在巨大的投送艙內,站立不動的機甲在威廉的控制下,轉身拿出變成十米左右的權杖。

  “先說好了,我保證安全,但心臟有問題的現在就舉手。

  要不然真出事,我雖然會處于人道的原則賠一筆錢,可誰要是有其他想法,那我手下由十二位大律師,和上百位助理律師組成的超豪華律師團會告訴他,有錢人也分等級的”。

  在坐的普通人聽到這話,倒是哈哈大小了起來。

  而那些富人則暗罵幾聲,心里卻很清楚威廉說的沒錯。

  事先提醒下出事了,威廉賠個幾百,幾千萬一點都不會心痛。

  但你想要附加其他條件,或者想拿這事讓威廉負刑事責任,真這樣做,要不就面臨曠日持久的官司。

  要不就會遇到誰也找不到證據的意外,甚至只要想想太空里的飛船,還有威廉手上的各種技術,這個意外還有可能就是米國人自己做的。

  更別說沒看到劇場上,已經顯示著威廉剛才說的那些話的錄像回放了。

  確定沒人舉手,威廉“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機甲抬起手上的墮落金剛權杖,一道無形的反重力磁場發動。

  除了包間里的人,劇場大廳內所有人全慢慢的懸浮了起來。

  “啊、啊、啊”。

  “上帝,這是,這是、、”。

  看著自己保持著坐姿懸浮起一米左右,所有人都開始不淡定了,不是尖叫就是捂著胸口,或是驚訝過后在空中手舞足蹈了起來。

  “FK,FK,反重力技術居然被他安裝在一根權杖上”,坐在包間里的斯塔克,已經被威廉接二連三露出來的技術,震的有些麻木了。

  從看到馬克7和機甲胸口上的三角形能量源后,他心里就有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聽過太多聰明人在發明出了不得的成果后,項目最后卻到了別人手上。

  所以斯塔克為了保密,小型化了方舟反應堆后連實物都不敢造。

  可威廉這家伙早就造出來不說,還TM的已經運用在個人戰甲和機甲上。

  現在居然還像玩具一樣的拿出來取悅普通人。

  不用想,從事軍工行業這么多年的斯塔克心里很清楚,

  威廉肯定是有比馬克7和反變機甲更先進,甚至先進幾代的戰甲。

  要不然,以威廉從小就隱忍的性格,肯定不會把自己的底牌拿出來。

  而且和其他不懂技術的人不同,普通人甚至奧巴代都把目光放在馬克7和巨大機甲上,可斯塔克的目光卻在那兩套一直懸浮在舞臺上的投放艙。

  在他看來,這兩臺投放艙能五六秒就從太空中進入地面,速度快的無法防御不說,

  這么快的速度下降,居然沒和空氣產生摩擦,這已經不是地球上已知的技術,甚至打破了斯塔克對空氣動力學和所學物理知識的認知了。

  就是不知道威廉是故意沒把這技術,運用到機甲上來藏拙,還是想的東西太多,而沒往這方面去想。

  還有那靜默在太空中的飛船,就讓斯塔克毫無頭緒了。

  太空真不是他研究的方向,而且聽起來,不僅美洲上空同步的飛船,其他大陸上肯定也有其他的飛船靜默著。

  想到這斯塔克心里一驚,那不是說,誰要是敢滅了德希爾家族,那大家就等著地球毀滅吧。

  今天過后,這個世界大概就真的進入了威廉的時代。

  想到這,斯塔克的臉色不由凝重了起來,對身邊的奧巴代道,“我們也得往太空上發展,要是和威廉一樣,往太空中發射幾艘飛船,今后斯塔克集團受到的限制會小許多”。

  “你已經有飛船的想法了?”

  奧巴代先是一喜,可隨即又搖頭,看了看包間,小聲在斯塔克的耳邊道,

  “除非我們造出來的飛船能逃過威廉的注意,要不然他絕對會把我們的飛船給打掉”。

  “這、、”,沒想到這點的斯塔克一愣,接著又抱著僥幸心理道,“他真敢這么做?”

  “這可是戰爭行為,他就不怕米國正府和他正面沖突起來?”

  “哈,米國正府”,奧巴代露出嘲諷表情的搖搖頭,“米國正府暗地里針對威廉的事,做的還少嗎?

  可結果呢,小兵掛了一大堆,高層也時不時消失幾個,也沒見他們把威廉怎么樣”。

  “這里面、、”斯塔克剛想問,就被奧巴代打斷了,“我只告訴你,不想讓威廉從火星回來的勢力里就有米國正府,

  而那之后就出現一個中將和C1A頭頭全家被人滅口的事”。

  “你沒說笑吧”。

  斯塔克驚的差點哆嗦起來,就聽奧巴代幽幽道,“你沒聽錯,是全家,就連孩子都沒放過。

  要不然,你真以為有人會信威廉說的,從十歲就徘徊在生死邊緣的話?”

  奧巴代拍拍雙眼圓瞪著威廉的斯塔克,“那都是他用無數人的尸體逼的讓我們信。

  你能想象那些不管是和他有交情的,還是想他死的人,在威廉人還在火星的時候,面對一晚就出現的四千具尸體時,是什么表情嗎?托尼”。

  “嘔、、、”。

  一想想四千具尸山血海的畫面,斯塔克忽然就反胃起來,忙伸手去拿一旁的酒杯壓下渾身的不適。

  可手握著酒杯時,卻手抖的連杯子都拿不穩。

  斯塔克雖然是個賣軍火的戰爭販子,可他本人還真沒見過血,更別說一下子聽到有人敢在這個年代,干出一晚上殺戮四千人的事時,心里是如何恐懼。

  廢物,看到斯塔克嚇的臉都白了,奧巴代心里瞬間覺得斯塔克和威廉比起來,真的差的太遠太遠了。

  都已經賣軍火這么多年,每年由他簽字賣出去的武器更是數不勝數,居然還接受不了自己就是個戰爭販子的現實。

  忍著心里的鄙視,伸手給斯塔克拿了瓶水,等他緩過來不少后,忽然問道,“你對方舟反應堆小型化有想法嗎?”

  “什么?”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表 股票推荐老师电话销售话术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 吉林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福建快3开奖一定牛 十一选五有多少注组合 河北二十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幸运28预测软件手机版 陕西省体彩11选五开奖 好彩1生肖图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安全的理财平台 吉林快三单双全天精准计划 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今天 捕鱼娱乐送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