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神級懲罰系統 > 第1940章 終臨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天空黑洞之內,出現了一點異樣的光芒。

  光芒微弱,但是由于黑洞太黑的緣故,所以這一點光芒,也變得十分的耀眼。

  伴隨著這光芒出現的,是血。

  一連數滴鮮血,多達整整六滴鮮血,從高空之中墜落而下。

  這六滴鮮血,每一滴都無比的凝聚,每一滴都無比的圓潤晶瑩,但是卻又偏偏沒有一滴有其他任何的靈力波動。

  滴答。

  第一滴鮮血落在地上。

  整個地方,方圓數里之內,眨眼之間,全部消失。

  所有的土地,植物植被,就像是被人一下子挖走了一樣,就這么消散了,連多余的塵埃都沒有揚起分毫。

  有數十名強如圣王一層境的武者,就在這個范圍之內,但是卻也隨著那些泥土一起,消失了,再無任何的蹤跡!

  恐怖如斯。

  僅僅只是一滴鮮血而已。

  “這,只是一滴消耗了所有力量的鮮血?”水無尋驚恐的看著這一幕,身體顫抖著道。

  不光是他,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這一點。

  這六滴鮮血,本身肯定是充滿了無窮靈力的,但是在打開壁壘的時候在,這些靈力全部都耗了個干凈,所以此刻,這六滴鮮血,便只是鮮血而已,無力的垂落向地面。

  但是僅僅只是鮮血本身,竟然會有這樣恐怖的威力。

  在所有人劇烈收縮的瞳孔中,其余五滴鮮血,向著下方一起墜落而去。

  滴答。

  滴答。

  聲音是那么的清脆平常,但是所有人,連同云輕易在內,都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向著外圍沖了出去,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

  轟!

  轟!

  轟!

  數聲轟鳴聲響起。

  凌志他們面前,大地消失了。

  竟有巖漿從地底沖起。

  這幾滴鮮血,險些將整個偽世界都劈成兩半,直接將地核之內的巖漿熱浪,逼了出來。

  “僅僅是,耗空了力量的鮮血”尹夢喉嚨動了動,艱難的開口。

  凌志的面色,同樣無比的沉重,這已經足以向他說明,這鮮血的主人,不弱于那名在虛無之地中對凌志出手,即星空之中對凌志出手,被凌志母親賀綺露打了個跟頭逃跑的和安白。

  “這六滴鮮血,來自于三名不同的強者”良久,凌志方才開口,這般說道。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置信的看著凌志,難以想象,這樣的強者,竟然多達數名?不僅僅只是一個人?

  就算是隨手彈出的一滴鮮血,他們都應付不來,竟然要同時面對三人?

  “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簡單,他們身上的鮮血,和我們身上的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意義是完全不同的,這一滴鮮血對于他們,無比的重要,類似于我們的精血。”凌志開口,緩解眾人的震撼心情,“而且如果我的感知沒有出現錯誤的話,他們在云輕易的幫助下,強行打通的這個破開界壁的通道,十分的不穩定,根本不可能讓他們真身降臨。”

  類似于祖圣境那樣的強者,不僅是對于星球,就是對于一個世界,也是有著巨大的威脅的,所以他們的貿然降臨,必然會遭遇到這個世界所有力量的反抗。

  偽世界依附外界存在,就相當于整個完整的大界,就算是祖圣境,也不可能毀掉整個下界,否則何須封閉六道輪回這么麻煩?

  這樣不穩的通道,不足以支撐祖圣境那樣的任務降臨。

  “而這樣的一滴鮮血,就算真的能夠下來,破開了太上城,也不可能將太上城毀去。所以下來的人,應該是他們挑選的人物,但是不會是自己。他們只是用了幾滴鮮血為代價,構造了這樣的一條通道。”

  凌志冷漠的看著天空中,視線卻也數次落在了下方,落在了云輕易的身上。

  這一刻,他對云輕易當年遭遇的所有同情,盡皆消散。

  只有殺意。

  當云輕易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繼續幫助上界的時候,那么只要有一絲一毫的可能,他會先殺云輕易。

  這是原則問題。

  “準備好,迎接真正的戰斗。”李白深吸口氣,喝道。

  太上城外的那些人打不開城門,奈何不得太上城,不代表這將要下來的人奈何不了,否則他的降臨,沒有任何的意義。

  隨著當年的那些先輩全部或是逝去,或是消失,當剩下的只是一些諸如云輕易,天道盟,沉睡谷這樣的叛徒勢力,對于太上城的了解,凌志他們根本就比不上上界這些巨頭級別的人物。

  隨著白起的一個手勢,他帶著的所有人全部齊刷刷的從城門處站起來,停止了恢復,開始了布置。

  陣法,陷阱,躲避點,進攻線路。

  明明凌志他們并沒有和這些人合作過,但是此刻隨著他們快速的,沒有絲毫紊亂的布置,所有人都看懂了他們的每一處布置。

  這些布置看起來沒有什么驚人的靈力波動,也很少在武者爭斗之中看到。

  但是當位于后方去審視這些布置的時候,就算是凌志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有這些布置的存在,他們受到的攻擊面,會少很多,至少,能夠多殺一些敵人,少受一些傷。

  在緊鑼密鼓的布置之中,天空中的黑洞,終于消散。

  一道紅衣身影,就這么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竟是女子。

  唯一不同的是,這不是一名風華絕代的美人兒,而是一名老嫗。

  一名臉上的皺紋深到可以夾死蒼蠅的老嫗,一名身體佝僂,身材干枯的老嫗。

  只是她身上穿的紅衣實在是太過鮮艷,太過亮麗,故而讓人第一時間,甚至會忘記去注意她這個人的相貌。

  她老的像是隨意的動一下,身體都會吃不消,都會骨折,都會吃力。

  但是當老嫗抬腳的時候,她卻直接跨越了這腳下的數千里巖漿,來到了云輕易的身邊。

  而云輕易的那顆骷髏頭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手中,就這么被她抓在手中。

  老嫗掃了一眼骷髏頭,眼中閃過莫名的光澤,似是不舍,又似是厭惡,隨后,她方才將這骷髏頭,向著云輕易遞了過去。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任二技巧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商协议 宁夏11选五5中奖规则 2017年期货配资平台排行 上海快三20200107028 劲胜股份股票行情 彩库宝典库图 福建体彩11选5开 福彩快3 广东36选7尾数走势 6码倍投技巧 手机江苏快三app下载 贵州11选五5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攻略 股票开户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