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大清貴人 > 第六五五章、庶子嫡子
  雍正二十三年初冬,才剛過了頒金節,八貝勒福晉佟佳氏足月臨盆,誕下一女。

  還真是應了弘旭的烏鴉嘴,他弟弟得了個女兒。

  弘星本人倒是依然嘻嘻哈哈,似乎很高興得了個千金。

  四爺陛下給孫女輩兒定下從“清”字輩兒,只是姚佳欣可不希望弘星的女兒也隨了鳥字輩,又恐弘星這個皮兒子胡亂給孫女取名,便索性大筆一揮,給這孩子賜名“清樂”。

  對此,四爺陛下投以鄙視的目光。

  姚佳欣老臉一漲,怒瞪四爺:“清樂不挺好聽的嗎?清貴安樂,意頭也挺好的呀!”

  胤禛沉默三秒鐘,旋即嘆了口氣:“罷了,隨你高興吧!”

  我次奧!四爺陛下這分明是一幅隨你任性胡鬧去吧的表情!

  四爺陛下雖然對她取名水準諸多嫌棄,不過弘星與佟佳氏小夫妻倆卻很是歡喜,大約是初為父母,自是盼著女兒一生清樂。

  冬日漸漸凜冽,清樂日漸白胖可人,就在一個北風呼嘯、雪花紛飛的日子里,紫禁城阿哥所傳來了嬰兒啼哭之聲。

  睦親王弘旭的側福晉博爾濟吉特氏足月臨盆,于數九寒天誕下了弘旭的長子。

  弘旭雖然一直盼著子嗣,但聽聞庶長子降生,心下還是多少有些復雜的。但他很快就高興地接受了這個喜訊,一邊著人拿了金玉珠寶、綢緞補品賞賜側福晉烏日娜,一邊忙命太監小錢子去向汗阿瑪皇額娘報喜。

  彼時,四爺陛下也正身在坤寧宮。

  坤寧宮地龍燒得旺盛,姚佳欣正穿著一身貴重的皇貴妃品級吉服,一旁郎世寧正在為他繪制淑恬皇貴妃畫像。

  這幅畫像已經快要完工了,畫完這幅畫,姚佳欣打算明年再叫郎世寧動筆畫皇后畫像,介時從老貴人姚佳氏、到珍嬪、賢妃、恬貴妃、淑恬皇貴妃,再到如今的中宮皇后,這一系列六幅畫,想必會是極好的紀念。

  而胤禛就坐在一旁,喝著上等的獅峰龍井,吃著坤寧宮小廚房精心烹調的咸口薄脆小餅干,欣賞著畫中畫外的姚佳欣。

  一時倒也有幾分歲月靜好。

  正在這時候,弘旭添子的喜訊傳來。

  “恭喜皇上、皇后娘娘!六爺的側福晉剛剛誕下一位小皇孫!”太監錢串滿臉笑容,磕頭道喜。

  胤禛微微露出笑容,“如此,便只等著富察氏產子了。”

  姚佳欣笑,四爺陛下你倒是很篤定富察氏這一胎也是男孩。

  睦親王得子,一時間六宮相賀,喜氣洋洋,也就唯獨只有富察氏悶悶不樂了。身子已經沉重的富察氏也忍不住開始憂心,博爾濟吉特氏終究還是誕下了六爺的長子,而她腹中孩子是男是女還尚未可知。

  雍正二十四年春天來得有些遲,二月里尚且料峭,就在這料峭時節,憂心忡忡的富察氏也迎來了臨盆之期。

  弘旭所殿的后院已經沸反盈天,嫡福晉院子里忙碌得熱火朝天,不過還算有條不紊。為免驚到年幼的大格格清鸞,所以富察氏才一發動,便立刻著乳母保姆將清鸞送去了坤寧宮。

  姚佳欣抱著小蘿莉清鸞吃豆腐,“鸞兒要乖乖的,你額娘正忙著給你生弟弟呢。”

  清鸞小腦袋一歪,奶聲奶氣問:“弟弟?就像……大弟弟那樣嗎?”

  姚佳欣點頭:“是啊。”——博爾濟吉特氏給弘旭所生的庶長子到現在還沒取名,如今宮里都只稱呼一聲睦親王大阿哥。

  畢竟是庶出,四爺陛下自然不宜欽賜名諱,而弘旭似乎也是刻意拖著,大約也是盼著富察氏誕下嫡子吧。雖說這孩子尚未取名,但一應吃穿嚼用倒是無人敢虧欠了半分,博爾濟吉特氏產子之后,弘旭亦是大加賞賜。

  因此宮里頭人人都持觀望態度,只看富察氏這一胎是龍是鳳了。

  “鸞兒喜歡弟弟還是妹妹呀?”姚佳欣笑著戳了戳清鸞軟嘟嘟的腮幫子。

  清鸞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似乎是在思索什么,半晌才道:“都喜歡。”

  姚佳欣笑了,不是說小孩子都只會做選擇嗎?清鸞小小年紀都已經知道都要都喜歡了。

  姚佳欣一邊逗弄清鸞,一邊叫人拿了松軟的點心給小蘿莉享用。

  姚佳欣小廚房的點心那可是宮中一絕,連四爺陛下的養心殿御膳房都有所不及。有了好吃的點心,清鸞立刻不去想弟弟妹妹的事兒了,開開森森吃著香甜可口的雪媚娘、白松糕、艾窩窩,以及水晶桂花糕。

  小孩子貪吃的樣子當真是可愛極了,腮幫子都鼓了起來,活像一只小倉鼠。

  富察氏已經是第二胎,因此比三年前生清鸞時候要快一些,日暮時分,孩子便呱呱墜地了。先有博爾濟吉特氏誕下一子,如今富察氏又生一子,前后相距不過兩月。

  “恭喜主子娘娘,六福晉誕下了一位小皇孫!”——王以誠眉開眼笑跑進來報喜。

  姚佳欣莞爾一笑,弘旭有了嫡子,這也是她與四爺陛下的嫡長孫,四爺一定會高興的。日前一場凍雨,四爺陛下偶感風寒,如今還斷斷續續咳嗽著。

  姚佳欣倒是想去侍疾,只可惜四爺陛下恐傳染給她,回回都不許她進內殿。姚佳欣拗不過,只得擱下補湯,自行回坤寧宮。她與四爺已經五六日不曾在一塊兒了,真擔心他會睡不好覺。

  這個時候,能有這樣的好消息,想必能令四爺陛下欣慰不少吧?

  姚佳欣摸了摸清鸞的小腦袋,“鸞兒有弟弟了。”

  然后便喚了乳母,吩咐道:“帶大格格回去瞧瞧她額娘吧。”

  “是,娘娘。”

  清鸞笨拙地屈膝做了個萬福,聲音奶甜清脆:“鸞兒告退。”

  這孩子,當真乖巧。

  姚佳欣笑得眼角皺紋都深邃了幾許,孫兒孫女都有了,她與四爺陛下也愈發老去了。

  坤寧宮底氣暖煦,琺瑯花盆中的那株龍游梅開得極好,這株龍游梅形似游龍,蜿蜒騰飛,乳白的花瓣層層疏疊,開得甚是清雅。

  冬天已經過去,這龍游梅眼下雖開得盛極,但用不了幾日,便要凋零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记录 浙江省快乐彩12选 四川麻将血战单机版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头 股票的指数 精准一码免费中特 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 重庆麻将手机官方版下载 广东快中彩中奖规则 炒股手机开户 美女捕鱼真空 五分彩开奖查询 心悦麻将app下载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查询 炒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电玩城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