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985章 新尚書令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諸葛府的哭聲越來越大,使得周邊的鄰舍之人也是忍不住的走出來打探,有些人手持刀劍,莫不是有什么賊人作亂?當周圍的壯丁們趕到了諸葛府大門的時候,諸葛府大門敞開,兩位負責看守大門的奴仆正跪倒在地面上,痛哭不止,看到這等模樣,眾人心里大驚,有為官吏者急忙上前詢問。

  “這是怎么回事?諸葛府內出了何事?”

  “令公逝矣!!!”

  只是這一句,恍若晴天霹靂,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只是在此處,在這句話傳開之后,越來越多的地方傳出了哭聲,雒縣內哭聲不絕,哭聲越來越大,不少廟堂大臣聽到了這哭聲,都是嚇得急忙從床榻上跳了起來,眼里滿是惶恐,他們都以為是天子出了什么事,慌慌張張的走出門,詢問之后,方才知道原來是諸葛令公逝世。

  不過,這也并沒有改變他們的心情,在某些方面,諸葛令公的逝世,比之天子的駕崩要更加的嚴重。

  已是深夜,不知為何,劉衢總是覺得有些不安,今日這天氣實在是有些詭異,現在并不是司隸的雨季,可是從傍晚開始,電閃雷鳴,卻又不見雨點,劉衢翻來覆去,怎么也無法入睡,便坐在床榻上,認真的聆聽了起來,過了許久,方才聽到那雨點滴落的聲音,有黃門急匆匆的在門外走動著,皇宮內是不能有積水的,他們要去看看各地的排水之處,是否有堵塞的情況。

  過了許久,雨點卻是越來越大,劉衢未曾出門,卻已經能想出門外的場景,一片覆蓋了整個雒縣的雨幕,正在此處,劉衢忽然聽到了驚呼聲,莫不是有那處排水處被堵住了?忽又聽到哭聲,劉衢猛地便跳了起來,皇后頓時驚醒,急忙坐起來,看向了一旁的劉衢,還沒有等到她詢問,劉衢便急忙披上了衣,走出了大殿。

  劉衢剛剛打開了殿門,便看到兩個黃門,站立在雨幕之中,這雨水極大,在風的牽引下,狠狠朝著劉衢打去,黃門站在雨中,嗚咽著,臉上也分不清那是雨水還是淚水,看到天子,黃門附身大拜,說道:“國家諸葛令公走了!!”

  “你說什么?”,劉衢臉色變得猙獰起來,一把抓住黃門的脖頸,將他拽到了自己的面前,頭頂著黃門的額頭,猶如一頭憤怒的公牛,雙目赤紅,他問道:“你在胡說什么?!!”

  “國家諸葛令公他”,黃門哭泣著說道,從很久很久以前,宮中的黃門閹人與宮外的士子大臣便是不對付的,一直都是在攻伐,乃至與孝康孝憲時期,他們之間也一直都是對立的,唯獨有一個人,改變了這樣的局勢,此人便是諸葛令公,諸葛令公之心胸,是眾人所不能媲美的。

  他從不會看不起任何人,無論是醫師匠人,無論是中原或者邊塞之民,無論是閹人還是農夫,他都能做到一視同仁,昔日群臣在厚德殿內處置公事的時候,諸葛令公是群臣里唯一會對為他獻上茶的黃門說謝謝的人,他甚至向天子舉薦了幾個黃門,他認為這些人能夠處理好宮內的事情,天子可以信任他們。

  也正是因為諸葛令公的態度,因為他的胸懷,宮中黃門亦深愛之,故而在得知他的死訊之后,就連黃門,也是如此的悲慟,劉衢猛地就將黃門丟了出去,朝著皇宮外便跑了過去,一群黃門驚呼著,在他的身后追趕,卻也是追不上他,有黃門準備了車馬,天子走上前,直接解開了駿馬身上的繩索,跳上馬背,狂奔而去!

  馬蹄濺起了無數水花,劉衢渾身濕透,整個人就仿佛剛從水中被撈起來,當駿馬狂奔至于諸葛府邸門前的時候,門外已經堆滿了人,無數繡衣使者跟隨在天子的身后,當這些騎士們在府門前勒馬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們,隨后便紛紛后退,讓出了一條道路,劉衢翻身下馬,走進了府邸內。

  在府邸內,跪拜著無數人。

  他看的清楚,跪在最前方的,乃是兩個年輕人,袁耀低著頭,跪在院門之前,整個人都被雨水不斷的沖擊著,他緊緊低著頭,讓人看不到他的臉,雙肩微微的顫抖著,隨著一陣電光,劉衢方才看到他的臉,他長大了嘴,無聲的哭著,而在他的一旁,卻是諸葛恪,諸葛恪保持著五體投地的姿勢,也不顧這地上的泥濘。

  再往后,有曹植,曹沖,闞澤,鄧艾,孫權,馬良,仲長統,李恢,劉巴,龐統,劉懿,黃權,袁席,魯肅,法正,孫禮,姜維,魏延,傅嘏,鄭益,桓范,顧雍等人。

  廟堂群臣,聚集在此處,諸葛令公最后的退休制雖是惹怒了不少人,可在他離去之日,所有的這些恩怨,都隨著諸葛令公離去了,群臣自發的趕到這里,衷心的為諸葛令公送行,看著這些人,劉衢遲遲不曾言語,他走向了內院,諸葛令公安安靜靜的躺在床榻上,面帶微笑,劉衢走到了他的身邊。

  “令公啊醒醒啊”

  “你若去了朕該怎么辦啊”

  握著那冰涼的手,劉衢的眼淚也就掉了下來,再也受=收不住聲。

  天紀五年七月,瑯琊陽都,有黃龍徘徊與空,三刻不散,時人大驚,言瑯琊貴人逝。

  八月,尚書令領侍中臺大臣諸葛令公逝世。

  聽聞噩耗,萬民皆哀,百姓無不涕泣,士子無不追思,一時間,大漢都在為諸葛令公送行,令公一生,與各地任職,造福百姓,一心王事,鞠躬精粹,死而后已。

  年九月,帝大泣,又追封忠文侯。

  十月,以其子瞻為瑯琊縣侯,以饒陽公主為慧文大公主。

  坐在議事殿內,劉衢顯得有些沉默,群臣坐在兩側,也是不敢言語,自從諸葛令公逝世之后,天子顯得格外暴躁,在短短兩個月內,天子數次追封諸葛令公,甚至對他的子嗣也是如此,各種不斷的賞賜,有人勸說天子,賞賜過重,結果卻被暴怒的天子險些打死,朝中一時變了天,除卻諸葛令公,再也沒有人能勸的動天子。

  而今日,他們坐在此處,卻是在商談尚書令的歸屬,尚書令這個位置極為的重要,需要一個得力的繼承者,而在如今的廟堂,卻沒有人敢貪圖這個位置,首先是諸葛令公做的太出色,他們生怕自己無法繼續諸葛令公原先的安排,另外就是天子對諸葛令公太看重,就怕被天子訓斥。

  廟堂原先的勢力,被分為了三股,三令各占其中一部分,而如今諸葛令公逝世,上任尚書臺,怎么也要能折服諸葛令公麾下的那些大臣們啊,若是不行,那在侍中臺會議上,尚書令靠什么來與其余二令抗衡呢??尚書令并不是那么好做的,眾人心里對此心知肚明,倒是有幾個年輕人覺得自己能勝任此職。

  其中就有諸葛恪與袁耀。

  只是,他們太年輕了,做的仆射,便已經被人腹議,若是擔任三令,那只怕就要激起百官的反抗了,劉衢坐在上位,當然,他也是在想這個問題,廟堂之中,有誰能擔任尚書令呢?他認真的看著周圍,這次卻不能讓吏府出面了,三令的委任權,至今還是在天子的手里,他只能親自找出一個尚書令來。

  若是原來就好了,像魯肅,法正,周瑜等等眾人都可以繼承,可問題是,諸葛亮頒布了新制之后,這些人都得要離開廟堂了,因為他們的年紀,已經超過了諸葛令公所定下的歲數,故而,可以選擇的人,又少了很多,在比他們要年輕一些的人員中,不是太年輕,就是讓天子太不放心。

  如曹沖,袁耀,曹植這些人,過于年輕,而仲長統,鄧艾,闞澤之類,又讓劉衢不大放心,劉衢實在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竟然都選不出一個可以繼承令公位置的人員,劉衢最后的目光,落在了鄧艾的身上,鄧艾的歲數不算太年輕,在廟堂內也算是本分,只是,他一直都在忙著農桑,也看不出他在治政的其他方面有什么天賦。

  或許是看出了天子的心里也沒有什么人選,龐統緩緩站起身來,走到了天子的面前,他附身一拜,開口說道:“陛下,臣有奏!”

  “哦?請言。”

  “臣薦濟民府仆射袁席,為尚書令!”,龐統這么一開口,眾人皆驚,紛紛看向了坐在群臣之內的袁席,袁席原本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著頭,想著成都今年所爆發的澇災,想著該如何平息呢,就聽到這么一句,嚇得他急忙抬起頭來,看向了龐統,龐統格外認真的說道:“袁公此人,兢兢業業,為任數十載,不曾聽聞有什么惡行,行事勤勉,與百姓之中素有人望!”

  “哼!”,劉衢冷哼了一聲,卻是打斷了龐統的言語。袁席?劉衢腦海里又浮現出了天書內的記載,這廝庸碌無能,一生都沒有什么成就,甚至是袁紹幾個孩子里最為無能的一個,就他,也配來擔任尚書令?他正要嘲諷幾句,腦海里又忽然浮現出袁術的身影來

  天書里謀朝篡位,冢中枯骨,到此時的袁子,公羊大儒,大漢將軍劉衢的心里出現了一絲動搖,他這次認真的看向了袁席,袁席看起來有些惶恐不安,還沒有等到天子開口,他便起身說道:“臣何德何能,能為尚書令,臣居仆射,尚且自以德不配位,更尚書令乎?”

  看到他如此反應,劉衢心里反而是有些惱怒,不悅的問道:“怎么,你這是不愿為朕效力?”

  “臣不敢”

  “那便是你了!”,劉衢說著,氣呼呼的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議事殿,袁席茫然的看著離去的劉衢,又看了看群臣,群臣復雜的看著他,有的羨慕,有的嫉妒,有的憤恨,有的不屑

  “唉”,袁席皺著眉頭,長嘆了一聲。

  ps:兄弟們,老狼去學校就要坐二十八小時的火車,到了學校還得忙著拍照什么的,還是挺忙的,希望各位能夠諒解,明天拍照領完畢業證證,我就回去了,不知道起點章節里能不能發照片,可以的話我就發個畢業照。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上证指数行情 江苏快三投注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极速11选5是官方的么 幸运飞艇怎么看号码规律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中承优配 湖南快乐十分彩走势图百度 跌停洗盘后暴涨的股 泳坛夺金快赢481手机下载 初中股票涨跌计算公式 股票推荐软件免费下载 天津时时五星走势彩经网 赛车pk10开奖软件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