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1123章 舔狗,莫測的帝王

第1123章 舔狗,莫測的帝王

  “某錯了。”

  馬畢突然一聲咆哮,嚇了正準備醞釀狠話的沈安一跳。

  “錯了?”

  沈安不知道他想干啥,但決定不吭聲,冷眼看著。若是不對勁,他不介意把這貨的雙手也弄斷,到時候四肢俱斷,這就是廢人。

  馬畢抹了一把臉上的噴血,被嗆了一口血,他咽下去后說道:“某知道許多權貴的隱私……”

  “滾!”

  沈安霍然回身,外面的伙計嚇得臉都白了,喊道:“多謝沈縣公。”

  沈安沒說滅口,而是讓他滾,這真的是不錯。

  再回首時,沈安獰笑道:“那就去皇城司走一遭吧。”

  “好!”

  既然決定要出賣兄弟,就要出賣徹底,沈安覺得今日的皇城司會很熱鬧。

  稍后他帶著三人去了皇城司,張八年剛回來,正在氣得想吐血,見他來了不禁目露兇光。

  “那個啥……好消息。”

  沈安知道自己忽悠了張八年一次,所以趕緊舉手。

  “什么好消息?”

  張八年看了那凄凄慘慘的三人一眼,知道沈安是倚仗自己給的黑材料才下手,心情好了些。

  沈安說道:“馬畢愿意交代他知道的東西……”

  他拱手,“多謝張都知了,某告辭。”

  張八年楞了一下,等清醒時,沈安已經不見了。

  “你要交代什么?”

  馬畢看到張八年就已經徹底的豁出去了,喊道:“某知道……沈建曾經弄死過好幾個女人,還在外面養了幾個**……死的有好幾個……他還弄死了一個私生子……”

  私生子對于不差兒子的權貴們來說就是麻煩,但下手弄死就是違法。

  “某還知道許多人的……”

  臥槽!

  張八年追了出去,可沈安早就一溜煙跑了。

  “某真想弄死他啊!”

  這些權貴的隱私他不想知道,因為權貴會漸漸糜爛,漸漸頹廢,最后淪為普通人,在這個過程中最好別干涉,否則引來大麻煩。

  趙曙就是擔心權貴們抱團引來大麻煩,所以才默然。

  可沈安卻一家伙把馬畢打怕了,這說是要交代權貴們的隱私……

  臥槽!

  沈安,你缺大德了啊!

  第二天,城中就傳來消息。

  “沈安下了狠手,林建被打了個半死,馬畢屈膝,說了許多見不得人的事……”

  這是顆定時炸彈,權貴們傻眼了。

  權貴不威脅皇權,那么皇帝也不能干涉太過,這便是潛規則。

  可如今沈安卻觸碰了這個潛規則。

  怎么辦?

  ……

  動手了!

  從權貴們弄沈安開始,大伙兒都在想他會怎么應對。

  權貴們聯手起來很厲害啊!

  沈安竟然祭出了打斷腿的老招數,不少人都在等著權貴們的反撲。

  可權貴們平靜了兩天,接著竟然上書宮中,說沈安此行立下大功,當賞。

  這尼瑪權貴們竟然變成了舔狗?

  眾人不解,旋即傳來消息,馬畢死了。

  “馬畢死了。”

  張八年在站在皇城司里,聲音淡淡的,“馬畢知道的太多了……那些權貴在試探,他們想試探官家的心意,可某怎會讓官家直面他們……”

  邊上的頭目覺得一股風暴正在形成,他干笑道:“都知,馬畢早就死了,可您卻一直捂著消息不放,還讓人說了些馬畢給的消息,外面的權貴們都嚇壞了,所以他們馬上就開始夸贊沈安,這便是服軟了……”

  馬畢在來的當天夜里就死了,在張八年答應保住他的家人之后。當被發現時,他的嘴里全是血,卻不是嚼舌自盡。

  沒有人知道馬畢是用什么手段自盡的,那一天夜里,皇城司的人都覺得脊背發寒。

  可張八年卻捂著消息,外面的權貴們慌了,生怕那些黑材料被抖露出來,于是化身為舔狗,為沈安唱贊歌。

  隨后馬畢身死的消息就放了出去。

  “他們一服軟,您就把馬畢身死的消息放了出去,權貴們心滿意足了,可官家呢?”

  頭目有些擔憂張八年的境遇,“都知,您該給官家通個氣的。”

  張八年搖頭,“這等事腌臜,怎可讓官家去觸碰?皇城司存在的意義就是干這些事的,要有這個覺悟,否則你走不遠。”

  頭目面色一白,知道這些告誡。

  “是,下官懂了。”

  他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抬頭道:“都知,官家威權受損……這位官家可不是先帝那般仁慈,怕是會對您不利……”

  從頭到尾被蒙蔽的趙曙會不會發飆?

  頭目覺得會。

  帝王最在乎的就是權力,而知情權也是其中之一。

  張八年就破壞了這個知情權,自作主張。

  帝王會降下雷霆之怒……

  “都知,陛下召見!”

  張八年回身,點頭道:“馬上去。”

  “都知……”

  頭目有些慌,“您是為了官家好……”

  “沒有為什么。”張八年淡淡的道:“做事要憑本心,莫要去計較得失。”

  頭目呆立原地,喃喃的道:“也就是說……為官家把壞事做了,還得承受官家的懲罰嗎?”

  這便是干臟活的,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成為獵犬。

  “狡兔死,走狗烹……”

  張八年一路進去,見到趙曙時,他毫不猶豫的跪下,垂首不語。

  趙曙手中拿著一本書,邊上是趙頊。

  他的眼睛微微瞇起,把手中的書卷了起來。

  ——對于喜歡看書的趙曙來說,這是個不常見的動作。

  “你很膽大!”

  趙曙的目光掃過張八年,別人畏懼的骷髏臉,在他的眼中卻平淡無奇。

  畏懼產生于無知,當你知曉了一切之后,畏懼就會消失。

  趙曙是君王,他希望自己能知曉一切,但這次被破壞了。

  “臣,有罪。”

  張八年低頭,沒有辯解。

  “你倒是乖覺。”

  趙曙放開書,眼神中多了玩味,“來人。”

  “官家。”

  門外進來兩個大漢。

  趙曙盯著張八年,說道:“拿下,痛責。”

  “是。”

  他在看著張八年,在他身后的屏風后面,一群氣息細微的男子在等候著信號。

  張八年沒有動,紋絲不動。

  直至有人按住了他的手臂往上提,他才順從的跟著起身,然后轉身出去。

  趙曙漫不經心的在看書……

  趙頊看著張八年被帶出去,心中有些難過。

  這便是帝王嗎?

  他知道了。

  一張長凳,兩個顫抖的內侍。

  張八年被綁在凳子上,低頭等待著。

  陳忠珩走出大殿,昂首道:“打!三十!”

  三十棍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一場災難,但張八年聞聲后,身體不禁一松。

  這只是告誡。

  噗!

  棍子落下,身體微顫。

  稍后三十棍結束,張八年被人攙扶了出去。

  他能自己走,卻像是很虛弱般的被攙扶了出去。

  殿內,趙曙突然問道:“知道我為何要責罰張八年嗎?”

  趙頊說道:“您是在敲打他嗎?”

  “一半吧。”

  趙曙放下書,揉揉眼睛,“張八年常年在皇城司,而皇城司手握密諜大權,他在的時日越久,威信就越高,當威信太高時,人就會身不由己的生出些古怪的念頭,比如說謀反……”

  趙頊凜然,想起了自己那邊的情況。

  王崇年深得他的信任,但喬二卻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強,依舊存在,兩人之間被他無意中弄成了均衡的局勢。

  這是本能嗎?

  趙頊有些沾沾自喜。

  “所以責打他一頓,這是削弱他的威信。”趙曙笑道:“張八年身手好,可他卻被人攙扶著離去,這便是知曉了我的意思。”

  “那另一半呢?”趙頊覺得另一半就是馬畢之死。

  “另外一半?”趙曙淡淡的道:“聞小種一人就能發現聞先生的蹤跡,皇城司多少人?無用之極,我若是不處罰張八年,以后誰會認真做事?”

  “是。”

  趙頊的沾沾自喜全消失了。

  原來馬畢之死趙曙壓根就沒在意,他在意的是這兩樣。

  趙頊覺得所有人都猜錯了自家老爹的心思,包括沾沾自喜的自己。

  稍后他出宮,一路去了沈家。

  “姐姐,看我!”

  沈家很熱鬧。

  來玩耍的包綬又爬上了屋頂,單手拿著一柄木劍,昂首作器宇軒昂狀。

  果果站在下面跺腳道:“包公會生氣的,快下來!”

  “不下!”

  包綬在家因為爬屋頂的事兒已經被打過幾次了,這讓他覺得家里就是一個牢籠,唯有沈家才是自己施展才能的地方。

  沈安站在屋檐下,腳邊是花花,那只賤鳥在屋頂上打盹。

  “快下來!”果果怒了,說道:“再不下來,回頭做的點心就沒你的份了。”

  “好啦好啦,女人真煩!”

  包綬咬著木劍,手腳并用的爬了下來。

  他爬下來的速度很快,看著真的很靈活。

  聞小種就在下面,木然看著他。

  落地后,包綬得意的道:“姐姐,明日咱們去皇宮里吧,他們說里面的屋子更高大,爬起來會更過癮……”

  果果嘆息一聲,“你不怕包公嗎?”

  包綬得意的道:“我怎么會怕爹爹,我從不怕他!”

  隨即他聽到了熟悉的咳嗽聲,就緩緩回身。

  包拯就站在不遠處,和趙頊一起,面無表情,只是雙拳緊握。

  熟悉包拯的都知道,這是怒了。

  包綬的臉瞬間就垮了,“爹爹……”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