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抗聯薪火傳 > 第2063章 波波莎齊射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運用巧妙,存乎一心。

  雖然隔得有點遠,可雷鳴又如何不識得自家周讓讓的身影。

  當日軍在后面喊他的時候他也在想招。

  他卻哪想到自己都快走到這個日本屯的時候后面又來了日軍。

  而這個時候恰恰扮作日本女人的周讓就給了他一個擺脫日軍射擊的理由。

  周讓從前面跳出來比比劃劃的喊著,那意思就象一個普通的日本女人在向他們大日本皇軍舉報,那個樹林子里有抗日的土匪!

  既然有土匪,那大日本皇軍又怎么可能不管?

  于是雷鳴向前面胡亂打了一槍在“通知”了后面的日軍他就明正言順的往前沖了。

  后面的日軍當然也在玩命的追。

  可是,雷鳴和周讓因為默契所演的這個雙簧終還是讓日軍相信了。

  雖然有東北抗聯出現日軍追的也很急,但至少日軍不會用槍打雷鳴了。

  他們本來是要盤問雷鳴的,可現在意外情況一出現,他們終是把雷鳴當成了自己人。

  先前跟在后面的日軍喊前面的雷鳴停下來的時候,雷鳴是不可能停下來的,他也只有要么躲要么往前跑兩個選擇了。

  躲?偏偏他所在的那個地段是塊開闊地。

  蒿草那是有的,可是擋住子彈那卻是不可能的。

  往前跑?那他就露餡了。

  就日軍那槍法,三百米打一個移動目標卻正是不遠不近的一個距離。

  終于,在周讓這個“日本女人”的領路下,雷鳴這個“皇軍士兵”,還有那個替雷鳴背背包的那個年輕人沖進了那山上的樹林之中。

  “小金子,往東南方向跑,去東寧!”當雷鳴他們會合在一起后,雷鳴氣喘吁吁的說。

  小金子,自然是指跟他一起跑過來的那個也就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周讓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年輕人,估計這是也不知道雷鳴在哪里又找到的向導。

  而聽雷鳴這么一說,那兩名抗聯戰士也動了起來,盡管他們又被雷鳴弄得愣眉愣眼的。

  他們原來從來沒有和雷鳴小隊的人合作過。

  卻何曾想到,現在跟雷鳴在一起了,他們就象那牽線的小皮影兒似的!

  人家說咋辦就咋辦,全聽人家擺弄,根本輪不到自己做主啊!

  “那這頭咋整?”一名抗聯戰士邊跑邊問。

  “我已經偵察完了,就差發報了,快跑!”雷鳴急道。

  雷鳴再次給了這兩名戰士一個驚喜,可不管怎么說,既然雷鳴說偵察完了那就是偵察完了,那現在就快跑吧!

  那個小金子就在前面跑著,顯得有幾分緊張又有幾分興奮。

  不過,顯然他對這里的地形很熟,只管悶頭跑卻是連周圍的地形看都不看上一眼。

  “剛才你們看后面來了多少個小鬼子?”雷鳴邊跑邊問道。

  “沒多些,四十來個吧!”周讓回答。

  “小金子,找一個能埋伏小鬼子的地方,咱們不能讓他們總這么追咱們!”雷鳴發話了。

  他們在前面跑,后面的日軍也沒有閑著。

  而且雷鳴他們現在是五個人,其中一個戰士還背了一部電臺。

  美式電臺就是再輕那也是電臺,那里面也是有蓄電池的,那個東西,沉著呢!

  雷鳴既然說是要去百里外的東寧,那他自然是不肯讓日軍一直在后面追著的。

  只有打后面的日軍打痛了,雷鳴他們才能消消停停的上路。

  “啥樣的地形算是能埋伏的地形啊?”這時那個小金子便問。

  而他這句話,在周讓他們看來也就再次確定了這個小金子也只是個農民向導的身份。

  明顯沒有當過兵嘛,連什么是打埋伏都不知道。

  “平地,或者山溝,反正是咱們能藏起來開槍小鬼子卻不能藏起來的地方。”雷鳴用老百姓的大白話解釋著。

  “好!”那個小金子應道。

  大約半個小時后,雷鳴他們就已經躲在了一趟狹長的土丘后了。

  那狹長的土丘前面是一條小河,那河水也就剛剛過膝,有波紋向遠處蕩漾開去,那是雷鳴他們幾個剛剛趟過后產生的。

  “為什么要奔東寧去?”河岸毛柳叢里,周讓便問。

  “都偵察完了,惹禍了又,這個地方不能呆了,那還不跑遠點?”雷鳴回答。

  至于惹啥禍和他怎么搞到的日軍情報他并沒有說,現在也不是說的時候,因為后面的日軍已經出現了。

  “準備好都,這回給小鬼子來點狠的!”雷鳴又說道,這時他已經把自己那支波波莎端起來了。

  周讓讓和那兩名抗聯戰士自然也有波波莎,這回波波莎那就是他們所有偵察小組的標配。

  “我能打用你這個嗎?”小金子問雷鳴。

  小金子所說的“這個”那是指雷鳴冒充日軍時所用的三八大蓋。

  “打過?”雷鳴問。

  “就打過兩槍。”小金子不好意思的說。

  “那就行,別傷到自己人你隨便打。”雷鳴很大方的說道。

  他們幾個正說著話呢,后面的日軍便追上來了。

  正如周讓所說的那樣,一共四十來名日軍,一個個端著三八大蓋正大步流星的趕過來。

  “害怕不?”這時一名抗聯戰士便問那個小金子道。

  “有點兒。”小金子回答。

  “先別碰扳機,等開打時你現勾就行。”那個戰士開解道。

  誰也沒指望這個明顯還只是個農民的年輕人能打死一兩個鬼子兵,那個戰士也只是擔心小金子一緊張把槍弄走火罷了。

  這時所有人都不再說話開始瞄準了。

  東北抗聯給日軍打伏擊一般都會把日軍放到百米以內再打,因為東北抗聯子彈少,槍法也不是很精準,這樣打起來把握大一些。

  可這回卻不是,這回實在是那波波莎雖然火力強勁卻射程有限。

  “準備打!”當對面的日軍都闖進了有七八十米的的距離里雷鳴才喊了起來。

  而這一聲里,他們四支波波莎便“他他他”的響了起來。

  雷鳴他們還真的是頭一回用波波莎齊射,這槍用的是真過癮啊!

  那無形的彈雨對著日軍就是一頓橫掃。

  也只是片刻功夫對面的日軍被打倒的和主動臥倒的那就是一片,反正是一個站著的都沒有了。

  而雷鳴他們身邊則是多了成片的散亂的黃銅彈殼。

  “走了,撤了!”雷鳴拖著槍就往后爬了。

  “我剛打了一槍,日本鬼子還沒有全打死呢!”小金子嘟噥了一句跟著也往后爬了。

  “挑近道兒趕緊領我們去東寧,沒有時間在這耗。”雷鳴回了他一句。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江苏11选5出号规律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彩票开奖查询七乐彩 股市主力分析 秒速飞艇稳赢公式地址58·nf 佳永配资 黑龙省11选5开奖结果 青海省快3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 股票融资的类型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中国一重股票行情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直 上海快三奖金怎么算 泰豪科技股票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