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網游小說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不言而明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 不言而明

  驕陽初生,海天邊劃出一道絢麗嬌艷的勾勒,仿佛天海之間,燃起了一道滿是火焰的鴻溝。

  火焰灼天,將如墨的天色點燃,起初緩慢而又艱難,可當似火的驕陽完全蹦出海天一線的剎那,整個世界都充滿了希望的光芒。

  “唔~啊~~~”如小蜜蜂般喜好早起的麗姿,打了個可愛的呵氣,揉了揉惺忪睡眼,待眸光清澈之時,陡然一怔,但隨即又恢復淡定。

  她小心翼翼爬下床,來到沙發邊,走到我對面,偷偷打量我,片刻后,小聲問道:“你昨晚......沒睡嗎?”

  “不,我睡得很好”我微笑回應道。

  “可你的眼圈......黑了。”

  “這是歲月的積淀,與睡眠無關。”

  我繼續微笑,只是在不經意間,抬手擋住了濃濃的黑眼圈。

  面對如此可愛純真的小蘿莉,我又能說什么呢?

  說就是因為你,我昨晚近乎一夜失眠?

  別逗了,我不可能這么說,畢竟我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也是一個愛老婆的男人,怎么忍心責怪麗姿呢?

  頂多一會兒拿洛基出出氣。

  ......算了,拿洛基出氣,莉莉會心疼,還是拿怪蛇出氣吧,誰叫它們數量多,脾氣臭,實力還不咋地呢。

  吃過早餐,我們再次朝海邊進發,一路上,無數怪蛇成了我刀下亡魂,看著我暴躁的行為,尤拉撇撇嘴:“如此粗暴對待這些無辜的生物......小毅你是不是懷念殺怪的生活了?”

  “沒有”我一邊砍蛇,一邊道:“我只是覺得它們膽大包天,而且沒有眼力價,明知道自己實力不濟,還一個勁兒往刀口上撞。”

  “那叫悍勇無畏好不好”尤拉反駁道:“我倒是很欣賞它們的勇氣。”

  “敢而不死才叫勇氣,它們,哼哼,頂多叫莽。”

  一旁,莉蕾亞輕笑反駁道。

  尤拉義正言辭的怒視莉蕾亞,憤然道:“身為冒險家,置身險境是平常事,怎可能次次都能保證化險為夷,明知不敵而退避,或許是聰明,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身后的同胞又當如何?誰來保證他們的生命?”

  “但悍不畏死的發起沖鋒,就能保證后面的同伴不死了嗎?”莉蕾亞不屑道:“瞅瞅它們吧,一個比一個勇敢,卻也一個比一個死得慘,到頭來,身后的同伴,不也照樣保不住?要我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既然擋不住,不如退避三舍,積蓄力量,再謀發展。”

  “哼,懦夫之見”尤拉一臉嚴肅道:“若是人人都像你這般想法,那又有誰敢直面災厄?誰來對抗強敵?不如都縮脖子躲家里,等著被一刀一個宰了吧!”

  莉蕾亞眨眨星眸,嘻嘻一笑:“又不是躲起來什么也不做,可以暗下陷阱,準備冷箭,等強敵進門,直接暗箭陰死。”

  “要是陰不死的話,又當如何?”尤拉反問道。

  “陰不死......哼哼,那就繼續逃之夭夭,再藏,再陰,直到陰死為止。”

  ......

  之后,尤拉繼續義正言辭的斥責,莉蕾亞則各種拐七拐八的反駁。

  聽兩女一個斥,一個駁,我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不多時,便收刀入鞘,再懶得理會那些呲牙咧嘴吐舌頭的怪蛇了。

  說起來,我也不知從何時開始,莉蕾亞和尤拉竟然勢同水火起來,當然,也僅限于思想方面,這可能與兩人的思想觀念不同有關。

  尤拉屬于那種極正派的思想,當然,這里的正派,并不是圣母的那種正派,而是有些矯枉過正,在她的觀念里,冒險家在面對危險之時,就應當表現出悍不畏死的精神,哪怕最后身死,也死得壯烈。

  而莉蕾亞則不然,她一直認為冒險家應當識時務,懂變通,既然打不過,應當立即戰略性撤退,直白來說,就是逃跑。

  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人還在,總有一天還能再打回去,實在不行,就多打幾次。

  除了針對強敵以外,尤拉和莉蕾亞在其他諸多方面也有著近乎完全相悖的觀念。

  譬如說對事待人方面。

  尤拉認為正義就是正義,不正義就是不正義,一旦直到對方包藏禍心,那就直接斷絕往來,倘若對方敢陰自己,那就要給對方予以反擊,而且反擊一定要猛烈,最好直接把對方團滅,以絕后患。

  莉蕾亞則不然,她覺得,哪怕對方包藏禍心,只要自己一方還能把持得住形勢,就可以繼續合作,等到事態有些超出范疇,再考慮下圈**死對方,這樣一來,該能利用的光和熱,都利用的妥妥當當,剩下的那些不受掌控的因素,棄之不可惜。

  至于永絕后患這種想法,莉蕾亞并不認同,她認為,哪怕一張衛生紙,一條破抹布,都有自己的作用,只要使用妥當,絕對會收獲意想不到的結果。

  因而,莉蕾亞從來都不把包藏禍心之人趕盡殺絕,而是像玩弄老鼠的貓咪一樣,不斷戲弄他們,直到徹底沒了價值,再酌情考慮處理掉。

  在以前,在處理這些沒有利用價值的家伙時,莉蕾亞也會最后再從他們身上榨取哪怕一星半點的火星——留給刺殺小隊當練手對象。

  不過當雷恩老板接手刺殺小隊以后,她就徹底放權了,而這些沒有了利用價值的家伙,也就統統交給雷恩老板處置。

  說起來,她對于這些沒用的家伙的處置手段還算溫柔,是讓那些沒沾過血腥人命的新手刺客,拿他們練手,說是練手,其實也就是教他們如何一擊斃命,并不會受到多少摧殘。

  但雷恩老板不同,這家伙把除自己人以外的其他人,都當做牲口一樣看待,至于那些被送到手底下,用來調教手下的沒用之人,則被視為待宰的牲口——還是在醫學院,實驗臺上,等待被宰的牲口。

  我是不知道雷恩老板具體如何對待他們,但我卻聽說過一件事兒,那就是有幾個沒被雷恩老板弄死的待宰‘牲口’,全都被刺激的精神失常,而能把這些刀口舔血之人刺激到精神失常的手段,得有多可怕,不言而明。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