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女劍仙 > 第三千零二章 該我們出馬了

第三千零二章 該我們出馬了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寧清秋不打算騙他們,雖然不知道黃局長會怎么樣的粉飾太平,但是在她的觀念里面,他們是可以知道事實的真相的,畢竟生命只有一次,沒有人比起本人更加的關注自己的安危。

  機緣巧合之下,他們既然已經是見識過魘魔,那么就是有資格知道這些,本來表世界的人們就是應該知道目前的危機的情況,才會有更多的靈修苗子和仁人志士不斷地投身到對抗魘魔的第一線上,這就是所有的人都是期望看到的局面,必須自救,否則的話,不是誰都是可以擁有守護神的,自己的出現不過是巧合,若是今天的自己不在這里,還不知道會牽引多大的波浪出來。

  “世道變了,怪物層出不窮,所以大家務必謹慎,只是這樣的怪物出世大家也明白會引發多大的恐慌,所以還希望按照官方的指示,把這些事兒都是藏在心里面,警察會保護你們的,而我們這樣的人,也會盡力而為。”

  這就是她的保證。

  擲地有聲。

  老板的臉上沒有太多的神情波動,或者應該說已然是趨于麻木,要說今天她的應對可以說得上是可圈可點,要知道報警的人就是她,說一句力挽狂瀾都是不為過的,因為已經是做到了她能夠做到的極致。

  “也就是說,若是運氣不好的話,我們就是只能像是剛才死掉的那個人一樣,引頸就戮?”因為別無他法,大家都只是普通人,超人這樣的存在,始終就是極少數。

  這就是讓人完全的惶惶不可終日了。

  寧清秋也想不出更好地辦法,每個人都是要靠著她守護的話,那么就算是神靈,都是會分身乏術的吧?她也不是那種說假話的,看來還是只有等著黃局長他們的人來安排思想工作,暫時的所有的人都是不能離開,大家這個時候也不敢單獨行動,看到警察們心里面還稍微安心一點,雖然對于他們的戰斗力也是要打個大大的問號就是了,倒不是說對警察不信任,而是親眼目睹魘魔的兇威之后,就是知道肉體凡胎要對怪物造成殺傷那真的是很困難,就算是熱武器都是不怎么可靠,不然的話,為什么警察們來了之后只是采取包圍的方式而不是直接開槍?顯然就是覺得把那種怪物交給寧清秋這樣的修仙人士比較可靠。

  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的。

  他們不知道靈修到底是什么,但是小說和電視劇可不是白看的,所以直接就是把寧清秋定位在了修仙者上,倒也是差不離了,寧清秋也懶得去解釋,慢慢的,就是會知道靈修到底是什么,而且日后他們互相之間的了解還會越來越多的。

  她帶著幾位室友先行離開,也是因為有她的保證,所以黃局長才是這么爽快的放人,她對著室友們說道:“計劃趕不上變化,本來還說等到學院交流會你們就是知道一切,沒想到就是這么快在你們的面前掉馬了我所在的學院,就是一個專門培養靈修的地方,和你們認知中的修仙者應該也是大同小異殊途同歸,更多的日后你們會慢慢的了解到,我可以告訴你們,學員交流計劃很快就是會開展,你們到時候要積極參與,這對你們來說,是有好處的,對這個世界多一點了解,那么日后就是會多出一份生機。”

  語重心長,苦口婆心,可以說是難得的這么真情實意的勸解,若是明遠看到了,鐵定會說是難得,在他們這個層次,很多的感情就是變得淡薄,這是自然而然的,漫長的壽命高超的實力,甚至是生命層次都是不斷地拔高,和普通人真的差了太遠太遠,所以沒有必要產生過多的聯系,對誰都不是什么好事兒。

  寧清秋也是因為記憶一片空白,才是顯露許多的真性情,而且因為初來乍到,剛入世的時候就是接觸到的他們,所以才是對幾個室友另眼相看些許,可以說是緣分,但是也最多就是提點幾句了,畢竟不是納蘭徽和顧微涼那樣的并肩作戰的朋友,只是路上風景陪著走過一小段的人罷了。

  幾個室友這會兒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她們什么都是不懂,但是正是因為一片茫然,所以寧清秋這樣的直接引領的話語,就是給她們在黑暗中點亮了燈塔一般,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又是個什么樣的人也不知道日后會不會有交際,但是這會兒給她們說的,必定是比自己琢磨揣摩的那些來得重要,甚至是可以說金玉良言,自然是忙不迭的點頭答應下來。

  寧清秋松了口氣,自己處于好意提醒,人家也領情,再好不過,而且沒因為看到自己“殺人”就是心生厭惡反感,看來她們還是很清楚,魘魔那個樣子已經不算是人了,就算是前面片刻,她們還在為對方可惜被人欺壓,但是能夠轉換這樣的觀念都是難得。

  還記得在末世世界殺喪尸的時候,很多人最開始的時候就是分不清楚到底是應該把最親近的親友們異變的喪尸當成是怪物還是親人,所以因此也引發了更多的悲劇,因為人到底是感性動物,哪里就是能夠轉眼之間就是對自己曾經無比親近的人提起屠刀?

  任何的心慈手軟,都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也是對人類本身的殘忍。

  好在,她身邊的人都是很清醒的人。

  他們永遠是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行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寧清秋送她們回到宿舍之后,就是匆匆離開,室友們欲言又止,但是到底是拿不出任何的理由把人留下,只有一腔嘆息和躊躇。

  楊璇璣很快的就是接到了寧清秋的消息,便是笑著對山關說道:“寧丫頭真的是個副將,這才出去多久,竟然又是撞上了一頭魘魔,我都是懷疑她的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東西在吸引這些怪物,接下來,就是該我們出馬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股票板块代码一览表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四肖选一肖、 加拿大快乐8的算法 2019买马最准网站 麻将的打法与技巧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l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广东36选7好彩一走势图 街机电玩捕鱼送金币 心悦辽宁麻将iphone版 博彩技巧 海南4+1彩票规则 模拟炒股软件 扑克牌玩法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