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四千二百七十九章 一百個不甘

第四千二百七十九章 一百個不甘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忽然花沫枝緩過來了,剛才她一直是蒙的,因為被人抓奸之后,穿了衣服就來了這,她很亂也很害怕,爹娘失望的眼神就能殺死她了。

  她也是后悔的,說實話,她也不想嫁給柯文昭的,喜歡是喜歡,但是不是夫君的人選啊,這是兩回事。

  想到以后要跟柯文昭這樣的人結婚,然后過著還沒以前高的身份,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指著柯文昭狠毒的喊道:“柯文昭,你這個流氓,都是你騙我的,我根本不喜歡你。”

  這句話深深的上了柯文昭的心,因為柯文昭雖然是為了花沫枝的身份,但是也不能否認,他確實是喜歡花沫枝了。

  現在花沫枝這么堅決的否定了她們的愛,他心里真的不舒服,當然追不舒服的還是身份,他一直怨恨自己的出身,如果自己的是個達官貴人的兒子多好?

  現在雖然攀上了花榮清,可是這個身份還是低,這樣他內心更受傷了。

  越是這樣,柯文昭越是勢在必得,自己過得不好,別人也別想好,特別是花沫枝,都是自己的女人,竟然還想著別人,這個她堅決不能忍。

  所以他含情脈脈的看著花沫枝:“沫枝,你怎么能這么說,剛才咱們在林子里的時候,你說過愛我的,你說要給我生幾個兒子,你說要一輩子只要我一個男人的。”

  這話太露骨了,也太直白了。

  玄妙兒聽得不得不低著頭看鞋尖。

  花繼業悄悄的捅咕一下玄妙兒,像是上課不專心聽講的兩個小朋友一樣。

  這時候的花沫枝腦子里想的越來越多,從頭想起來之后,她發現這是個局啊。

  她一下子跪在了花衍生的面前:“祖父要給沫枝做主啊,這事我想起來都覺得不對了,祖父,我以前跟柯文昭根本沒有來往的,甚至話都少說的,大姑以前對我也不是很熱情,可是前段時間,大姑忽然的就給我做了新衣服,然后又給我不少的首飾,整天的叫我去她院子說話,她這是早就預謀好的。”

  玄妙兒覺得花沫枝確實挺聰明的,這個年齡,想的這么全面不容易的。

  花衍生聽到這,看向了花榮清:“沫枝說的可是真的?”他的眼里帶著怒火,因為如果兩個孩子之間的事情,那道還是小事,但是如果是花榮清設計的,這事就不簡單了。

  花榮清是死也不能承認的:“爹,這話要講證據的,我以前對沫枝和沫如也比對別的侄女好,現在沫如腿還沒好呢,我想給做新衣服,她也不方便穿,這腿腳總不能見天的往我這跑吧?那我有好東西能給誰?自然是沫枝了。”

  這個沒有證據,所以這事也沒辦法弄出個準確答案,但是心都有自己的想法。

  花老夫人嘆了口氣道:“這事不用說了,反正這親事絕對不行,一會我就讓人去買房子,榮清你們搬出去,反正你現在也有兒子了,獨立門戶之后,你是想讓你兒子改姓,還是想怎么的都行,我這也是你娘家,但是今個的事情,不許說出去一個字。”

  花榮清也是很堅決的道:“娘,這事我還就堅持了,反正兩人確實有了肌膚之親了,這到沒到最后一步,咱們也說不清,如果只是拉拉手,我也不會如此勉強,但是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么可說的?”

  花縣松也是很堅決的道:“這事爹娘都說了,你不同意也沒用。”

  花衍生對著花榮清道:“如果你還想當花家的女兒,這事不許再說了,到此為止,聽你娘的,給你買房子,你也快點搬出去獨立門戶,如果你能找個合適的,在往前走一步我們高興,如果你不想找,現在你也有兒子了,不愁養老了,那我們也放心。”

  這話雖然是關心,其實更是把關系拉開了。

  花榮清現在確實不敢忤逆父母,畢竟她在京城要依靠父母的,心里再不甘也沒用。

  她看向了花繼業和玄妙兒,不過兩人都低頭看著鞋,當然,花榮清也清楚,現在這換個狀況,花繼業和玄妙兒也改變不了,畢竟這是二老的死命。

  她本以為事情弄成這樣,就準成了,她和柯文昭設計好的地方,設計好的時間,也是花榮清引導下人過去的,就是為了把這事坐實了。

  現在都坐實了,可是爹娘卻這個態度,她真的是氣的不行了,當然也怨恨父母偏心。

  此時她只能先應下,反正花沫枝沒有定人家,那就還有希望,她看得出來的,花沫枝是真的喜歡柯文昭,下次要讓外人看見,到時候看他們還怎么掩蓋。

  她嘆了口氣對著花衍生道:“我只能聽爹的。”很是不情愿的一句話。

  這時候花沫枝有點頭暈,因為驚嚇過度,加上剛才想的太多了,這時候直接就暈倒了。

  柯文昭想要去抱花沫枝,不過花縣松擠開了柯文昭:“你住手。”然后讓孟氏身邊的丫鬟把花沫枝背起來,什么都沒說的就出去了。

  反正花縣松不擔心,這事父母絕對是跟自己站在一邊的,剛才要不是事發地點就在他們這院子外,怕更多人看見,他才不會一起來了花榮清這,反正以后自己跟這個大姐的親算是斷了。

  這時候花衍生也站起來對著花榮清道:“你們收拾收拾,這幾天就準備搬家的事吧。”

  說完他對著花繼業和玄妙兒道:“這又折騰了你們一趟,今個祖父也是心累了,你們要是沒事,一會去你五叔那坐坐,你五叔今個在家。”

  花繼業點點頭應下道:“祖父要是累了,就回房好好休息休息,我和妙兒在這也是熟悉,你不用擔心我們。”

  花衍生深深地呼了口氣,然后走出去了。

  花老夫人沒搭理玄妙兒和花繼業也出去了。

  屋里就剩下了花榮清柯文昭還有玄妙兒和花繼業了。

  花榮清這心里委屈啊,坐著就忍不住哭起來了:“繼業,妙兒,你們看見了,這叫什么事啊?”

  柯文昭趕緊過去勸說花榮清。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龙江风采p62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上海11选五规律技巧 河南快三全买跨度三 中国彩吧论坛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定位走势 海南体彩飞鱼号码统计 股票涨跌原理详解 吉林快三走势图手机版 组选包胆赔率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湖北30选5所有开奖走势图 跌破发行价的股票 股票分析师简介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