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六百二十四章 求人的態度

第三千六百二十四章 求人的態度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等到李佩蘭他們家三口人來了之后,玄妙兒帶著他們看了一圈。

  李佩蘭還算是滿意:“挺好的,這樣的地方正和我心思,我還擔心太大了,以后房租貴,不好盈利,這正好。”

  張青山進來就沒順氣了,因為自己以為怎么也是個小酒館的規模,怎么想到這么大一點?

  他的情緒也是隱藏不住了:“花夫人,這是你選的地方?你打發要飯的呢?這么大的地方,怎么住?你要是不想幫忙就直說,這磕磣誰呢?”

  講真說,玄妙兒雖然知道張青山這人不咋樣,好高騖遠又坐享其成,可是也沒想到他會這么不要臉的說出這樣的話。

  玄妙兒沒說話呢,花繼業可是生氣了,別人這么對自己媳婦說話,他怎么能忍。

  他逼近了張青山:“求人要有求人的態度,我幫的是李姨母,如果你覺得你有本事,可以靠你自己。”

  張青山沒想到花繼業說話這么不給面子,他其實也沒什么本事,只是就是覺得玄妙兒有錢,這么有錢卻不好好的幫自己。

  并且他這人也是自以為是的習慣了,要不然也會落得這個下場,這時候還覺得自己有理呢,也是看不出什么眼色的人。

  他怎么都不覺得自己錯了:“你失憶了,我不怪你,可是你這媳婦真的要好好的管管了,你是男人,這家里不得你做主么?你們家的親戚,你媳婦就這么糊弄打發,這不是看不起你么?怎么,你是吃軟飯的?這要是我的話,早把她送回娘家不要了。”

  花繼業是護著媳婦的人,但是此時他真的被張青山這沒什么頭腦的人氣的想笑了:“張青山,我也真的挺佩服你的自信的,你現在什么樣你自己不知道么?也是多虧我們之前就看清你這個人了,你好自為之吧,我現在多的都是看在李姨母的面上,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也不用跟我說話,因為你沒資格。”

  這張青山不高興了:“你這晚輩怎么回事,你們幫的是我的媳婦,我和我媳婦是一家的,我是一家之主,怎么的,看我落魄了,就想讓我媳婦跟我和離?”

  玄妙兒也是哭笑不得了:“我們沒有那么多想法,看在我婆婆的份上,我們能幫你們的就這么多了,這邊都安頓好了,我們家里也不閑著,我們就回去了。”

  李佩蘭很是不好意思的對著玄妙兒和花繼業道:“繼業,繼業媳婦,真的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我這么多年都習慣了,要不是出事了,來了這,我怕是都忘了正常人的生活了,我家男人一直就這么個性子,以前有公婆護著還好,后來沒了公婆,家也就這樣了,這一路上吃住都是用的我嫁妝變賣,他也沒受到什么苦,到現在還沒有認清現實呢。”

  說到這李佩蘭自己都笑了,因為自己的男人怎么會這樣?以前自己沒感覺道,因為那時候有公婆,自己也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這個男人喜歡吹牛自大,但是他們家條件確實不錯,自己也就不覺得怎么樣了。

  后來也就成了習慣了,自己這一路還沒什么感覺,現在自己忽然的覺得自己可笑了,因為自己到底跟了一個什么人過得日子啊?

  張青山又想說話,花繼業冷眼的看向了他,張青山忽然覺得有點冷,趕緊閉嘴了。

  玄妙兒倒是有幾分的同情李佩蘭,她對著李佩蘭道:“李姨母也確實該讓家里人都快點面對現實了,人生就是有起有落,不能總是依靠指望別人,現在的永安鎮很容易做生意,別看是冬季,現在河灣村的蔬菜大棚很吸引人,這來鎮上的人很多,不管你做什么,只要用心都能掙錢。”

  李佩蘭感激的點點頭:“嗯,知道了,繼業找了個好媳婦,說起來,以前我總是覺得繼業的娘固執,找了一個那樣的男人,卻還不舍得離開,可是我現在回頭看自己更糟,我都沒認識到自己處在一個什么環境,甚至還覺得自己過得挺好的,你說我是不是個傻子?”

  花繼業聽著李佩蘭說起自己的娘,他也是心里挺難受的,所以對著李佩蘭道:“李姨母,你們就在這安心住下,你有什么需要的就開口。”

  李佩蘭應下道:“我這都厚臉皮的求你們了,以后有事我也沒必要矯情客氣了,跟你們說句實話,我現在也就是擔心杏花,你們也看見了,杏花找個性格也不怎么好,因為我和她爹一直都是吵吵鬧鬧的,她甚至覺得男人都不好,以后不嫁人,你說我這人失敗不失敗?丈夫管不好,孩子教不好,哎。”

  說著說著李佩蘭真的覺得自己活得夠失敗的,她連連的嘆氣,想著想著又是一生的嘆息。

  玄妙兒倒是理解張杏花的這個性格,因為原生家庭對孩子的影響確實很大,夫妻離異或者經常超級,或者家暴的家庭,孩子很多心里都不健全,張杏花認為所有男人都不好,那也是因為看慣了自己的無能的父親。

  這其實是心理的問題,這要是不及時的疏導,以后這個姑娘真的就毀了,她對著李佩蘭道:“李姨母,你也要在杏花身上多花些時間,她也是到了適嫁年齡了,要是一直的對男人排斥,以后也很難幸福的,你要多跟她講講積極向上的家庭關系,讓她知道正常人家怎么生活,否則不要輕易的讓她出嫁,要不然有可能害了她一輩子。”

  剛才張青山被花繼業鎮住了,有些害怕了,也不敢說話了,一直緊緊的閉著嘴。

  不過聽著玄妙兒和李佩蘭說起自己唯一的女兒,他又忍不住開口了:“哪有你說的嚇人,等給她尋個好人家,到了日子往出一嫁,不就成了?”

  玄妙兒真的覺得跟這個張青山說話是真的不在一個腦回路上,她也不想說了,對著李佩蘭道:“李姨母,我們就回去了,我說的你往心里去。”

  花繼業也道:“有空我們來看你。”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香港开马开奖现场直播 吉林快3遗漏号 2020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海口七星彩网一夜谈 南粤风采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今日股票下跌原因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第六期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云南11选5中奖开奖 115其九宝图乐乐博彩 手机北京快3 开奖结果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结果 北京快三开奖玩法 股票k线图分析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双今天 118开奖直播现场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