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四百九十三章 預料外的事

第三千四百九十三章 預料外的事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這時候蕭婉兒也來了,她們府上就她一個女主子,所以只有她一人來的,進來跟長輩打過招呼,她直接坐到了玄妙兒身邊。

  要知道,以前蕭婉兒可是京城這些后宅婦人最想要的兒媳,不過誰也沒想到,蕭婉兒下嫁給了玄家,不過了解的也都懂六王爺的心思。

  她們羨慕玄家的本事,也羨慕玄家的家風,畢竟人家沒有那么多女人勾心斗角的,要是自己可要選擇的話,自己也愿意在玄家那種環境,而不是在這大宅子里勾心斗角。

  玄妙兒看著精心打扮過得蕭婉兒:“婉兒真漂亮。”

  蕭婉兒笑的有些害羞:“謝謝妙兒姐夸獎,對了,哪個是蕭清雅?”她以前參加這樣的聚會不多,所以這里的女人她認不全。

  玄妙兒看著木安樂的方向揚了下頭:“三王妃邊上那個就是,看著比較靦腆的,其實可不是,這女子陰著呢。”

  蕭婉兒看過去:“我看不出來,不過妙兒姐說不好的,我就不跟她接觸。”

  玄妙兒笑著道:“你以后交朋友的時候,先問問你父王,他聰明。”

  蕭婉兒點點頭:“我父王也這么說,他說我太天真了。”

  他們兩這邊說了會話,莎蓮那邊就開始張羅著宴會開始了,這有點才藝的小姐們也就開始輪番上陣的表演了,唱歌的,畫畫的,作詩的。

  當然大家的目光也都在一些新人身上,畢竟大家都對未知的好奇嘛,特別是蕭清雅,挺受重視的,這時候都看著她。

  幾個小姐表演之后,玄妙兒對著莎蓮點了點頭。

  莎蓮對著三王妃道:“三嫂,你家清雅也別捂著了,趕緊給大家露露才華。”

  三王妃笑著道:“我們家清雅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今個就彈琴吧。”說著讓丫鬟把琴抱到了中間的桌上。

  蕭清雅站起來,走到中間,對著到家道:“清雅獻丑了。”

  不等蕭清雅坐下呢,木安淑走到了蕭清雅的身邊:“木安樂,是時候揭開你真正的面目了。”說完,木安淑摘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

  這兩人如果不是放在一起,也許不會這么的讓人驚訝,可是這兩人這么站在一起,就算是妝容有差異,但是也完全看得出來,這兩人長得很像,再仔細看那簡直就是一樣。

  這時候,木安樂身邊的丫鬟香云手里拿著一杯熱茶奔著木安淑的臉就要潑過去,千落手里拿起一塊點心彈了過去,打掉了香云手上的熱茶,拿茶順著香云的胳膊流下去,瞬間那胳膊上起了水泡,很明顯茶水里還有別的東西。

  不過事情敗漏了,香云咬著牙,把手縮回了衣服了,再疼也得挺著。

  不等木安樂的丫鬟再動手,三王妃趕緊站起來了,對著木安淑就過去了:“清瀾,你是王爺丟了的那個兒女么?你怎么在這?這些年王爺一直因為丟了你而自責,沒想到在這找到你了,太好了,清瀾,你父王要是知道我們找到你,不知道要多開心了。”

  玄妙兒聽著三王妃的話,真的出乎預料了,一切本來都算計的很好,但是怎么也沒想到三王爺不是要殺人滅口,而是顛倒是非。

  這時候的莎蓮也蒙了,因為這事自己也是知道的,不過這跟之前玄妙兒說的不一樣了。

  木安淑這時候更震驚了,她完全可以確定自己跟木安樂還是平西國遲王爺的女兒,可是怎么也沒想到這鳳南國的三王爺這么厲害,弄出了這么一手。

  她趕緊對著大家道:“你們不要聽三王妃胡說,我是平西國的郡主木安淑,這是我雙胞胎的姐姐木安樂,木安樂的生母當初生的蕭清雅夭折了,她想要保住自己在三王爺身邊的位置,所以偷了我的姐姐木安樂,而我的這個姐姐因為三王爺位高權重,她知道了親生父母也不相認,擔心我壞了她的好事,還要殺我滅口,我畫了人皮面具來這,就是為了躲避追殺,為了讓木安樂變回該有的身份。”

  三王妃使勁的拉著木安淑的手:“孩子,你是從小就被騙了,你是鳳南國三王爺的女兒,你根本不是平西國的人,你出生就被偷走了,你只是在別人家長大,你并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還小,被人利用了也是有情可原的,母親不怪你,等回了府,咱們慢慢說,家里有你小時候的衣服,你跟你妹妹一樣的衣服。”

  木安淑退來了三王妃:“你是不是有病,我是不是平西國的人我自己知道,你要干什么?顛倒是非?你們不就是怕三王爺的名聲壞了么?因為木安樂剛回去,就出這樣的事情,你們府上名聲受損,并且三王爺外宅多,外宅的孩子也多,怕一個女兒的血統有問題,大家就會懷疑別的孩子……”

  不等木安淑說完,三王妃狠狠地捏了一下木安淑的胳膊:“這孩子,真的被灌了迷藥了,這是有人故意讓你們姐妹相殘的吧?”

  木安淑真的忽然吃痛,用手捂住了胳膊,還想再說話。

  木安樂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因為剛才她也蒙了,她自己的計劃都沒成功,但是忽然的三王妃這么一出,她真的一時沒反應過來。

  這時候她趕緊拉著木安淑的手:“妹妹,你是我妹妹?你是母親常說的清瀾,真的找到你了,這些年父母為了找你,你知道受了多少苦么?姐姐心疼你,這些年讓你在外受苦,姐姐心里難受。”說著木安樂哭了起來。

  木安淑這時候真的轉不過彎了,因為自己今個是要讓木安樂認祖歸宗的,可是現在全亂了,弄不好,不是讓木安樂承認是平西國郡主,而是讓自己變成了三王爺的孩子了,那自己怎么跟爹娘交代,怎么跟平西國的人交代?

  她撕心裂肺的弄吼了一聲:“你們有沒有完了?木安樂,你真的就那么愿意當三王爺府的人?咱們平西國是小了點,可是你名正言順的回到你該有的身份不好么?我知道你是因為在邊疆的事情,還有你失身的事,你怕這個身份對吧?但是你想過沒有,你是假的,永遠是假的,你一輩子都要替別人活著,你都不知道你的祖宗是誰,你不覺得可憐么?”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破解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排列三正版藏机图 幸运赛车冠军技巧 浙江6+192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欢乐生肖走势图五星 官方江苏快三下载安装 辽宁福彩35 7走势图 好的配资公司 十一选五高级技巧 票据理财平台如何盈利 江西时时彩2元网 湖北11选5 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 彩票1.998双面盘 云南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