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遇見了小偷

第三千二百二十五章 遇見了小偷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紙鳶這才把之前的疑惑都打開了,怪不得前兩天木安淑走路奇怪,不過說起來這個,自己還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辦了,這字毀了,可是疤痕在,人家還是有把柄的。

  “這個地方沒人能看見,只要郡主咬定沒有,她也沒辦法。”紙鳶只能這么道。

  “只能是不承認,可是這個,真的是我心里的傷,我真的恨不得殺了玄妙兒。”

  “會有機會的,現在還不是時候。”

  “等我查到了花繼業的下落,和藏寶圖的下落,我一定親手把玄妙兒千刀萬剮,真的是氣死了,她的孩子還沒掉,咱們就走了,這機會更不好找了,加上咱們不能跟著她,也是會是去很多機會,真是可惜,這個金煥然真的不是個東西,占了便宜說翻臉就翻臉。”

  “那種人咱們能利用上,也就知道她不是個什么好人,郡主不值得跟他生氣,郡主好好休息,咱們再想別的辦法,蕭巖鼎一直想找咱們合作的,這也是個機會。”紙鳶的想法更活躍一些。

  “我不想跟那個廢物合作,整天就知道女人,做事又傲得很,總覺得像是多了不起,還不如那個蕭巖木呢。”木安淑道。

  “蕭巖木這個人雖然比蕭巖鼎穩重,但是心思太黑,咱們怕不好控制他,反被利用。”紙鳶道。

  “算了,咱們自己也有自己的實力,沒必要求著誰,咱們還是自己來,我現在發現了,這美人計還是好用的,玄妙兒能用我為什么不能?”木安淑嘗到了甜頭,也就不把這個當什么羞人的事了。

  紙鳶想要勸說,可是怎么說,怎么說都好像是說木安淑不要臉,只能這樣了:“郡主不要太辛苦了。”

  木安淑嘆了口氣:“命啊,我能怎么辦?”

  這話說到這也沒啥往下說的話題的,紙鳶看著窗外:“要亮天了,郡主還睡一會吧,明天趕路也很累。”

  木安淑看著天亮了,也不那么害怕了:“也好,那我睡一會,你也瞇一會吧。”

  紙鳶應下,也出去在門口的榻上躺下了。

  第二天早上,玄妙兒他們啟程的比較早了,因為現在她的心已經回到永安鎮了一樣,他真的很想快點回去,和花繼業都回到永安鎮。

  木安淑她們臨近中午才出發了,所以落下了一段距離。

  華容那邊邊走邊問,騎著馬也快的很,一路上都找得到花繼業的行蹤讓他心里安穩不少。

  不過這沒走多遠,他感覺到了后邊有人跟著他,他不用懷疑,知道這是有人也找到了花繼業的下落,看來自己要更加加快速度了。

  當然這個消息他不能告訴玄妙兒,免得玄妙兒擔心,只能盡可能的把花繼業他們留下的線索給想辦法改了,讓這些人走錯路。

  玄妙兒他們到了中午時候,在一個鎮子上落了腳,這個鎮子來的時候也到過,所以比較熟悉,還是去了之前去的那個酒樓吃飯。

  吃完了飯,他們歇了一會,就出來要上路了。

  玄妙兒走中間,邊上是心靜和千落,前邊是千墨,后邊是魏武峰和心澈,這樣的保護確保玄妙兒沒有一點危險。

  剛要出酒樓的門,正好一個長得還挺俊俏,穿的比較普通的微瘦男子進了門,他不小心跟邊上的心靜撞了一下,然后很是禮貌的對著他們道歉:“對不起姑娘,我走的急了,還請見諒。”

  心靜也沒覺得是大事,沒撞到玄妙兒就行,所以點了一下頭:“無礙。”說完跟上玄妙兒他們走了。

  上了馬車,走了一段,心靜才驚訝道:“完了,我被人偷了,荷包不見了。”

  千落驚訝的看著心靜:“你那個荷包那么大,誰能偷的了?”

  因為心靜的荷包里除了銀子還有不少珍貴的毒藥,什么一滴斷手水,什么一口半條命,反正很多這類的奇怪毒藥。

  玄妙兒搖搖頭:“這個人是看著心靜荷包最大,以為咱們錢都是她拿著的,看來他這次失算了,希望他別貪心,就拿銀子,要是碰了心靜那些東西,怕是出事了。”

  心靜心疼自己的那些寶貝呢:“那些可是我最喜歡的藥了,這要是回去再配,又要一個月之久。”

  心澈道:“還好是毒藥不是解藥,解藥咱們害可是救急要用的,所以這次也算是幸運。”

  玄妙兒笑著道:“心澈說的是,行了破財消災,咱們別糾結了,錢又不都在心靜身上,也沒什么太大損失。”

  心靜一直不出聲,掐著手指頭算著她丟了多少好東西。

  千落折騰的有些困了,依著車廂睡著了。

  玄妙兒這幾天其實也是一直注意著心澈,總覺得她有點心事,但是這些天自己也是事情太多了,并且一直沒找到花繼業,她的心里也是不安,現在要回去了,她也覺得心里敞亮些了。

  她看著心澈小聲問:“心澈,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心澈一直覺得自己偽裝的挺好的,沒想到玄妙兒這么問,趕緊否定的搖頭:“沒有沒有,我哪能有什么心事。”

  玄妙兒看著表情不自然的心澈,笑著道:“你這叫沒事?你平時可是一直不慌不忙的,現在這么否定,絕對有事。”

  心澈知道玄妙兒心思縝密,看得出來也正常,但是自己還是不想讓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在玄妙兒耳邊小聲道:“等有時間,我偷著跟小姐說,反正不是大事,小姐不用擔心我。”

  玄妙兒皺著么頭看著心澈:“姑娘大了,有心事正常,你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什么時候你想說了就找我。”

  心澈點點頭:“知道了小姐,小姐你吃點什么不?”

  玄妙兒搖搖頭:“不想吃,有點渴了,把水壺遞給我吧。”

  心澈見玄妙兒不多問了,也放心了,給玄妙兒拿了水,自己又走神了。

  她又想起來那個費少卿了,也不知道回去的路上是不是還能再那個鎮上停留,也不知道是不是還能見到他,雖然自己跟他沒有一點可能,可是那個心動,是自己不能忘記的。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快三官网登录 免费四肖期期准准一 中国体彩快乐十分钟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电子图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配资 辽宁11选5开奖直 助赢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三一定牛和值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号 免费股票推荐微信群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3d网游游戏大全 上证指数最近5年的走势 湖南十分快乐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