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 富貴險中求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 富貴險中求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黃公子看著玄妙兒也是敬佩:“這些年,沒少聽說玄小姐,不,應該是花夫人的事跡,我們都是很敬佩的,說實話,我們也都希望花公子還活著,都希望花夫人能幸福。”

  玄妙兒看著他們笑了:“謝謝你們,我也相信花繼業活著,所以我親自來找他了,沒有看見尸體,那我就相信他活著。”

  費少卿也點頭道:“我們也相信,其實說起來,剛開始知道你要嫁給一個紈绔公子,還是沒什么本事的人,大家真的有些替你惋惜,不過后來真的花公子跟著千醉公子去邊疆之后,大家就有所改觀了,也相信花公子能照顧好你,只是”

  玄妙兒笑的很輕松道:“只是他現在失蹤了,我一定能找到他的。”

  此時的花繼業干完活,坐在道邊的石頭上,自己現在不知道要怎么跟高家人說,自己是不是該去永安鎮了,當然還得準備一下,要多打聽一些消息再走更安全。

  但是走還是要走的,也就這兩天就得啟程,不過這干糧和隨身衣物也都得準備,當然一定要跟高家人做個保證,以后自己會回來報恩的。

  他看著天空的太陽,現在自己真的很想知道自己是誰,因為現在幾乎夜夜噩夢,自己都不知道夢見的是什么,只是覺得很亂,這種感覺越來越讓他發慌了。

  這時候高桂花走到了花繼業的身邊:“大牛哥,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花繼業搖搖頭:“想不起來,頭疼。”

  高桂花坐在花繼業的邊上,想要離他近點:“大牛哥,要不我陪你去找你的家人?”

  花繼業往邊上挪了點,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一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好人是壞人,如果我是被人陷害或者追殺,那我就會牽連你。”

  高桂花這人對自己也是比較下得去手的,富貴險中求:“大牛哥,我把你背回來的那天,我就跟你是一條船上的人了,我不怕受牽連。”

  花繼業雖然對高桂花很感激,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親近不起來,他對著高桂花微微笑了一下:“謝謝你高姑娘。”

  “大牛哥,你怎么一直這么生分呢?我都說了你就跟我娘他們一樣,咱們都是一家人,叫我桂花就行。”高桂花害羞的低著頭,聲音那叫一個甜啊。

  可是花繼業對這個聲音和親熱還是有些不適應,可是人家不怕壞了名聲的救了自己,自己也不能太傷害人家了:“謝謝你桂花。”

  高桂花滿臉堆笑的看著花繼業:“大牛哥,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花繼業搖搖頭:“沒什么想吃的,我還得干活,你回家吧。”說完站起來,拿著鐮刀去地里割豬草了。

  高桂花不甘的跟在他身后:“大牛哥,等等我,我陪你去,你對這邊不熟悉,小心走丟了。”

  花繼業很想不帶著高桂花,因為高桂花的話太多了,自己想要安靜的想想事情,可是人家是救命恩人,自己也不能趕人家:“你也小心點。”

  高桂花收到了花繼業的關心,高興地一步三蹦的:“大牛哥,你以前應該是沒干過農活的人,你保證是富家公子,如果你真的身份高貴,不會以后不認桂花了吧?”

  “怎么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這恩情是一輩子的。”花繼業邊走邊道。

  “可是如果你的家人要是不喜歡我怎么辦?”高桂花本想說要是你有妻子,她們不喜歡我怎么辦?但是又覺得現在這么說不合時宜,并且這事要說也得由爹娘說更合適。

  花繼業倒是沒想那么多:“我的家人一定會感謝你救了我,怎么會不喜歡你?”

  高桂花還是不甘心:“那要是真的他們覺得我出身不好,真的不接納我呢?”

  花繼業對這些無聊的問題不想回答也不行:“不會的,并且我有能力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這幾天花繼業也是看明白了這一家人,他們家除了高大河,剩下的都是希望貴富貴日子的,這也好辦,要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報恩呢,如果他們有所求,那自己反倒容易了。

  高桂花一臉幸福的跟著花繼業:“大牛哥,我雖然家里貧寒,但是規矩禮節我都懂的,我不會給你丟臉的。”

  花繼業也沒太想高桂花的話,心里一直想著自己要走的事:“嗯。”

  以前高桂花說什么花繼業都躲著,今個高桂花見對方不躲著,更是有說不完的話。

  不過花繼業一直也沒太認真聽,想著自己的事情。

  玄妙兒那邊下午倒是一直聊的很開心,這場雨下的也是夠大夠久的,一直到了黃昏時分,才雨過天晴了,這雨后雅園里邊的景色更是好看。

  這個時辰了,怎么都走不成了,所以玄妙兒干脆提議,一起畫畫著雨后圖,也都提上首詩,算是大家認識一場的紀念。

  費少卿他們自然是高興的,趕緊都準備了紙筆,能跟玄妙兒一起作畫,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機會,誰能不珍惜呢?這要是能聽上她的幾句點評,那可是受益匪淺的。

  今個他們三個已經很滿足了,這三個人都是喜歡音律的,雖然玄妙兒不會古琴,但是她說的一些倒是他們這些人以前沒想到的,所以真的是收獲太多了。

  心澈還是陪在玄妙兒身邊,不過今個話很少,玄妙兒知道最近心澈是真的累了,想著晚上讓她別守夜了,早些睡,要不鐵打的人也受不了了。

  太陽快落山了,費少卿他們才告辭。

  玄妙兒對著費少卿道:“這次就不能去費公子家里拜訪了,等以后有機會的,費公子的兄長在京城的學院,不妨把兄長的名諱告訴我,我回去也可以去看看他,照顧一二。”

  費少卿高興的連連應下:“兄長很是崇拜花夫人,如果要是花夫人能去看他,那他一定很高興,少卿兄長名少欒,是學習繪畫的。”

  玄妙兒笑著道:“我回去一定尋時間去見他,你就放心吧。”

  費少卿再次道謝:“今日也真的打擾花夫人休息了。”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大发快三彩票平台 体彩浙江6十1什么时候开奖 第一配资网 北京快3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有什么条件 上海时时乐遗漏数据 sg飞艇有假吗 上证指数000001 多少人死在倍投上 国投资本股票 十一选五江苏一定牛走势图 股票大跌 青海快3猜测技巧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