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不同的信件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不同的信件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華容到了玄妙兒家里,也不用下人進去稟報,都是跟自己家一樣,他提著食盒進了院子,院子里沒有人,他直接進了玄安浩的書房。

  這一進去,嚇了一跳,書房里就玄安浩和蕭婉兒兩人,這可是以前沒有過的,華容站在這可是尷尬了,進去還是出去?

  不過屋里的兩個人好像沒有他的尷尬,玄安浩笑著打招呼道:“華姐姐來了,快進來坐。”

  華容進去之后試探的問了句:“我這會不會打擾了?”

  玄安浩搖搖頭:“不會啊,你來更熱鬧。”

  這時候玄靈兒從外邊進來了:“華姐姐來了?怎么不坐著?”

  華容這才覺得自己想想多了,笑著坐下了,把食盒放在桌上道:“妙兒給我了新的小吃方子,做得多,想著安浩天天溫書累,給他送來打打牙祭。”

  玄靈兒笑著道:“他這嘴上可不虧,這不是剛才他們三個看書餓了,巖純去廚房找吃的,沒找到,喊了我去幫著找,找到了又說他自己能弄好,有把我趕回來了。”

  華容這才明白自己剛才真的誤會了,笑著把食盒打開:“都趕緊過來嘗嘗。”

  蕭婉兒最喜歡新鮮東西了,最先過來:“妙兒姐姐想到的一定是好東西,我要先嘗嘗。”

  玄安浩看著蕭婉兒時候的眼里真的帶著溫柔的感覺:“小心點吃,你也不知道那東西涼熱。”

  玄靈兒跟華容對視了一眼,看出來了,玄安浩對蕭婉兒的用心。

  蕭婉兒幫著華容把食盒里的盤子都拿出來之后,也給玄安浩用竹簽子插了一個炸雞排:“安浩哥哥,你也吃。”

  蕭巖純這時候也聞聲進來了,不過這臉上跟個花貓似的:“我在廚房里給你們燒雞腿,你們怎么背著我吃上了。”

  玄靈兒趕緊給蕭巖純拿了濕布巾讓他擦擦:“你先擦擦臉,我們不能忘了你啊,趕緊過來吃。”

  蕭婉兒跟玄靈兒也拿了一塊牛排,她雖然好奇,可是很有禮貌,對玄安浩和玄靈兒也真的很好。

  蕭巖純洗好了,跟著玄安浩和蕭婉兒一起邊吃邊評論起來。

  玄靈兒和華容在一旁說著話。

  這京城倒是一直很熱鬧,這樣的氣氛也讓玄安浩的科考沒有那么緊張了。

  晚上華容回家之后,把這邊的事情都一一寫給了玄妙兒,特別是還寫了自己今個誤會了玄安浩和蕭婉兒的事,不過倒是很認可他們兩個,這兩人真的是金童玉女,很般配。

  生意的事情華容也都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因為生意一直都很順利,也沒什么太多說的。

  之后就是京城他所聽見的一些消息,關于邊疆那邊的消息,當然現在基本也都是好消息,邊疆就要大獲全勝了。

  最后就是慰問了玄妙兒這段時間過得好不好,為什么不去京城走走,現在玄安浩也在京城,讓玄妙兒要是沒事就去京城住一陣。

  每次華容給玄妙兒寫信,本就是想報個平安,可是每次洋洋灑灑的一寫就是幾張紙。

  第二天天氣不錯,玄妙兒也沒有想要遠走,就在院子里散散步,想著白亦楠應該又去京城了,也不知道著藏寶圖的事情會有什么樣的進展。

  但是玄妙兒本來的要求就不高,畢竟白亦楠以前沒有插手過藏寶圖的事情,她就希望能一直有藏寶圖的方向就好。

  當然這個時候白亦楠已經到了京城了,他的消息網很大,所以查起來也是有一定的方向,只是這個藏寶圖的線索很復雜,有時候就分出了兩條線,可是查下去又有很多的線索指向了不同的方向。

  白亦楠只能繼續追蹤,當然查這些的同時也要繼續查三王爺府的事情,最近三王爺府上的動作也不少,但是都是能跟到一半,之后很多線索就完全斷了,證明三王爺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手下或者是心腹,藏在不同的地方,這讓白亦楠很頭疼。

  白亦楠又走了,袁素素的心里又是不踏實了,可是自己又不敢輕易去找木安淑,怕不小心說漏了白亦楠的行蹤,她整天在家里也是心里煩躁。

  而木安淑這幾天收到了不少的各方的消息,特別是藏寶圖的,她看著消息笑了,只要有人再查,那就證明這人很可能跟玄妙兒有關系的,玄妙兒不可能不動心,自己還是要靜觀其變。

  隔天,玄妙兒收到了華容的回信,她看著欣賞的內容忍不住笑出聲,其實想想自己弟弟和蕭婉兒,放到現在就是兩個初中生的早戀,這要被請家長的,可是在這個時代,他們還算是晚婚的了,畢竟要等弟弟有所功名了在提親,至少是來年的事,這六王爺舍不得輕易嫁女,弄不好這婚事就要再晚一年了。

  想到這些,玄妙兒又想到了自己,自己不也是十七歲出嫁,十八就懷了孩子,這要是放到現代,自己應該是高中生……

  千落知道玄妙兒每次看華容的信都是看幾遍,看了又要自己笑,笑夠了就要給他們講信上的內容了,所以千落已經準備好了熱水點心,等著玄妙兒跟他們分享。

  果然玄妙兒放下了信就開始說起了信上的內容,說的眉飛色舞的,幾個人聽得也是一直笑聲不斷。

  當然玄妙兒盡可能說的都是好的事情,有些國事或者嚴肅的,自己消化了就行了。

  這天,木天佑也收到了玄妙兒的信,看過了信之后,他坐在龍椅上沉默了好久,最后連身邊的隨身伺候的人都屏退了,只是想自己靜一靜。

  其實自己確實沒有真的想讓人把木安淑找回來,自己就是有點私心,想要看看玄妙兒和花繼業之間是不是在恨得經得起這樣的考驗,他們之間是不是真的那么不怕挑唆。

  自己不在乎玄妙兒嫁過人,如果花繼業不能真的給玄妙兒幸福,自己可以不計較這些的把玄妙兒接到自己的額身邊來,讓她換個身份可以過得更好。

  她是個有本事的女人,不該那么嫁給一個普通的人,如果她在自己身邊,幫著自己治理國家,那就算是鳳南國那樣的大國,也不是對手。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陕西休彩11选5开奖查询 二尾中特绝对准确 股票实盘大赛 上海十一选五第一位走势图 杭萧钢构股票行情-和讯网 内蒙古快三开奖数据 神测网幸运28 30选七开奖结果奖金 江苏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一分赛车是统一开奖的吗 体彩辽宁11选5 股票配资公司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河北快3开奖结果全部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