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沒人知天下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沒人知天下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玄老爺子本來挺高興的,這怎么說著說著就又不對了,這馬氏也是一陣一陣的,之前有一陣對自己百依百順的,挺好的,這段時間不知道又抽什么風了,又開始胡攪蠻纏上了。

  “你說你這死老婆子能不能講點道理,你一天都想的什么?咱們家現在越來越好了,這不比啥都強?就不能樂呵點,一天就那么喪門個臉,好日子都讓你給喪門壞了。”玄老爺子是真的一點不愿意看馬氏。

  馬氏也知道,自己應該順著玄老爺子,可是自己經常的控制不住:“我不也是為了這個家好么?現在就希望早點揭榜了,三郎中了童生,到時候就好好準備考秀才,再往上走幾步。”

  玄老爺子聽著馬氏的話軟了,自己也不愿意跟她吵吵,整天的吵來吵去的,自己也累:“三郎保證能考上的,不說別的,老五和二郎四郎這都考上過的,三個有經驗的給他講了那么多,還能考不上么?”

  馬氏心里除了玄文寶剩下的誰她能信任?她一直告訴著玄安本可不用聽玄安浩的,一點別聽,自己還留了那么多證據呢,這些以后一定要拿出來證明玄安浩騙了玄安本的。

  “三郎那是自己上進,這學知識都是要自己刻苦的,別人哪能真心的教了,四郎寫了那么多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押上一點了,可別浪費著三郎的時間,費著紙張,都是沒用的。”馬氏不冷不熱的道。

  “你瞅瞅你自己,這說話就是歪三打四的,我不跟你說了,我出去還不行么?我去地里看看,看看活干的咋樣了,我心里也舒坦。”玄老爺本來是想要在家待著的,這鞋墊都拿出來在炕頭烙著了,不過跟馬氏生氣,放下了手里的麻繩,又把鞋墊墊上,下了炕。

  馬氏說完自己就后悔,怎么又惹了他生氣了,自己一惹他生氣,備不住又要去玄文濤或者玄曼娟那了,這種地時候,玄文江也經常回來,玄老爺子一去那邊,不是又被那邊挑唆了?

  “老頭子,我這不也是想著三郎能不能考上,心里沒有底,心焦,說話也是沒咋尋思,你出去干啥,這鞋墊子還沒炕干呢,趕緊把鞋脫了。”馬氏強力的挽救一波。

  可是玄老爺子已經穿好鞋了:“你呀,我真不愛跟你說話,你自己在家胡亂尋思吧,我走。”說完背著手出去了。

  馬氏坐在炕上,心里想著這些天的事,自己也是不住的嘆息,怎么玄妙兒說什么都是對的,她到底是什么心思?幫自己家?自己絕對不相信的,她每次見到玄妙兒時候都不敢跟她對視,總覺得玄妙兒的眼里對自己有殺意。

  她們藏得真深,挑唆的也很成功,玄老爺子現在確實是真的對人家那邊好,現在唯一慶幸的是自己的兒孫爭氣了,也許自己改轉運了,之前自己的好運氣都被玄妙兒那個死丫崽子投河不死給破壞了,這風水輪流轉,該轉回來了吧?

  她沒有想過她自己做了多少年的壞事,她沒有想著他們家這邊這些年做了多少壞事?甚至他們手上有的是玄妙兒的一條命,那么一個小女孩就那么被逼死了,這個仇恨是多大的?

  夜晚還是有些涼的,北方開春時候早晚的氣溫還是很低的,春風也是仍舊帶著涼意的,玄妙兒披著個毯子坐在桌前等著花繼業,順便拿著紙筆把白亦楠畫了出來,想問問花繼業是否認識。

  花繼業進來,看見玄妙兒畫別的男人,這火立刻就從頭上出來了:“什么樣的男子如此迷人,讓鳳南國第一女畫師親手動筆夠花容顏。”這語氣可是酸的要死了。

  玄妙兒根本沒想到這事又讓某人吃了醋,她放下了筆,拉著花繼業坐在自己的身邊:“讓我說你什么好?我不過是把這人畫出來,問問你否認是,你想什么呢?”

  這么說了,花繼業臉上緩和了些,他看著那幅畫上的人:“天下知,白亦楠?”

  天下知這個名字玄妙兒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天下知真名叫什么,當然知道這個的人屈指可數,這讓玄妙兒也驚呆了:“這就是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下知?”

  “認識白亦楠的人不少,但是知道他是天下知的人一只手數的過來,我只在皇上的上書房見了他一次,那次也是個偶然,我從暗道進了上書房,聽見有陌生人的聲音,所以沒有出去,只是在通風孔看了一眼,當然我覺得也是皇上有意讓我知道的。”花繼業知道是天下知的時候,確實是震驚的。

  “他是皇上的人?”玄妙兒抬頭看著花繼業問。

  花繼業搖搖頭:“他不屬于任何人,皇上多次想招納他,但是他沒有同意,他不是個受約束的人,并且也是個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最主要是他祖父是前朝的二品的官員,但是被誣陷,抄家流放到了北關外去修邊關,可是路上又遇見了山匪,一家九十八口只有他和一個隨從逃了出來。”

  “那為什么白亦楠現在是自由身了?”玄妙兒不解的問花繼業。

  “他們家有罪,卻罪不至滅門,并且白家也曾經的有功之臣,白家就剩了他一人,皇上也知道他家這個案子有問題,可是卻苦無證據來翻案,所以在生辰之日,借由頭特赦白亦楠無罪了。”花繼業把自己知道的跟玄妙兒都說了一遍。

  玄妙兒這才明白:“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么多的事情。”

  “如果你不畫出來,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所說的白亦楠,會是天下知。”花繼業真的很意外。

  “那皇上為什么要找他?他的身份不去宮里,皇上也沒辦法拿他怎樣。”玄妙兒很不解。

  “是他找的皇上,他是為了查出白家的冤案。他這些年之所以有了天下知的名號,其實就是因為一直在查這件事,所以無意間收集到了很多重要的情報,他手里掌握著太多官員和江湖中的秘密,所以沒有人敢動他。”花繼業的情報是擺設。

  玄妙兒一直知道古代有什么百曉生,天下知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他們真正的能力,還有自己穿越的身份不會也被知道吧?想到這個,她還真的有點緊張,趕緊問花繼業:“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么?”

  花繼業敲了一下玄妙兒的腦袋瓜:“怎么會什么都知道?那不是成了神仙了,不過就是他們的情報多,用情報再去換取更多的情報,讓他的情報越來越多,但是他知道的這么多,卻還沒有查到他家被陷害的證據和被誰陷害的,不就是說明了沒有人能真的什么都知道。”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今日黑马股票推荐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湖北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高频彩票论坛 北京好的期货配资公司 广西十一选五选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 信质电机股票 内蒙古快三彩票平台 今曰股市行情大盘走 河北快三和值技巧 海口飞鱼开奖结果 广西体彩手机在线app 冮西11选5五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