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要滴血驗親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要滴血驗親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玄文寶確實蒙了,這事咋能自己先說呢,自己可不想得罪人,可是現在不能不說話,因為被二老點名了。

  “爹娘,我覺得這事還是讓三哥自己說一下他的想法比較好,畢竟我們沒有三哥了解事情的始末。”玄文寶開始往出推了。

  玄老爺子想了想,看著玄文濤問:“老大,你覺得呢?”說真話,玄老爺子還是更覺得大兒子靠譜些。

  玄文濤本來也沒想攬這個事,所以道:“爹,我覺得老五說的有道理,這事還是聽聽老三咋說的。”

  玄老爺子看著玄文江和玄文信又問:“老二老四你們覺得呢?”玄老爺子看著馬氏有點生氣,要不是馬氏的話,自己想先問老大,也許能問出來點有用的,這先問了玄文寶,讓玄文濤怎么說?

  當然他不知道就算是問玄文濤,玄文濤也是這么說,這事誰出頭誰傻啊?

  玄文江和玄文信也不傻,所以也都跟著道,先看玄文誠怎么說。

  這現在都是這個意見,那玄老爺子只能問玄文誠了:“老三,你知道你爹最要面子了,現在你這樣回來,你知道別人會怎么說的,你要是晚上抹黑回來也就算是了,你這樣轟轟烈烈的回來,全村都知道了,你不怕給咱們家丟人么?”

  “爹,如果我沒有把握,證明這孩子是我的,我又怎么會要這個孩子呢?之前村里那些謠言怎么回事,我不想說了,那些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謠言,現在我能回來,就是要證明這孩子是我的,我沒錯,有人想害我,可是不能因為被人害我,我就認了是不是?”玄文誠說的信誓旦旦的,那害自己的人,也很明顯,就是四弟玄文信。

  只是這次他剛回來,還沒有弄明白局勢,所以他不想得罪任何人,但是這時候不能不把這事說出來,這是要證明自己清白的話,其實要說恨,他真的挺恨玄文信兩口子的,他們真的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不過反過來想想,自己還要感謝他們兩,要不是他們,自己也不能跑,要是不跑,這孩子生出來就能看出來長得像傻子,自也沒有機會買通接生婆,把孩子換了?當然這個秘密連荷葉都不知道,這樣荷葉才能對這個孩子視如己出,才能不被別人懷疑。

  玄文信聽著玄文誠的話,沒抬頭,自己確實是就是想過要讓玄文誠不能翻身了,現在他回來了,自己又怕他聯合玄文寶,所以現在自己也是矛盾害怕的,好在現在玄文誠戒心很強,他也不會輕易相信玄文寶。

  玄文寶心里有幾分竊喜,因為他聽得出來,三哥玄文誠這說的是四哥玄文信,自己有玄文信殺了玄寶珠的這件事做把柄,自己不怕玄文信,但是自己現在沒有證據,如果能借刀殺人最好了,自己最好什么都不做,這樣以后馬氏也相信自己啊,反正現在自己是最有利的一方,先不說話。

  玄老爺子聽著玄文誠的話,眉頭皺到了一起:“老三,你口口聲聲說能證明這孩子是你的,可是這都是口說無憑的事啊?”

  玄妙兒忽然想到了,這玄文誠不會是要滴血驗親吧?因為這時候沒有別的辦法,這個也是古代最公認承認的辦法,當然一般都是豪門大戶用的多,這河灣村還真的沒聽說過呢。

  果然不出玄妙兒所料,玄文誠站起來道:“爹娘,我要滴血驗親,并且我要在咱們玄家的院子里驗,要把里正和族長,還有村里有頭有臉的人都找來,一次證明這孩子是我的,免得以后孩子被人家背后說什么。”

  玄妙兒心里有了合計,滴血驗親也不靠譜啊,親兒子也有不相溶的呢?但是這三叔玄文誠這么有把握,難道他試過了?他還挺幸運的,這正好跟這個孩子的血相溶。不對,自己看過電視劇,記得某個電視劇里,這滴血驗親能做手腳,想讓他溶就能溶,跟豬血都能溶了,看來這事有意思了。

  玄老爺子一聽滴血驗親,愣住了:“老三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確定這孩子是你的?”

  “爹,我這試了幾次,要不是的話,這孩子生下來我就不能要了,我也不傻,能給別人養孩子么?”玄文誠說的是一點沒有猶豫。

  馬氏心里很復雜,因為她現在就是容不下荷葉母子的,就算是證明這孩子是玄文誠的,她還是不想要:“老三,這孩子就算是證明是你的,可是荷葉她不守婦道,這孩子是個不正經的妾室生的,以后還是丟人啊?”

  “娘,荷葉也是被冤枉的,這有人看見了她真的有什么奸情么?抓賊拿贓,抓奸拿雙,這都是有人故意傳的謠言,要是有人能證明他見了荷葉跟人有首尾,那我立刻休了她。”玄文誠說的字字清晰,一點不含糊。

  玄老爺子這時候忽然覺得,要是真的能證明這些事,還自己家一個清白就好了,這樣自己家就不被笑話了,想到這,玄老爺子一拍炕桌:“好,那老三你現在先滴血試一次,免得一會有差錯。”

  玄文誠早有準備:“爹,我去打碗水,再找根針來。”

  玄老爺子指了指王氏:“老四媳婦,你去準備一碗水。”然后又指著馮氏道:“老五媳婦,你給他拿針。”

  王氏趕緊出去舀水了,這滴血驗親的事只是聽說,因為誰家沒事驗這個,今個自己倒要看看,看看他怎么證明。

  馮氏在炕稍的簸籮里拿了一根針,遞給了玄文信。

  這時候王氏也端著水進來了,玄文信結果馮氏的針,對著自己的手指肚就扎了進去,一滴血落在了碗里。

  荷葉不舍得的抱著孩子:“孩子剛睡,這一扎就要哭鬧,一會等人都來了,還得扎,要不就一會再扎吧。”

  馬氏看著張氏道:“老三媳婦,你幫荷葉一下。”

  張氏哪能不懂馬氏的意思,她還真就不怕得罪荷葉,因為她知道荷葉回來就不會讓自己好過,那自己躲也躲不過去,所以過去問荷葉:“是我幫你抱著孩子,還是我幫你扎?”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北京pk拾稳赚技巧公式 广西快三 和值计划 双波中特公式 河北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图 河北快三基本走势图一 陕西11选五高遗漏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怎么看 甘肃11选5前三遗漏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在线股票配资公司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2019年三肖期期中准稳 浙江6+1开奖时间 捕鱼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