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大年三十到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大年三十到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花繼業摸摸玄妙兒的小臉:“別擔心,我吃了年夜飯就來陪你,到時候,你再陪我過一次年。”

  “我們明天要去我祖父那邊,回來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你這么遠跑一趟,我心里又擔心了,你怎么都在鎮上,不如回千府了,也能安心的過年。”玄妙兒的手抓住了花繼業放在自己臉上撫摸的大手。

  “沒事,反正你們總是要回來的,我想新年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你,我哪都不想去,有你的地方我才踏實。”花繼業低下頭,在玄妙兒的唇上親了一下,不過這輕輕點水的并沒有讓他滿足,他的薄唇微啟,舌尖探進了玄妙兒嘴里,與她的舌糾纏到了一起。

  玄妙兒雙手滑落道花繼業的腰間,緊緊地摟著他精壯的腰身,回應著他的吻。

  對于某人這每日晚上一趟,玄妙兒心里哪能不感動,她很慶幸自己遇見了對的人。

  第二天清早,天剛亮,院子里就熱鬧起來了,這殺雞宰鴨的,熬漿糊,貼對子,貼年畫。

  因為他們晚上要去老宅那邊吃年夜飯,所以這邊的晚飯也就是自己小家的團圓飯了,晚飯他們就包餃子。

  家里的下人也都換了帶著紅的新衣服,家里好不熱鬧。

  玄文濤和玄安睿拿著梯子和燈籠出去,在大門上掛燈籠,自己家的門樓比較高,所以這燈籠選的也是兩個一串的,燈籠上貼著富貴花開,年年有余的圖案。

  玄安睿先等著梯子上去的,玄文濤把燈籠遞了上去,本來就有釘子,所以到不會掛歪了,很快就掛好了。

  玄妙兒和胖胖在下邊看著,幫著爹和大哥扶著梯子。

  因為前后門,還有房門都要掛,這也不少,不過不都用他們掛,這主人就掛了門口最大的燈籠,剩下的就是下人去掛就行了,這個意頭到了。

  結下來是貼對子和年畫了,玄妙兒和胖胖也跟著忙和起來,幫著疊合哥哥拿對子,還有幫著看貼的正不正道。

  門口的一對大門神,是玄妙兒親手畫的,又鍍了金粉的,十分的氣派華麗有檔次。

  玄文濤拿著年畫在大門上比量著:“這樣正不正?”

  玄妙兒站在玄文濤身后不遠處,伸手指揮著:“爹,有點歪了,再往右一點點。”

  玄文濤又往右挪了挪:“這樣行不?”

  “過了,爹,再往回一點點。”玄妙兒瞇著眼睛看著道。

  玄文濤又往回了一點:“這回呢?”

  “這回行了,就這樣。”玄妙兒趕緊過去,幫著玄文濤把門神貼好了。

  貼了門神,貼對子,貼好了對子,他們又進屋去貼年畫,今年的這些都是年畫坊出的,當然很多都是玄妙兒畫的底稿的,所以自己家貼著更是有成就感。

  胖胖早就忍不住要放鞭了,拉著幾個孩子在院子里放鞭,她膽小,不敢放,可是熱情高,這院子里一會一聲響。

  今天這邊也是兩頓飯,因為晚飯吃得早,吃的時間長,玄文濤和玄安睿又要每個桌去敬酒。

  劉氏和玄妙兒也要去女眷的桌上說些吉利的話。

  今日也都喝了酒,家里的氣氛也很熱鬧,飯后,玄文濤就把家里下人的紅包提前發了,因為半夜他們去老宅那邊。

  傍晚玄妙兒他們自然是要去老宅的,現在的人多了,玄文濤他們家和玄文江這兩家連帶著貼身的下人,這就十多個一起去的。

  到了老宅,這大門上也都貼了對聯,看著筆記應該是玄文寶和玄安本寫的,門神是年畫坊的,估計是之前玄文寶倒賣年畫時候,特意給自己家留下的。

  玄安旭在院里放小鞭,見玄文濤他們來了,趕緊進屋去報信了。

  玄老爺子和玄文信玄文寶都出來迎接了,今個玄老爺子穿的是一身深褐色包紅邊的褂子,外邊是一件玄妙兒這邊給做的,鑲了墨狐毛的襖子,看著很是富貴。

  玄文信和玄文寶盡管都是緞子長袍,可是看著就不是新的,上身的棉襖也是羊皮的,跟玄老爺子站一起,這對比著不像一家出來的。

  不過這事沒辦法,這有錢了有孝敬爹娘的,沒有孝順兄弟的,何況還是同父異母要害自己的,已經分家的兄弟。

  玄老爺子背著手,這氣勢挺足的,對著他們道:“老大老二家的都來了,快進屋。”

  玄文濤他們也都叫了人,一起往屋里走。

  玄文寶跟著玄文濤邊上:“大哥,你這是大忙人,平時也不過來坐坐。”

  玄文濤客氣的道:“家里人多事多,確實是忙了點。”

  “這人身份越高這也是越操心。”今個過年了,這兄弟間的客套話還是要有的。

  玄文信也跟著道:“大哥家現在真是風水水起,看的讓人都羨慕。”

  “這日子各有各的過法,只要走正道的,都能過好了。”玄文濤其實也就是一句客套的場面話。

  可是這話在玄文信和玄文寶耳朵里,可不是這么回事了,他們走的不是在正道,他們自己知道。

  這一行人進了屋,對著炕上的馬氏打了招呼,小輩的又對著嬸子們問了好,才個自己找地方落了坐。

  這屋里感覺有些擁擠了,不過這才是過年的氣氛。

  玄老爺子就喜歡這樣的氣氛,他這站在地當間張羅著:“老三媳婦,水燒開沒?趕緊泡茶。老四媳婦,那點心沒了,再裝點。巧蓮,那花生毛嗑,都填上。”

  幾個媳婦在地上忙的也是團團轉,玄珊兒也跟著端茶倒水的伺候著,她還是愿意跟玄文濤他們家走的近點,扯上關系,所以一直在玄文濤他們家這附近轉悠。

  玄舒兒不敢過來,只是偷著對著玄妙兒笑笑,其實玄妙兒還真是挺喜歡玄舒兒的,這孩子見了她就笑,不像是在這樣陰郁的院子里長大的,她覺得張氏這輩子干的最好的事就是把玄舒兒教育的很好。

  玄安浩和玄安旭他們男孩都出去玩了,胖胖現在有了護衛,也不太用跟爹娘請示,也跟著跑出去了。

  看著胖胖身邊的千渺,玄老爺子好奇的問:“老大,這胖胖邊上的孩子是誰家的啊?”

  玄文濤被問了也不能不說:“爹,這不是誰家的,是妙兒從千府要來,保護胖胖的。”

  “這胖胖這么大點個孩子,有啥要保護的?”玄老爺子確實是驚訝了。

  “就是小,整天亂跑,妙兒不放心,怕他自己出去撞了摔了的,所以找個會點功夫的孩子陪著,也不算是什么保護。”玄文濤只是實話實說的道。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 福彩3d精准预测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期货配资平台 大发快三稳定导师 安徽快三是正规彩票吗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黑龙江福彩36选七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澳洲幸运5口诀 辽宁快乐12手机助手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彩票网站APP彩票 最大股票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平台 免费一头一尾中特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