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兩千九百六十五章 討厭的女人

第兩千九百六十五章 討厭的女人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uujqsu.icu請收藏

http://www.uujqsu.icu  “如果是玄妙兒的事,難道你也不想聽?”木安淑趕緊把玄妙兒的名字提出來,至少讓花繼業停下來聽自己說才有機會。

  果然花繼業聽見玄妙兒的名字還是停了腳步,他看著木安淑:“你說吧,如果是說妙兒不好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木安淑見花繼業停了腳步,心里其實很矛盾,因為他停下了,能跟自己說話了,這個感覺自己想要,但是想到他剛才的話,全是護著玄妙兒的,自己自然是不高興的。

  自己一定要讓花繼業厭煩玄妙兒,她看著花繼業那深邃的雙眼,一種讓自己不能自拔的感覺,這個男人絕不簡單,越是他不簡單,那自己越是想去了解他,當然也不能讓他一直這么呵護著玄妙兒。

  她清了下嗓子道:“花公子,女人其實沒有你想的那么單純簡單嗎,我也是女人,所以更了解女人。”

  花繼業看著木安淑沒說話,等著她繼續說。

  木安淑真的不理解一個小破商戶的公子,這份威嚴和氣勢究竟是怎么來的?但是現在自己必須說關鍵的了。

  她接著道:“你真的覺得玄妙兒那么心善,你仔細的想想,得罪過她的人,或者是她看的不順眼的人,都是什么下場?她的堂姐堂妹還有小姑死的死傷的傷,就連她的表妹都不放過,還有她的祖母,你想想這些人,她們是得罪過玄妙兒,但是不至于都要付出這樣的代價吧?一個真的心善的女子怎么會這樣?你想過么?”

  花繼業聽完木安淑的話笑了:“難道只許別人欺負不能還手?沒想到你對妙兒了解的夠多的,不過你還真的是不了解我們夫妻,我們夫妻本是一體,這些事情都是有我參與的,妙兒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幫忙的,我知道的,這些人罪有應得,如果不是妙兒善良,換成我,怕是他們更是難有活著的,我這人就是這么恩怨分明還護短,你這樣說我的妻子,我現在就不高興,我不打女人,但是我想警告你,你的下場一定還不如你剛才說的這些人呢。”

  木安淑沒想到花繼業這么說,這怎么可能?不能,絕不可能,一定是花繼業面上這么說的,心里一定對玄妙兒起疑心的,這樣的女人怎么可能簡單,這次自己可不是編來瞎掰的,這些是真的分析出來的。

  “花公子,我知道你愛護你的妻子,但是你還是好好想想吧,還是那句話,別被騙了,這樣的女人沒有那么簡單,她如果是個簡單的人,怎么會一個女子就能無緣無故的攀上千醉公子,一個女人,到底靠的什么,你真的不懷疑么?”木安淑繼續的挑唆道,當然這也是她真的這么想的,所以她說出這些話,倒是比較有底氣。

  “木安淑,你的嘴干凈點,積點德,要不然哪天遭了橫禍也不是沒可能的,我的妻子不用你猜測,她不是你能相比的,我的妻子在我的心里是唯一,并且她的一切我都跟她一起經歷的,你這些想要挑唆我們的感情?那你真的是異想天開了,今個天不太好,人做多了惡事,這怕是老天要收了去,所以勸你以后少出來。”說完,花繼業背著手繞過了木安淑去給玄妙兒買糖炒栗子了。

  木安淑站在那看著花繼業離開的背影,氣的使勁的躲了一下子腳:“玄妙兒這個賤人,真的是狐貍精,這么會勾男人的心。”

  紙鳶在邊上勸慰道:“郡主,你別生氣,這些話雖然現在花公子不承認,但是他聽見了,心里一定會犯嘀咕的,這一旦兩人之間有了裂痕就不好恢復了。”

  木安淑雖然心里不是很承認這樣的話,但是還是喜歡聽得:“這話你說的對,就算是他說了相信,我就不信一個男人不在意她妻子那么些的男子做朋友,特別都是比他優秀的,千醉公子跟玄妙兒怎么可能干凈?”

  紙鳶趕緊繼續道:“郡主說的是,所以郡主不用擔心,他們之間不會真的一直這么好的,現在不過是新婚燕爾,這新鮮勁沒過呢,等過了之后,我就不信他們還這樣。”

  木安淑臉上有了笑容:“這話我愛聽,咱們的等著看。”

  這主仆兩說著話往木府走去。

  花繼業買了糖炒栗子趕緊給玄妙兒拿了回去,這趁著熱才好吃呢。

  回了家時候,玄妙兒在院子里等著他呢:“回來了,這么冷,你還出去給我栗子。”

  花繼業把熱乎乎的栗子放到玄妙兒的手里:“還熱的呢,你暖暖手,再聞聞香不香?”

  玄妙兒抱著熱乎乎的糖炒栗子聞了聞:“真香,趕緊進屋去,你冷不冷?”

  花繼業掀開了門簾子讓玄妙兒先進:“不冷,我這功力你還不知道?倒是你,怎么跑到院子里等我?”

  進屋落了座,玄妙兒把栗子放在了桌上:“我就是想要早點看見你,早上起來你不在身邊,我心里慌。”

  花繼業坐在玄妙兒邊上,伸手給她扒著栗子道:“還說我粘人呢,你就是個貓兒,更粘人。”說完把拔好的栗子放在了玄妙兒手里。

  玄妙兒吃了一口:“真甜,花繼業你真好。”

  花繼業繼續扒著栗子,然后把剛才看見木安淑的事情說了一遍:“真的沒想到木安淑還不甘心的挑唆咱們,不過沒有人知道我就是千醉公子,還想讓我吃我自己的醋,可笑。”

  玄妙兒聽著花繼業的話,皺起了眉頭:“這個木安淑還真的很厲害,真的很會找矛盾點,這人早晚是個禍害,這要年底了,她難道還不回鳳南國?”

  花繼業嘆了口氣:“看起來不像是要回去,這人我總是覺得哪里不對,她真的沒有面上的簡單。”

  玄妙兒點點頭:“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木天佑到底是個什么角色?現在咱們鳳南國內憂外患的,我們真的沒有那么多可用之人去平西國查這些。”

  “我們在平西國雖然也有細作,但是都是多年隱藏的,他們有固定的地方,不能隨意調動的,那些人都是潛伏多年的,所以只能我再派新的人去打探,不過正如你所說,千府現在人也不足,所以派去的人不能多,這消息怕是也不能太快了。”

  “我明白,現在咱們周圍看著平靜,其實暗涌不少,所以還是緊著國內的事情為好。”

  “你說的也是我想的,所以我說不能話太多的人力物力去平西國,只是我就是擔心你的安全。”

  玄妙兒露出笑容,對著花繼業道:“別太擔心了,反正現在我整天跟你在一起,我怕什么?”

  “我會保護好你的。”花繼業說完,把扒好的栗子放在玄妙兒的嘴里。
经典版捕鱼达人下载 pc28杀组合预测软件 海南4 1 股票融资工具_杨方配资平台 江西快3投注 怎么买股票详细步骤视频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 青海11选5开奖全部结果 2019股票开市时间 河北20选5开奖查询 金融炒股怎么赚钱 快3走势图湖北 加拿大快乐8预测开奖 江西体彩多乐彩教程 富民彩票北京快三走势图 北京pk历史开奖app 吉利汽车股票